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住在隔壁的混蛋签证官 第二十一章

CartaVisa译文组 天府泰剧 2018-10-10

第二十一章

 

我的天!为什么我要在冷得只有8度的天气里和一只看起来不太红的牛一起走但是另外一个人却坐着豪华奔驰开着暖气?这太不公平了!

 

“嘿,Alexey,你是不是有点太残酷了?”

 

奔驰的主人看着我,显然眼睛里仍然有着怒气。“如果你把Jerry放在这边才残酷不是吗?”

 

“Jerry是什么鬼?”

 

“当然是你旁边的牛。”

 

“我们先把它系到附近的桩上,明天我们可以回来然后带上它,行吗?我现在很冷。”

 

奔驰慢慢地行驶到一个临时停靠点。“上车。”

 

正在犹豫,一听到他下一句话,我咧着嘴笑了笑。

 

“但是,这个品种的牛相当的昂贵,你知道它们是从丹麦进口的吗?所以它们其中的一只正好失踪了…”

 

这个男人又在打击我的心灵了!即使已经这么晚了,他还有心情来欺负我,真的不正常。

 

“它失踪了会怎么样?”

 

“会变成一份美味的牛排,快点,上车。”

 

他使我目瞪口呆了两秒,又大笑起来,我快速把牛绑在路边的一个桩上,跳进豪车里。

 

明天的午餐…我真想吃牛排。但是嗯…我在想,它会是Jerry吗?

 

 

“嘿,模特,别坐立不安了,如果你的假睫毛看上去弯曲了我可不负责。”

 

“是你的错,Petch,你粘假睫毛弄得太差劲了,你看,看!这就是你弄的,啊啊啊!胶水全都滴下来了!”

 

整个下午Jessica尖锐刺耳的声音持续不断地发出,当我尝试和她和解的时候她一直在洗碗,我保证我一直在改善自己,开始把她看作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朋友,一个模特。

 

猜猜Jessica的反应是什么,她用眼睛余光瞥了我一眼,一个恶心的眼神就像7频道里许多肥皂剧中的反派角色总是盯着可怜的女主角比如我一样。

 

“你知道吗,Petch,这是第277次你跟我保证你会克制改善自己,但是过去的276次,你让我觉得我不该原谅你,你糟糕的态度现在要改正有点太晚了。”

 

仅仅因为这个,我想要爬回到牲口棚去抱抱Jerry,哭泣着上吊让所有事情都结束。但是,接下来意料之外的话让我又有信心活跃起来。

 

“但是你从来没有保证过尊敬地对待我,因此我会给你另外一个机会,绅士一点,和我一样达到世界小姐的水平。”Miss Universe说。“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Petch。”

 

在听到这最后通牒时,我的脊椎冒起一阵寒意。但是我已经发誓我会尽力的,因此…我可能会做得好点吧?不管怎么样,如果我又犯错了,一定会是Jessica获益,因为她最终会摆脱一个可鄙的人比如我。

 

“嘿,照相师,我画完妆了。”

 

我再看她一次,伸手去拿了一个脸颊刷,在她颧骨上又刷了一点点金色的芭比波朗古铜色腮红。“这样就好了,等等…这样弄吧…”

 

我、Jessica和Viktar到户外去讨论照片的概念。今天是个晴天,和昨天的天气完全不一样,像这样,我能闻到青草味和看到嫩草的颜色,上面没什么灰尘,还能看到远处的山丘。

 

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让我的智商集中在回忆我过去作为一个时尚照相师的经历上,也许那时的经验可以应用于我所不熟悉的风景照片。

 

前三十张照片,Jessica和我都感觉不自在,有违和感,我们都不确定我们当时在干什么,先是骑上一头牛,然后一匹马,她的靴子都被泥弄脏了,混乱一片。但是后面的五十张,我们工作的进度变快了,变得顺利了。虽然这个模特是业余的,但是我朋友Jessica很快意识到镜头角度的问题,她同样也知道她的脸什么角度看上去最上镜。

 

我不得不承认…有这样一个模特,但还要总是尝试去集中注意力在风景上很有趣。出于习惯,我总是先观察模特,但是一旦分散我的目光注意力中心,我就开始注意到其他在我旁边的美丽的东西,比如自然光照射地面纹理的美。

