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家与分析师

黑石 黑石的投资随笔 2018-10-11

1、投资是一个异化的领域,这个领域的人进来了就不想出来,因为他适应不了实体的复杂职场,人情往来,严谨制度。

2、其实任何证券都有反馈的周期,股票的反馈周期特别长,期货的相对短很多。贴合反馈周期去做投资,股票以年为单位,期货至少要以周为单位,研究才能与现实结合起来,落在实处,比如企业的演变,产业供需的变化。

3、多尝试和坚守某些领域不矛盾,多尝试可以拓展视野,不尝试很多时候没办法进步,但人得在圈内,把指头伸出去一点点,然后慢慢的把腿放出去,慢慢的人也出去了。手指头要大胆但身体要保守。最近看到很多所谓的基本面投资者以对其他品种充耳不闻为荣,我觉得很好玩,花点小时间和小钱研究其他领域不会让他少块肉。

4、宏观太复杂了,我发现迄今为止学的只能用来吹逼,用是绝对不敢的,我没有人力物力去尽可能的证实,而宏观本身也很难证伪,一个说不清对错的东西是没办法指导投资的。

5、我原来也以为投资要什么都懂,宏观要懂,周期也要懂,五花八门的理论,现在我知道,分析师和投资家确实不是同一种生物。分析师的脑回路更倾向于用大量的事实数据综合得出某个逻辑和结论,投资者不是如此,对投资者来说,通过某个简单直接的逻辑发现机会,然后一一排除干扰因素,结论的可靠性要高得多。比如,我前些天空了玉米,逻辑很简单,本来库存极低的期末,因为东北减产预期,企业大量拍入国储而库存高企,离年内高点不远,一旦东北不是严重减产,市场中短期必然面临过剩,这个逻辑很简单,然后要排除干扰因素,排除了没问题就可以进去。分析师习惯找事实证明,而投资者找事实一般是为了证伪,前者的目的是为了对,后者更多是怕出错。

我也始终认为没办法一句话说明白的逻辑可能也不太值得投资。

投资和其他任何艺术领域一样,可控是核心,为什么摄影往往要从简单的画面、色彩开始,大师的作品往往部分较少,颜色简单甚至是黑白,色彩一多各部分太复杂往往很难控制效果,搭配也很难做,画面上每多一样,难度都是几何倍数递增。这个时候,摄影作品好不好,只能看天。

类比到投资,涉及的数据资料太多,涉及到大量的宏观因素或者其他因素,逻辑很难确凿,任何一个部分判断失误都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巴菲特只做好选股,是因为投资只需要做好这些,其他的因素,更多是作为不开仓的依据存在。所以对投资家来说,洞察力远比分析综合能力重要。

以我的经验,行情在一年的大部分时候都是不可控的,因为总有重大的干扰因素存在,趋势也处在一个微弱的地步,在剩下的时候,大部分的价位也是不可控的,比如玉米,在1850以下空,对我来说就不可控(当然这也和个人对产业理解的深浅有关),结合二者,一年中可控的机会少的可怜。

要提高频率,可以,先提高对产业的理解。

6、部分品种正在走在死亡之路上,如动力煤,当一个品种很大程度上不在根据供需运行,而是由少数的几家协商定个价格的时候,期货就失去了它的意义,比如美国的很多合约,尤其是其国内合约(对比国际合约),如消失了的鸡蛋合约等等。

7、当前长线最好的品种依次是镍,白银,棉花,玉米,前三者的库存都极低,全球都很低,早已严重的供不应需,靠消化库存维持,替代品也少(化纤对棉花的取代短时间也到了一个极限,可以将棉花与化纤当做两个独立的门类了),玉米全球库存更高而且替代品众多,相对差一些。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黑石的投资随笔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