一篇声明

企鹅吃喝指南 2016-10-01

昨天被很多小伙伴告知了鹅娘的文章,仔细看完了,将心比心,不满我完全可以理解。今天写这篇文章,几个目的,一来是希望消除一些大家的疑虑与误会,二个是澄清鹅娘文中提到的微博刷量,三来,表明我们自己的态度。



1|分家,至今都是我创业过程中最大的遗憾和失败



2013年,我开始筹备葡萄酒方向的创业;最早知道鹅娘,可以追述到人人网网红账号“纽约留学女”。后来经朋友介绍,一拍即合。


的加入,给了我很大的信心。项目在2014年10月份上线,最早的合伙人就是我和鹅两个,而后喃猫加入。我是CEO,管除了内容以外所有的事儿,鹅娘做葡萄酒内容的主编,喃猫做食物内容的主编。


最初上线的时候,我们制作了一系列关于葡萄酒和食物的内容,大部分都是由鹅和喃猫主笔的。大家都知道写东西很难,尤其是如果只有两个人写的话,很辛苦,精力和素材很容易遇到瓶颈,更新频率从每周4-5条掉到了每周1-2条,粉丝增长速度锐减。


我开始希望在这个平台上有更丰富的关于吃与喝的内容,比如咖啡,茶,精酿啤酒,餐厅,烘焙,等等…但不论从时间、精力和专业度来看,只靠两个人来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决定引入其他领域的新KOL,比如精品咖啡、精酿啤酒等。


此时,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分歧:


我希望将企鹅做成像“孤独星球”、“米其林指南”这样的内容品牌,有更多有趣好玩的人一起来创作内容;


鹅娘和喃猫则希望建立以她们两人为核心的个人品牌换句话说,就是做美食圈的网红。这一点,看企鹅和猫这个账号的第一篇推送,可以了解大概。


我还不是一个足够好的CEO,尤其是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当时的经验和公司本身的资源也非常不足,很难同时支撑“企鹅吃喝指南”、“醉鹅娘”和“喃猫”三个品牌共同发展。记得最后一次和鹅娘一起去见了早期投资人,被投资人训诫:“我家的司机来你公司做CEO都可能会比你做的好。”我都不记得最后那天那个会我是怎么走出那个大楼的。


最早的时候,我们的视频拍摄,是有一个合作企业的。后来,这家公司进行了转型,从一个纯粹的视频拍摄公司转型为包含后期整体商业化运作的制作公司。


当时,鹅娘和我提出,把企鹅的电商外包给这家公司做。我当时是不同意的,电商一直是企鹅非常核心的业务,把电商外包给别人做了,还要企鹅干嘛呢?对于醉鹅建议的初衷和对于公司状况的不满,我是理解的,也在努力找解决方案,但是这个时候公司已经乱了,我其实已经没有了任何决定权。


随着这家视频公司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公司运营,企鹅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也无法阻止公司两位核心鹅娘和喃猫被这家公司直接挖走。


期间尝试了很多方法,希望可以说服两位一起走下去:包括请外部寻找更有经验的CEO,我提出降职只做找货的BD;尽快启动新的内容计划;重新设计和分配了股权方案,以及更早的开始融资计划等等。


可惜的是,这些努力都以失败告终,我只能眼看着这家公司,进驻了企鹅新装完不到几个月的办公室。


什么理念不合呀,各自找新的方向呀,都是现在各自留给自己的漂亮词。到最后,就是签完分家协议,分享了几天办公室,不久就以我们座位不够了为理由被清空了桌子。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真是非常非常灰暗,我的心里有非常非常多的愤怒,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不满。可是,这就是生活,我们必须接受它,我们必须打败它。


后来有一点点运气,新的投资人非常帮忙,在融资过程公司遇到重大变故的时候还是投了赞成票,企鹅吃喝指南沿着内容品牌的路,发展至今还算得比较顺利。醉鹅和喃猫后来也成立了自己的新公司,开了自己的新公众号,也在一段时间后搭起了名为“企鹅体系”的平台。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的热情,我的经验,我的资源和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没有分家的话,也许会爆发更巨大的能量。



2|品牌是核心,商标是品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对于现在任何一个接触C端(消费者)的公司来说,品牌一定是核心。现在不管是产品、渠道还是内容,同质化现象都很严重。想要脱颖而出,必须不断地去累积品牌,加深在用户心中的品牌印象。