 

经过团队工作,我感觉重焕生机,在看到每个人都用心地做好他们的事,没有人偷懒,打扰别人,像今天…我很开心见到Jessica——昨天还很生气——今天就不生气了,她表示很愿意和我合作。换衣服、整理发型或者化妆,我朋友就像是我工作室的设计师一样帮助我。她想着穿什么衣服、配哪双鞋、什么样的发型来补充拍摄的不足,她胸前的衣服是她从德国带到哈萨克斯坦的,没有一件是不用的。

 

“噢,我忘了提到一个人,Alexey已经走了,他早上很早地走了又开着新车回来了…兄弟,是你管汽车经销吗?这车…”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哪,这,这是火焰红的2007年悍马H3,允许我再次激动尖叫一会,哦,天哪…那车是我的梦想!

 

从奔驰换到悍马,他是在计划密林探险还是什么?

 

Alexey带着小西装走出车,Viktar快速地拿上他的小西装。

 

“我吩咐你的事,怎么样了?”

 

“先生,直升机会在准6点等你的。”

 

“很好。”

 

两个人结束了短暂的对话,Alexey先是问好了Jessica,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脸颊吻,然后向我走过来,“怎么样了?”

 

“挺…好的。”不要拿下你的太阳镜离我的脸这么近,快移开这个英俊的脸庞,别再和我用你那关心的语气,要不是我喝醉了,你就不会这么纵容我了,我都知道!“这车…是你的?”呃,这么近的距离让我有点腿软…我指的是那个悍马好吗?

 

“是的,它挺难拿到的。”

 

咳…我也想开一辆啊。“真他妈可怕…”

 

但是…Alexey突然话锋一转,“工作得怎么样?你今天有没有淘气?”

 

我揉揉脸,把相机拿在手上,“那是我今天努力拍的…”我好想摸一下悍马啊…真漂亮。

 

Alexey从我手上拿起相机,研究了一会照片,使我的心脏在我胸腔里剧烈跳动着。他,他在笑什么?我拍的照片没有他的好,所以他在嘲笑我…他到底在笑什么?快点说话啊…

 

“还不错。”仅仅是一句短暂的赞扬…但是又给了我悍马的钥匙,让我有点目瞪口呆。我紧紧抓住他的衬衫,“…你在开玩笑。”

 

“我借给你的,别回来得太晚,你要是会迷路,让Viktar和你一起去。”

 

我笑得停不下来了…下巴都有点僵了,上帝啊,我感觉我能飞了,并且不需要依赖月经垫两旁的小翅膀。

 

我是不想和Viktar一起去。

 

“你是不是没空和我一起去啊?”

 

握草,这声音他妈是谁发出的!?这是在甜蜜地弱弱地请求啊,嘿,我没有说过这些话,真的,不是我!!!

 

Alexey笑了…他第一次温柔地笑着看着我,好像这么多年是第一次。

 

谢天谢地,也要谢谢Jessica。

 

这完全是因为你…因为你,今天好运降临到我身上了。

 

 

泰国,曼谷。

 

“噢,你五点打电话过来,但是八点才到,到什么时候你能成为一个年轻的管理者?过来,进来。”P’Chid热情地迎接Pun,但当他注意到这个有魅力的男人站在酒吧的门口,和他们的编辑部办公室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时,他很惊愕。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和一个目光敏锐的陌生外国人对视前大步走并和认识的人打招呼。出于礼貌Pun先笑着和他问好,对方微微鞠了一躬,一看清他的脸,这男的像个日本人。

 

“请坐,请坐,吃过饭了吗?”

 

新到来的客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我快要饿死了,P’Chid,你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吗?”他问道,尽管手已经将盐焗腰果放进嘴里并从对方那里接过了一大瓶啤酒。“啊…真是过瘾。外面真是闷热啊,P’Chid。”

 

“看看你抱怨成这样,你真的是在阿拉斯加出生的吗,P’Pun?”Meuk忍不住插嘴。

 

“哈,你的怀疑太夸张了。”

 

P’Chid从扶手椅上起身坐到他的旁边。“你怎么到这儿来的?我没看到你的车,你坐出租车的吗?”

