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聊聊投缘

王路在隐身 王路在隐身 2018-10-11

有人骂你,你会生气。生气是因为你接受了他的辱骂。这不在于你嘴上接受还是不接受,而在于内心是否把它当真。生气必定是因为把某些事情当真——至少是部分当真的结果。令气消下去的最快办法莫过于,你正生气,恍然明白,他骂的是另外的人,跟你没关系。


解决烦恼与此类似,眼看着十分坚固的东西,“啪”一下,像肥皂泡破了,无影无踪。


有人骂你,需要至少两个条件,第一,对方是爱骂人的人,或者说,他有骂人的习气。有些人你会发现,想让他骂人是很难的,纵然很愤怒,他也未必通过骂来表示愤怒。


明白这一点,就可以慢慢接受一些辱骂。因为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包括自己,都有骂人的习气。被人骂,主要因为别人爱骂人,而不是自己值得被骂。


第二个条件是,在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把他爱骂人的习气熏出来,变成了现实。


很多人都喜欢聚焦自己的体验。于是,“他骂你”,你容易理解成“我是招人骂的人”——自己之所以生气,更重要的是对这个结论的认可。


“骂人”不是这篇文章最想说的。


假如你跟一个人接触,感觉很好,如沐春风,你会怎么想呢?最多的想法是两种:第一,这人真不错!第二,我们真投缘!


这两种都是有偏的。第一种偏差小一些。假如你之后因为彼此关系,起了烦恼,感到痛苦,按因果来说,先前一定种下了恶因。什么是恶因呢?根本在于,对事情理解的偏差。


我们一定会把事情总结成道理,概括成印象。因为脑子记不住那么多细节。你和同桌相处三年,提起他,你会用一些典型的事情来摄持这三年,但不可能事无巨细地记着。那些典型的事情,再被抽象成感觉、印象,留在脑海里。一旦经过抽象,就必定和真实有偏差。


像生的时候死已注定,但我们往往不会考虑,一定要到老、病、无常的时候,才渐渐把视线转向死。转向死的时候,又忘记了生。就像想起一个人好的时候,就暂时无法想起他所有的不好;想到他不好的时候,又忘记了他的种种好。当下“取相”与真实的偏差,生出一切烦恼和痛苦。


“活在当下”的说法很流行,也很有道理。它的含义很深,以至于常常被肤浅地理解。其实,不妨考虑“忘记当下”,或者说“永远不要活在当下”。具体地说,当你生气的时候,你要提撕自己,眼前面对的境界,是整个生命中,无始劫来的生命中,极小的一部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如果纠缠在这里,就太不明智了。就像下围棋,忘记了大局而在小小的地方缠斗。无始劫来的生命,就像一张无尽的大棋盘,有哪个细节和局部真正重要呢。


在一切时候,都提撕自己,当下发生的都是不重要的,琐碎的,不足挂齿的。虽然琐碎、不足挂齿,还是要好好做,因为下一个当下,每一个当下,都如同现在一样琐碎、不足挂齿;虽然好好做,却仍然承认它的琐碎与不足挂齿,而不因倾注心力便把它看得十分重要。这就是“忘记当下”的修行方法。


回到刚才,你跟一个人刚接触,觉得开心,会想:我跟他真投缘啊!这么想,大体是没错的。但细究起来,还是会有偏差。因为我们总是取“当下”的相,把当下的感受和判断看得比其他时候重要。倘不如此,世界上根本不会有恩断义绝,因为一切恩义都可以平均分配在整个生命长河里。


当你觉得跟一个人特别投缘的时候,为了校准偏差,你要想:难道他跟别人就不投缘吗?能够跟我投缘的人,跟别人投缘,不是难事吧?


想到这一层,有个好处,把自己淡化了——自己不再居于中央,而能以旁观者的视角来审视彼此的关系。这就多少校正了“我们很投缘”的偏差。如果偏差没有得到校正,未来也许会发生让你觉得“我们特别不投缘”的事情。这样,许多折腾、徒劳就会产生,并驱役你在生死中不停歇地流转。


不过,这种想法依然有偏差——他不会跟一切人投缘的。他能够遇到的人,投缘的人,一定是有规律可循的。


因此,退居其次之后,要进一步校正偏差,还可以再往前走一点。就像照相,为了摆出最佳姿势,要先向左挪一点,再向右挪一点。当退后再向前时,你会觉得:他尽管也会和别人投缘,但那些和他投缘的人,身上可能多少有些地方跟我类似吧!两个人吸引、投缘,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只是两个人身上某些特质的投缘罢了。


因为这种发现,“慢心”会减少。慢,就是以自我为中心。慢有不同的表现,有“骄慢”,也有“卑慢”。“自卑”也是一种慢心,因为不能将自己与众生平等对待,而给予自身过度的关注。


张三和你第一次见面、吃饭,就聊得投机,并不意味着张三是特别会聊天的人,也不意味着你特别讨张三的喜欢,毋宁说意味着:你的某些特质,在特定的时间、场合、氛围下,与张三的某些特质合拍。


一切都是因缘所成。如果下一次没聊好,也不意外,任何因缘的缺失,都可能引发迥异的结果。


所谓“特质”,如果要追根究底,也是不存在的。“你身上的特质”、“张三身上的特质”,既不专属于你,也不专属于张三,许多人都会有。既然许多人有,又怎么能叫“特质”呢?


理解到这些,等回头张三跟别人聊得更投缘,比跟你还投缘的时候,你尽管情绪上免不了失落,理智上,总还有些说服自己的理由吧!以智化情,就是这样。


之所以失落,是因为把“我与张三很投缘”当真了。先前以为专属自己的,或者专属你与谁谁之间的,现在看并不是——原来它是假的。你原以为这个包包是限量版,没想到是大路货。


如果“诸法都无自性”的谛理,当下就能体认,是足以瞬间斩断烦恼的。至少,见地上的偏差可以立时斩断。而经久的习气,还要慢慢磨。


习气的形成不是一辈子的事。假如你是一块磁铁,不仅铁钉会吸引你,铁碗、铁盆、铁桶,都会吸引你,直到你磁性消去的那一天。但木头就不会吸引你。


我们上辈子见过吗?身为有情,你我之间,不可能说从来没有见过,只不过缘分深浅有差别罢了。你这辈子遇见张三,我们会说,你上辈子跟张三有缘。虽然上辈子的你不是现在的你,上辈子的张三也不是现在的张三,但只要你有这样的气质,总会遇见一个跟张三相像的人。因此知道,我们之所以过这样的生活,忍受这样的哀乐,必定是有缘由的。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