分家之后,企鹅吃喝指南和企鹅团,这本属于同一公司、还有着非常相似的商标两个品牌,给读者和用户带来了混淆和困扰。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讲,遇到这种情况,去保护自身的品牌是一个CEO不可推卸的责任。


商标注册,本来就是一个公司行为,不是以CEO的个人意志未决定的,而是以利益相关者利益最大化的方向所决定。一方面,一定从法律上出发保护自身品牌。这里面的商业游戏规则,看起来是很残酷的,但你必须要去适应。否则,你就会成为规则的受害者。


但同时,我也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希望可以通过合作甚至重新合并的方式,来寻找另一种可能性。


企鹅和猫刚刚推出了企鹅体系后,我看到了一些问题,我把我们之前和KOL合作走过的一些弯路和经验毫无保留分享,以及提出了一个还算丰厚的合并邀请,当然,最后还是因为一些外部原因没谈拢。


一方面寻求法律手段保护公司利益,另一方面寻找更温和共赢的解决方案,这两件事情矛盾吗?在我看来不矛盾,给我扣一个道貌岸然的帽子更是没有必要。



3|我们对于[企鹅吃喝指南]品牌和[企鹅团]品牌的拥有权,

是无可争议的


萄醉文化公司创立于2014年,经营的的品牌就叫企鹅吃喝指南。


2015年1月,萄醉文化在企鹅吃喝指南平台发布了企鹅团产品:实际是一项按月订购的服务,始于2015年1月。用户每个月支付我们200元,我们每个月给用户寄送一瓶酒。


换句话说, “企鹅团”这个品牌由萄醉文化创立,创立品牌时醉鹅仍然是萄醉的合伙人。


在分家的时候,有明确签署的协议:上海萄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企鹅吃喝指南的母公司)拥有“企鹅吃喝指南”品牌的一切权利,包含但不限于企鹅吃喝指南公众号及其他媒体平台的内容播出渠道。


协议也约定了每月订购这项服务及后续产品由醉鹅继续提供,但协议并没有把“企鹅团”的品牌商标以及延展的商业权益给醉鹅。


为什么不给?鹅娘不是我赶走的,是自己觉得另一个地方更合适自己的发展,离开了公司。企鹅吃喝指南是老企鹅我唯一留下的东西,如果再授权出去一个企鹅团的商标,等于自己最后留下的东西也要被拿走了。企鹅团作为企鹅吃喝指南品牌下的一个子品牌,按协议应该归萄醉文化所有。


我们也并没有抢注企鹅团的商标


如前文所说,在分家后,“企鹅吃喝指南”和“企鹅团”因为业务,图形商标,商业模式上的近似性,以及曾经是一家公司的实际背景,给顾客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针对鹅娘“恶意抢注企鹅团商标”的指责,我想在这里简明梳理一下,企鹅吃喝指南及后续一系列商标注册的来龙去脉:


2014年10月:萄醉文化作为企鹅吃喝指南项目的拥有方,注册了一批包括企鹅吃喝指南以及图形logo在内的商标,其中并不包括“企鹅团”。


企鹅吃喝指南的商标包括三个部分:企鹅头,以及中英文企鹅指南字样。




2015年4月:分家后,在公用办公室期间,我当面向鹅娘提出了“不要同时使用企鹅作为唯一辨识主体来运营品牌”的想法,醉鹅表示,“企鹅团”是她个人的核心概念,拒绝了我的提议。此事一直搁置至今。


2015年8月:我们请律师帮我们整理商标申请概况时,发现 “企鹅团”这个商标,在41和35类已经被注册。35和41对于电商和自媒体来说最重要分类,涉及是广告、电商以及数字出版。申请时间是2015年6月,申请者正是之前的视频合作公司。


2015年6月是什么时候?就在一个月前,萄醉文化还和鹅娘签订了合作协议(其实是分家协议),约定萄醉文化拥有企鹅吃喝指南品牌的一切权利。但一个月后,和鹅娘深度合作的这家公司没有沟通,就自行申请了这个品牌。


