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不了她的小确幸,4万一平的房子可以?

你的二狗 文案摇滚帮 2018-10-11

李妙说:“我们逃走吧。”


没等我回话,她把一堆内衣扔在我跟电脑之间。我拨开胸罩们,好让自己可以看清屏幕,“再等我一下,明天deadline,还没憋出稿子。”



“好吧。”李妙躺回床上,开始刷手机。


搬家到这儿已经过了两星期,但大大小小的纸箱还堆得满世界,连起夜上厕所都要翻山越岭。大概我跟李妙之所以能谈上恋爱,是因为彼此的共同爱好都是讨厌收拾屋子。我们拆箱到一半的时候就陷入了僵局,冬季的被子和衣服塞进柜子里之后,十几平的逼仄空间里再也放不下我们原本的生活。


新租的房子更小了。原来人生不是每次都会向前,大概率是妥协着后退



“我朋友说转塘有个刚开的楼盘还挺便宜的,2万出头,最小90平。这周末你有空吗?”李妙的心思不在手机上,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据说一对情侣每天会生出几百个想要分手的念头,我觉得这算一个


我继续盯着屏幕苦想,不敢参与话题。作为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乙方,在面对女朋友逼着买房的紧要关头,也要专心服务。不过,讽刺的是,阅读完甲方给的brief,我想到的第一个词却是“小确幸”。这跟我眼下的状态,没有任何关系。



微小但确切的幸福与满足,小确幸。一个早几年就被用烂的词。甚至有人说看到这三个字就觉得恶心。


“你会觉得小确幸恶心吗?”我问李妙。


“还好吧。”


“可是有人会觉得反胃。”


“那大概是他们从来没有被认真爱过,从没获得过幸福,只会抱怨批评,看什么都不顺眼,反而觉得自己特立独行。”


“唉?但现在的人没那么容易获得幸福吧,表面上嘲笑别人,实际却是嘲笑自己。算起来距离现在也快30年了,小确幸这个词,出自春上村树在90年出版的散文集《朗格汉岛的午后 / ランゲルハンス島の午後》。现在的人可没有30年前的人那么悠闲。那可是90年代啊,人人都在怀念90年代。”


“是村上春树。”


“什么?”


“你念错了。是村上春树,不是春上村树。”


化肥会挥发黑化肥发灰灰化肥发黑黑化肥发灰会挥发。


“原谅我是个南方人。不过,那本书已经不存在了。”


“为什么?”


“02年的时候有过中文版,04年、13年的时候也有。但网上找了一圈,都没发现有实体书在卖,甚至连最容易制作的电子书也没有。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书已经不存在了。我只是想看看其中一篇讲小确幸的文章而已,终究还是确实现不了。还真是让人难过。”


或许是相比其他更重要的,或者说是那些更出名、更能代表”最接近诺贝尔的男人”的作品,出版社才会觉得有再版重来的价值和存在的必要。因此那本轻松平淡的只有小情绪的《ランゲルハンス島の午後》被放弃掉,成为再也找不到的东西。


而就算被人认可的作品,也会被有选择地放弃掉里面的内容。比如人们会热衷于摘录里面的所谓的金句。这在互联网时代更加严重,连作者本人都会煽动性地加粗改色那些自认为可以打动人心的句子,仿佛在说:来啊,看吧,其实这篇文章99.9%没有阅读的必要性,你只要看金句就好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确幸也是不存在的。哪有耐心去探究那些琐碎啊,只喜欢爆款,想转发锦鲤,平凡的生活需要极大的刺激,才会让人幸福起来。


柴米油盐是不幸福的,一百平的房子才是。共享单车是不幸福的,奔驰宝马才是。两百块的包包是不幸福的,gucci才是。平凡是不幸福的,爱到血肉模糊才是。来自山东的张大姐说过:我从来不会买一克拉以下的幸福,因为一克拉以下的都叫做小碎幸,不值钱的。


满屋子的杂物,床上刷手机的李妙,电脑前刷脑子的我,无趣的话题,不敢想的未来。


“喂!你憋完了没啊?我看你一直在发呆,连个字也没打。”李妙问。


“有空。”


“什么?”


“我说有空周末去看房子。”我的求生欲战胜了理智。


李妙笑了。


“开玩笑啦,哪来的钱呢?”李妙从床上爬起来,把手机扔在一边,“看看就行了,当作一个念想一个希望,你发点小财,我也发点小财,就这么实现了。唉?好像光这么想着,就觉得,在眼前了啊。”


李妙从后面抱住我:“忽然觉得还挺幸福的。”


“你还挺容易满足的。”


“不然呢?你该觉得庆幸。”


“好啦,一起收拾吧。再拖就过年了。”


我跟李妙的共同点是都不爱收拾屋子,但我们仍有区别,在面对茫茫多的行李的时候,我更倾向于把旧东西跟不太能用到的全都扔掉,而李妙却说,那都是回忆,连购物的几十个纸袋子都不舍得放弃。


我们一件件地把东西翻出来,第一次约会送的项链,第十二次吵架哄她的连衣裙,攒了好久钱送的包,几十张拍立得,电影票,飞机行程单,一起盖过的第一条床单。


幸福不需要惊天动地。小,也是不错的。


不过,东西仍然太多了,我们最后还是在手机天猫APP买了一些收纳盒子和压缩袋,把那些不可抛弃的小确幸归置分类。


没想到仅仅是几个不起眼的收纳而已,却让眼前的小家,大了不少。而我跟李妙,还能继续往里面装下更多的全新的生活。


“小确幸还是存在的。”李妙说。


家居配件的小转变可以为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打开手机天猫APP搜索“我家长这样”,透过手机天猫专享日提供的选品和超值优惠,焕新你的小日子。



买个智能门锁,不用再焦虑忘记带钥匙。这种幸福感。




把压箱底的冬季衣服拿出来,正好新买的衣架到了。这种幸福感。




买到了被子被芯固定套装,不再担心被芯在里面搅成一团遭。这种幸福感。



简简单单的一克拉以下的小碎幸,也很好。


奉上攻略图,这是给大家的小确幸:




喵口令


【千元焕新你的家!大牌最高直降1000元,仅在手机天猫专享日!】http://m.tb.cn/h.37YCR2I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9jJZbg1Pa3x€后到手机天猫



--- 一条小确幸的广告 ---


新浪微博:@文摇摇摇摇

知乎:文摇

合作加微信:wenyaoxiaomei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文案摇滚帮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