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有多难

陈雅菲 骑行西藏 2018-10-10

声音资源加载中...

《小偷家族》结尾曲


暑期,《小偷家族》上映的时候,我正在乌鲁木齐。怀着很激动的心情买了一张电影票,这种心情和平日里去电影院消遣一下的心情是不一样的。能在电影院看到自己喜欢的导演拍的新品,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电影院是学生时代常去的,一点变化都没有,特别怀旧。放映厅里空荡荡的,只有可怜巴巴地几个人,好在没有人中途离场,不像几年前去看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一个接一个的长镜头看哭了好多人,有一个人起身离开后就不断有人离场。最近去看假科长的《江湖儿女》人是不少,却没想到散场的时候,我后面传来一句“浪费钱”的评价。


影片结束,结尾曲响起,情绪正酝酿着,突然就被工作人员打断,忙着准备放映下一场就被赶出去了,没有听完那首结尾曲,难受得要死。


回来以后把那首结尾曲找出来听了个够,还追了几部是枝裕和的经典作品,《无人知晓》、《履步不停》、《比海更深》…特别喜欢树木希林的表演,可爱得像个孩子,话语间又透露着睿智。在我看到《比海更深》这部的时候,树木希林女士已经离开了。

树木希林女士


阿部宽在这部电影中的角色良多很耐人寻味,一出场就是一副邋遢的模样,看样子混得不太好。他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小说家,母亲像别人介绍儿子的时候会说他是个小说家,虽然他的获奖小说《无人的餐桌》并不太被看好。现实生活中的他,和他的理想相距甚远。做着一份私家侦探的兼职,收入不稳定,老板鼓励他转成全职,他又说,自己是为了写作才来做这份工作的。没钱的时候就总走些歪门邪道,面儿上给母亲钱花,背里又找姐姐借钱,买彩票或是回母亲家找些父亲的遗物拿去当。挣到点钱就拿去赌车赛,赌输了还抱怨人家选手不全力争取,到处都是反讽的意味。

私家侦探良多


母亲家的阳台种了一棵橘子树,是良多高中时种下的,已经不再开花结果,唯一的用处就是能养活几只毛毛虫,母亲就一直养着。良多不屑地说自己总比这橘子树有用吧,“那你帮我把它搬进去,台风就要来了”,良多说“小事一桩”,刚抬起来就撞坏了阳台的玻璃,残局还是母亲收拾的。在母亲家的良多,还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孩子。


良多单身,妻子对他有感情,但认为他是一个不适合组建家庭的人,带着儿子离开了他,良多像一个侦探一样注视着妻子和她身边的男人。不要说儿子的抚养费了,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嫌弃水池不干净的良多


有人请他写一个关于赌博的漫画故事,酬劳丰厚。他想了想,说自己正在写新的作品,“难道你的同事没有告诉你么?”,他的内心,希望别人把他当做一个小说家。


良多说,他是大器晚成型,依照这个速度,恐怕真的要很晚了,“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他一本正经地说。


可回过头再看,现实生活中的你,真的比良多过得好么?良多的活法看着让人着急,可又恰恰折射了很多人的生活状态,包括我自己。他代表着这样一类人:一方面想成为某一种人,另一方面并没有全力争取就说想成为那种人太难,在迷茫、逃避、抱怨中虚度了光阴,与自己想成为的人渐行渐远。


“真希望生活能容易一点儿”,良多说,可惜没有这回事儿。我更愿意相信,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使命,现实的骨感不应该被当作借口。走自己的路,很难,难道让人没有选择的勇气,可选择的权利,明明就在自己手中。

赌车赛的良多


良多看到儿子写的文章很欣喜,说小学生很少能写出这种结构的文章,实在是太有天赋了,仿佛继承了他的写作基因。可当妻子问他是否还写作的时候,他语塞了,搬出老一套的抱怨,“你知道的,现在文学过时了......”。

良多和儿子


我喜欢他最后和儿子说的一句话,“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在为实现梦想而努力生活”,但最终,他还是言行不一,没有做出一点点的改变。


哪怕是一点点的改变啊。


-END-


作者

copycat|陈雅菲,一个学统计的咖啡师,乐器控,喜欢独自旅行。大学毕业以间隔年的方式搭车走西藏,此后多次进藏。常居广州,心一直在路上。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