背着合作伙伴做这个事情,那真是不折不扣的抢注。


在律师的建议下,为了保护我们的自有品牌企鹅吃喝指南和企鹅市集在市面上不会有更多的混淆,我们对于企鹅团商标进行了保护性注册。我们也申请注册了41类和35类的“企鹅团”商标,并注册了其他一些非核心类目,分别是29(肉鱼家禽等),30(咖啡和茶等),31(谷物新鲜水果等)和32(啤酒矿泉水汽水等)


2016年8月:我们在41类和35类的商标申请被驳回,第三方公司申请注册的企鹅团商标35类和41类进入公告期,我们通过律师提出异议。


在文章中,醉鹅提及我们快拿到的,是29,30,31和32这四类【商标的应用权】。这四个类目的商标其实也都还在公告期,如果有任何异议,完全可以请律师来提出。即便这四类商标我们拿到了,因为类目不同,我们其实也无法像鹅娘说的那样,要求鹅娘把目前在售的产品下架。


以上所述,均可以在商标局网站提供的公开信息中查询到。


针对新一轮融资结束,我只接受过36kr和新榜的采访。醉鹅提及的这家媒体,我闻所未闻,更没有接受过他们的采访。先不说这篇稿子至今只有1500左右的点击量,这样未经核实的信息和稿件,拿来作为“我要去处心积虑侵占品牌”的证据,不妥。


自始至终,希望通过抢注生米煮成熟饭来解决问题的并不是我们,反而是我们为了应对抢注,而不得不采取了许多自我保护措施。


 醉鹅和喃猫完全拥有她们的个人品牌


2015年8月,当我们发现企鹅团的品牌被抢注后,我们也很震惊以及生气,但当时公司百废待兴,团队是重新建立的,账上也没有那么多钱,肯定折腾不起这么一场。


“醉鹅”和“喃猫”的相关商标其实在早在2015年5月所签署的分家协议中,就明确了归属于鹅娘的新公司。在5月到10月间,大家的关系比较复杂,事实上处于博弈状态。


就在申请注册企鹅团商标的同时,也对“醉鹅”和“喃猫”的相关商标提交了注册申请,但其实所有的商标都在之前签署的约定协议在内。


而且我们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向我们的粉丝表明鹅娘和喃猫已经离开公司,这些商标对我们没有任何商业价值。


所以,如果未来我们拿到了相关商标的权益,我们也会根据协议无条件的进行转让。本该是鹅娘的,也最终会是鹅娘的。


薯片评测,我们没刷阅读量


昨天鹅娘指出:



被认为是微博刷量水军的“无名账号”@junwk1334,其实是我们同事喜北的朋友,已经更新微博就此做出了回应,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微博看看。


薯片是我们的企鹅评测系列第一篇,很多人可能都还记得,这篇文章一时间刷爆了整个微信微博在内的社交网络,也算是开启了至今都很流行的“评测体”潮流。


以及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也没有任何去刷微博的动机。


我们的主战场在微信,有20个同事参与到微信的工作中。微博只有1个人,还是和视频网站共用的。如果真的很在意,我们也不会搞了这么久微博粉丝才可怜的6万人。


另外我们也从来不卖广告,对我们来讲做做粉丝通最多了,刷量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们无法保证那些营销号是不是会为了保证它每一条微博热度的自发行为,这个和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们已经买了知微的微博详细传播节点分析,每一个节点有谁都可以看得到,如果有后续的进展我再告诉大家。


我对我说错的话道歉



鹅娘发了一张聊天截图,我不是完美的人在自己人这里也会说几句过线的话。但我确实没什么恶意。我们的早期投资人和两位的父母的确也是故交好友。对于两位姑娘因为这些失言所造成的伤害我非常抱歉,也知道我需要承担相应的结果。


但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不希望混为一谈。


最后的话


我讨厌不能解决问题的争吵,如果目的是要解决问题,无论是直接沟通或者找中间人,亦或是直接拿起法律途径,都会比这个方法有效的多。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起创过业不容易,分家和矛盾谁也不愿意。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去无意义的扩大化这场争论,还是希望可以打消彼此之间的一部分误会,如果有可能的话,为未来的沟通打下基础。


以及有一点我想分享给各位创业的姐妹兄弟们,当你创业最最绝望的时候,可能就是你最好的机会。你不会被那些眼前的“优势”所迷惑,你会不断地问自己到底最想最什么,用户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