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很想很想你,我也不会再打扰你了

麦子shuo 有一只耳朵 2018-10-11

「借用你的耳朵   

跟随音乐去旅行吧」

音乐资源加载中...

我买了一条白色裙子。

闺蜜说需要配一条项链才好看。

于是我在抽屉盒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条项链。

闺蜜问我“这是啥时候买的?”

我一直没有购买首饰的习惯。

想了想,好像是张子成买的。

我忘了他啥时候送我的了。

毕竟,我们分开已经五年了。



分手那天是大一最后一天。

最后一天考完试,晚上他约我吃饭。

我们去食堂吃了饭之后,他把我送到了寝室楼下。

他让我回去好好休息,第二天他送我到车站。

我一个人回到寝室,总觉得心里不得劲。

我给张子成打电话,说想要和他出来走走。

他在楼下等我。

我们一起去学校的情人路,可是我们谁也没说话。

最后,我说“我们走完这条路,就分开吧!”

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反应。

以为他会挽留。

我以为我们会说好多好多话。

然而,并没有。

他说“好”

于是我们顺着情人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天上下起了雨。

他还是如我们第一次去逛校园时候一样。

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我披上。

我问他,我们就这样分开了吗?

他没有说话,分明我看到了他流泪了。

我好像也哭了。

我回到寝室,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回家。

待我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好像突然才知道,我们分手了! 



没有狗血的剧情,就是这样分开了。

有时候我们谁也想不通。

为什么当初无话不说的人,现在无话可说,甚至成了陌生人。

我忘了我怎样熬过那段艰难的时光。


有同学给我说“那天我看见张子成和一个女生在情人路散步”。

有老师给我说“这段时间张子成学习成绩下降了呀,你快去问问怎么回事?”。

有朋友给我说“你们最近怎样了?都没有看到你发消息了。”

我们没怎么,就是分开了。

他的事,又与我何干?

我早已删除了他的QQ、微信和电话号码。

我不想拖沓,我也知道,分开之后的彼此就应该各自安好。

所以,从那之后,我都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直到毕业的时候我就在想。

此生,我们应该再也不会见面。



德波顿在《爱情笔记》里说:当两个人相遇之后,即使是巧合很多人也会去把它联想为“命中注定”。


而有些人,见不见谁又说得准?

我们分开三年后。

那天,我遭遇了人生中很糟糕的事情。

大脑中突然想起了他的电话。

我试图拨通了电话,可是没人接。

我想,可能他早已经忘了我是谁了。 


第二天,我的电话响了,是张子成的电话。

这串电话号码,太熟悉了。

我接起电话,给他说昨晚打错了,于是挂了电话。

他又打了一个过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他还是那样洞察人心,一个电话就能知道我到底怎么了。


我说“没啥,真的打错了,不好意思,打扰了。”

他说“给我你的地址,我马上过来。”

听到这句话,我泪如雨下。

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和同学闹了矛盾,我一个人跑去操场坐着,给他打电话,他马上丢下手上的事情跑过来陪我。



或许我不该给他打电话。

他还是找到了我,没有陌生的寒暄,他带我去吃饭。

我们一起吃回锅肉的时候。

他喜欢把肥瘦分开,把瘦的给他,他吃肥的。

那天也一样,他把我喜欢吃的往我碗里挑。

他说他最近肠胃不好,少吃点。

那天我不知道我们聊了些什么。

他给我说“你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又怎么能去打扰他呢?

这一次贸然的给他打电话已经是打扰。

心想,就这样吧,把所有的美好都留在记忆里。

他或许还是当初让我一见钟情的少年。

那天我回到家,我的包里多了一条项链。

他说那是20岁准备送我的生日礼物。

因为就在我生日前几天,我们分开了。

那时候我23岁,如今25岁了。

几年后,我才看到他送的项链。


后来我们也真的没有见过。

有时候我会翻看以前我们的聊天记录。

有时候我会翻看我们的照片。

有时候会突然想起有那么一个人,真的很想念。


可是,有些人啊,只是过客,不是归人。

再见,那就再也不见!

这是一个离开的世界,只是我们不擅长告别。

作者 | MY麦子,做一个有意思的姑凉,即使老了也是一个有意思的老太太,写情感故事,走心文字,分享有用干货。微博@MY麦子-shuo 微信公众号@如是这样说(ID:MYmaizi-shuo) 简书@MY麦子。

往 期 回 顾

(点击图片查看文章)

励志喷醒你们这些深陷

及曾经深陷及即将再次深陷其中的稀里糊涂蛋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