 

“哦…它停在那边。”他把啤酒倒进嘴里,喝了一大口,下意识地用手擦了下嘴,这是他的习惯。

 

“哪?那只有一辆宝马。”Chid编辑斜身看过去却吃了一惊。“喔…”

 

“喔…是什么意思啊,P’Chid?”Mild正忙着玩挂在脖子上的黑莓手机,问道,她的眼睛仍盯着屏幕,用和她的胸部一样大的手指头敲击着小键盘,一刻也不停歇。

 

“现在…他的字典里再也没有日产的东西了。一个像Pun一样有钱又帅气的男人,不得不拥有一辆像宝马一样的坐骑随时恭候着他。”

 

Meuk用一种较平常更响的声音回答,让被问问题的男人快速地打断他,“你们这些家伙说什么呢?我的车漏油了,所以这时我才问别人借了这车。”

 

他的一圈酒友发出一声响亮的但不是真心的“切”。意识到他处在一个糟糕的境地,Pun赶紧另叫了两罐啤酒,换了话题。“所以P’Chid…你今天为什么叫我出来?”

 

“哦,我差点忘了。”Chid编辑搂住坐在他旁边的年轻人。“Pun,这是Haru,他要到我们办公室做一个摄影师。在你去乌兹别克斯坦前的三个星期,我希望你照顾他,教他一些诀窍。当快到时间时,我会找人代替你做他的主管,好吗?Haru,这是P’Pun,他会指导你的工作。”

 

“没错,Petch还没回来。”Pun转身朝向日本男孩,近距离地仔细瞧了瞧他。“你会讲泰语吗?我不懂英语,所以你知道…”

 

“哦,别担心,他会讲好几种语言。”因为Haru不想在他耳边窃窃私语,P’Chid提前抓住机会代替他回答了问题。“他是董事长的儿子…他的父亲,Yoshimitsu先生将他委托给我们。至于你的工作…就像你亲切地对待Petch一样对待他吧。”

 

Pun点点头,利用这个机会介绍自己。“你可以叫我P’Pun,我和P’Chid一起工作了几年了所以…随便问我任何问题,我不会咬你。”

 

日本男孩笑了笑,眼睛眯着,两个虎牙从嘴里探出,看起来活像一只猫,虽然他的口音不是很清晰,但还是用泰语流利地介绍了自己。Mild完全忘记了她手里的手机,她的表情梦幻得就像她被爱情药水迷住了。

 

“我叫…Haru,我是泰国人,不是日本人。我每天都和我的父亲讲泰语,我非常喜欢拍照。实际上,当我在法兰克福的一所大学学习时,我是如此的痴迷,以至于我的父亲很生气——啊…我讲得太多了…gomen…无论如何…这个词用泰语讲…嗯…yoroshikuonegai…”

 

Haru介绍完了之后,又露出了微笑,眼睛眯了起来。

 

…是啊,这家伙确实很可爱。但首先…好像Pun需要竖起他的耳朵才能理解Haru的话。否则,他会头痛得很!

 

“P’Pun。”提到他名字的是Mild,一只胖乎乎的涂着豹纹指甲油的手搭在了他身上。她有着口音,睫毛卷卷的,涂着睫毛膏,看着他的眼神仿佛带着光。她向整个酒吧公开宣布道,“P’Pun,既然你已经偷盗了那辆宝马和P’Petch,这个男人归我了。”

 

Mild似乎最近看了太多肥皂剧。说这样一个无耻的句子一点儿也没有畏缩…“嘿,Mild,如果你想要某人然后自己抓住他们,别怪我。”

 

“P’Pun,那是因为那么多男人喜欢你。你钓到的男人不只两只手那么多,还有两只脚,这世上的好人都爱上你了。看看我,我还是找不到老公!”

 

P’Chid被啤酒噎住了。从他们的饮酒圈,到其他客户和服务员,每个人都转过来看;包括坐在那里,一双圆眼睛明亮得像一只好奇的小猫的Haru。“你在说什么?Haru不明白。”

 

不仅如此,天真的小男孩转向Meuk请他对Mild的话做详尽的说明。Pun尴尬地想劈开地面,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从来没有想到,在办公室取笑Petch将对他英俊、诱人、像韩国男人的名声有如此可怕的影响。

 

此外,Mild夸张了,毕竟,他从来没有同意和Sasha约会。他已经老了,并没有要寻找一段姻缘。偶尔一起吃饭,呆在一起,照顾彼此,不曾伤害任何人…

 

忘记他的所作所为,重要的是目的!Punnaphob肯定还是单身!

