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你搞不定一个哭闹的孩子时,试试这个

雪菲苏 读小库 2018-10-12

倾听。


从有孩子之后,我不断地在各种育儿书、10w+的公号文章里看到这个词。


在讲座和别的妈妈口中听到这个词。


好像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


你再说一遍烦不烦啊,你这么唠叨不怕早更吗!


但实际情况是,我遇到的绝大多数成年人,没有倾听孩子说话的习惯。


更麻烦的是,99.99%的成年人,根本不具备主动倾听另外一个人说话的能力。


包括我自己在内。



01


在为数不多的一些情况下,我能有意识地放出“主动倾听”这个技能去面对哭闹的孩子。


那也是为数不多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大人样的时候。


比如有一次在教会,主日学来了一个新的小男孩,他和大家都还不太熟。玩玩具的时候,豆芽把他搭好的积木一下子给推倒了。


他气得放声大哭。


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周围有几个老师在安慰他。


他们很努力,但是这个孩子越来越生气,一边哭一边挣扎,接近崩溃的边缘。


我当时真是有如神助!


走过去,蹲下,问了他两个问题,然后说了一句话,重复了五遍,这孩子就完全恢复了平静。


第一个问题:怎么了孩子?不着急慢慢说。


他抽噎着回答:他、他、他把我的、我的、我的、推倒了!


第二个问题:豆芽把你辛辛苦苦搭好的积木推倒了,你很难过,也很生气,对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点头,而且突然之间哭声更大了。


于是我拍着他的背,连续说了五遍:


是的,阿姨知道你很生气,因为豆芽把你辛辛苦苦搭好的积木推倒了,你很难过,也很生气,阿姨知道了,阿姨理解你。(×5)


他埋头在我怀里(我们根本不熟!),大哭了一阵之后,慢慢地安静下来了。


全程不超过1分钟。


02


我为什么说我那天有如神助呢?因为豆芽是我儿子。


我们家孩子(传道人的孩子),在教会(敏感的地点),做了一件明显错误的事情,把新来的孩子(父母还不是基督徒!)给欺负哭了。


可能有些人感觉不到这时候我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打个稍微接近的比方,差不多类似于校长的孩子,在校长所在的学校,把一个跟着父母来参观学校的孩子给打哭了。


求我和校长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在这么大的心理压力之下,我最可能会做的事情是把豆芽拎出来,责令他认识自己的错误,立刻向小朋友道歉。


但是我没有。


我第一时间觉察到,这个孩子需要立刻得到理解和支持,这个需要比豆芽要学习承认错误和道歉更急迫。


而在那个时候,他听到的声音都是这样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男子汉大丈夫,很坚强的,不要哭了。”


“他也不是故意的呀,别再哭了。”


“我再帮你垒起来不就行了吗?行了别哭了,不是什么大事儿。”


“现在立刻擦干眼泪,我就送你一个特别好的礼物,好不好?”


我想,也许我是现场唯一能对他说“你生气了,我理解你,确实很让人生气”的人。


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事情结束之后,熟悉这孩子的大人跟我说:这孩子在家里也是这样,很爱哭闹,全家人都要让着他哄着他的(他还有个姐姐,已经小学高年级了)。


说实话我很吃惊。


他在那样崩溃的情况下,能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虽然抽噎着),能用点头表达肯定,在接收到被理解的信息之后一分钟就能恢复平静,这已经是情绪管理能力相当强大的孩子了啊。


有几个大人能平静得这么快呢?


我们是不是默认小孩子必须喜怒不形于色才是好的?



03


但我真的不是想责备任何人。不是。


我不是想说那天努力安慰这个孩子的其他人有多恶劣,多不够格。


我不是想用自己偶然一次做对了的案例来反衬别人错得多么离谱。


之前给一个育儿公号写稿,编辑很想让我写出那种催人泪下型的稿子。


类似《孩子5岁之前不做这6件事就后悔一生》。类似《小心!一句话毁了孩子一生的自信心》。


做新媒体的同行,我特别理解他们想要10w+的心情。


但是我不想让父母总是愧疚、自责、流下悔恨的泪水。


作为一个生了俩孩子但还没治好重度恐孩症的普通妈妈,我深知做父母的极其有限。


所谓“在能力范围内给孩子最好的”,往往指的就是能拿出多少钱来。


至于“倾听孩子”这么珍贵的事情,绝大多数成年人并不是不愿意做,而是从来不知道要这么做,甚至不知道“还可以这么做”。


因为我们从小到大,也几乎没有被这样倾听过。


我们熟悉的安慰方法叫“别哭”“男孩子要勇敢”“女孩子也不要那么娇气”。


我们只是没有学过别的而已。




04


但如果回过头去指责我们的父辈,这件事情最终只能发展成一场轰轰烈烈的刨祖坟运动。


我不是完全反对对原生家庭的反思。健康的反思会伴随着对自己的理解和调整。


但是停留在找父母哪里做得不对这一步,不管是对父母、自己还是下一代,几乎都没有帮助。


不如从我们自己开始,努力尝试一下自己不熟悉的语言。


比如下一次,当你哄不好一个孩子的时候,试试“主动倾听”。


大概只需要三步


1.确认发生了什么(事实)。


2.确认这个事实让他感到什么(感受)。


3.告诉他你明白他的感受,你理解,确实这样的事情会让人有这样的感受(共情)。


我这个人呢,本质上真的是害怕孩子的。我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什么。


硬要说的话,很快就会冷场。


可想而知,我从来不是那种孩子缘特比好的人。


像我先生那样,走到哪里都招小孩子喜欢,没一会儿就能和小娃娃互相交换秘密,我实在做不来。


但我真的在那么几个孩子身上试过,当他们哭个不停的时候,照上面这三步办理。


平静下来之后,他们常常会忽然对我流露出一种此前没有的依恋情绪。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那是我为数不多感觉自己像个大人样的时候。


我想连我都能做到的事情,其他人没理由做不到吧。




(题图选自《太空邮递员》


本文作者:苏雪菲,基督徒,两个孩子的妈妈。从小学时办手抄报算起,专注文字工作二十年。个人公众号:雪菲苏不是玛丽苏(ID:shiningsharing)。


给爸爸妈妈的亲子书


【识别二维码围观】


回复书单,获取读小库精选推荐

回复具体年龄,如“3岁”,获取该年龄图书推荐

回复所在省市,如“北京”,获取读小库图书出没的当地书店名单


👇读小库第七辑已经全部上新,点击“阅读原文”亦可提篮采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