 

“我要先回去了,只等和Pun讨论工作了。”突然,前一刻正享受他的啤酒的P’Chid打破了沉默,带来了整张餐桌的疑惑。

 

“你怎么回去,P’Chid?你要我送你回家吗?我还没喝醉,所以我能开车。”Pun快速地提出意见。他知道P’Chid讨厌在曼谷开车,特别是在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八点,马路上依旧交通拥挤。

 

编辑Chid对这邀请轻蔑地挥了挥手,把钱放在桌上。“不,谢了,我不想坐陌生人的车。”

 

Pun想起了衬衫口袋里的宝马车钥匙。是的,这是Sasha的车。但开车送P’Chid回家没事。然而,在他坚持之前,Haru茫然的脸使他失去了兴意。一回头,P’Chid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

 

他被讨厌了吗?但是为什么呢?他一点也不理解。

 

还有一次,真是奇怪的一天。今天早上,他给Sasha打电话时,一个女人接了电话,告诉他Sasha很忙。快中午时,他的日产汽车漏油了,他被迫打电话给汽车修理工。当天晚些时候…一个服务中心打电话通知他,经过技术人员的检查,他送来修理的iPhone手机内存板坏了。然而,由于中心没有可用的备件,他不得不在此等候。因此,晚上到来时…他很高兴无精打采时被邀请出去喝一杯,期待着喝啤酒和聊天。但是谁会猜到呢?他的哥哥一眨眼就逃走了,留下一只好奇的小猫让他养。他的运气已经很糟糕了,如果他今晚还打电话给Petch,他可能会听他抱怨一些可笑的问题直到他的耳朵变得麻木。算了吧,最好还是调头回家睡觉。

 

一双像猫一样锐利的眼睛盯着Pun,那是…嗯…可爱不是个恰当的词,但也不一定是乞求同情。“P’Pun,你看,我要如何回Asok呢?”

 

总的来说,他最后还是当了司机。乘客真是只好奇的小猫,一路上总是不停地问问题…他甚至问为什么Mild指责P’Pun追男人。

 

“不是追男人和追女人一样正常吗?我之前听电视上说的。”

 

Punnaphob迫切需要两包扑热息痛,现在!

 

 

自从成为一名摄影师,他就遇到了一些狂热的摄影爱好者。然而,他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疯狂、富有、热爱摄影的人。Haru,我认为你是一个超级狂热者,不只是一个爱拍照的正常人。

 

Haru的工作室位于Asok的中心,有两间卧室那么大。Pun不确定确切的价格,但最便宜的房产至少要四或五百万铢。整个房间充满了…照片、照片和更多的照片。只是,奇怪的是,每一张照片有一个相同的符号装饰自己的右上角。更奇怪的是,这些照片中的故事根本就不是业余水平。每张照片都表达了从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的旅程故事…属于某个人的旅程。不管是谁的旅程,拍摄这些照片的人水平都超出了专业人员。它们的镜头不仅仅是一个镜头,而是一个深陷沉思、充满感情的人的眼睛…

 

哦哇…是谁拍摄了这些照片?他们的技巧一点也不普通。

 

当他被装饰房间的照片迷住时,房间的主人微笑着眯起眼睛,递给他一杯茶。“请坐,P’Pun,等一下,我去找我的全景镜头。我几天前搬回了曼谷,所以太忙碌了。”

 

这是真的。Haru还没拆封完从德国一路运送回来的行李,一些盒子仍然紧紧密封。相反,他选择先把这些照片挂在墙上。

 

“Haru也认为P’Pun应该采取长焦镜头。”

 

“我已经有一个了。我只缺了广角镜头,我把它借给了P’Petch,让他在哈萨克斯坦之行中使用。”

 

那个翻乱自己的物品的人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用让Pun感到好奇的高度兴奋的声音说道,“呼啊…!太好了,Haru也想去那儿。”然后叹了口气。“但即使Haru去了,也可能找不到他们…”

 

“你想找到什么?”

 

“所有这些都是Haru在德国的一个摄影拍卖上赢来的照片。”房间的主人解释。“这位摄影师对Haru来说和神一样。起初他们拒绝把照片拍卖,不管Haru怎么乞求,他们都很坚决。更不用说,他们拒绝接受任何学徒或助手。甚至当Haru主动提出免费当行李男孩,他们仍然拒绝。这个人是不是很残忍?后来有一天,突然一场拍卖会开张了,他们在人间蒸发前要把所有的照片卖光…Haru唯一能做的就是求父亲提前给每月的津贴,这样Haru可以在其他人拿到这些照片之前收集起来。但遗憾的是,Haru没有足够的钱去收集每一件。”这只小猫的脸就像经历了一场粗暴的分手后一样。

 

“你想表达什么意思?你因为摄影师而感到心碎了?”

 

“可不仅仅是伤心。我当时非常震惊,甚至连续几天跑到摄影师的朋友家中,后天那个朋友看拗不过我,才告诉了我摄影师的去向。”

 

“摄影师去哪儿了?”Pun好奇地问道。

 

“他说摄影师去丝绸之路采风了。”

 

“哈?丝绸之路?”

 

“其实我是被骗了,摄影师根本没有去丝绸之路…而且,他也招助手,但他们都不见了,我后来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Haru一边解释着,一边将装着全景镜头的盒子递给Pun。“我一直没有机会使用这种镜头。本来我是为和摄影师出去采风准备的,但现在没有这种可能了。拿去吧,我可以借给你。”

 

“Haru,这太可笑了!你竟然会对一个完全不了解你价值的人倾注所有,甚至给他当佣人都行?”Pun脱口而出的话让Haru无言以对,只能羞赧地笑笑。Pun摇了摇头。

 

“Haru,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打算追随你的真爱到丝绸之路吗?你以为你是领导军队从法国跑到西伯利亚的拿破仑国王吗?”

 

Punnaphob把全新的镜头抱在怀里…他觉得开心,但又不是特别开心,这感觉难以言喻。说实话,他想再来一包扑热息痛。为什么出现在他生活里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

 

Haru又拿来了些啤酒,然后开始骄傲地展示他在德国时拍的照片…照片拍得很不错。事实上,Haru的技术可能比Petch还要好。特别是Haru在环欧旅行途中拍的那些风景照片,真的是美极了,技术、光线、色调以及情绪传达都非常棒。

 

Haru笑眯眯地说,“我很期待能跟P’Pun一起工作。”

 

也许他的奇怪也不是无法忍受的…毕竟这孩子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Pun回到1206室的时候已是深夜了。这一整天他都心烦意乱的,此刻非常想跟谁聊一聊。他瞄了眼闹钟,时间已近午夜12点了。虽然他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没关系,德国现在不过刚入夜,给Sasha打电话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他却又很害怕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如果接电话的又是位女士怎么办?会是他的秘书吗?如果只是秘书,为什么她会拿着他的电话?毕竟Sasha平时可是很注意保护个人隐私的。

 

Pun不禁好奇地想,是不是Sasha有些生意不希望Pun牵扯进来。Sasha曾经说过最近有成堆的工作要做,还有几个谈判要参加。想到这些,Pun觉得还是不要过分探究Sasha的事情比较好。

 

最后,Pun决定还是不要去打扰Sasha了。洗漱完毕,他打开电视,又简单地想了些别的事后,Pun关掉了床头灯,心里想着今天会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他不打算再回到这间公寓了,除非公寓的主人回来。

 

虽然可能要没有车用了,不过最好还是把宝马车留在这里。如果只是一周的话,乘出租车上班也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到5分钟,疲惫的Pun就坠入了梦乡。

 

 

Sasha坐在家庭律师的旁边,大口地喝了一杯意式浓缩咖啡。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女士,一双美丽神秘的灰色眼睛同他的哥哥一模一样。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无法判断情绪是高兴还是难过。她旁边坐着的律师来自欧洲的一家法律事务所,该事务所以善于处理离婚案著称于世。而默默坐在Vivian的另一边的则是这个世界上最鄙视他的人。

 

门口传来两记敲门的声音,然后进来了两个长相一样的小男孩,其中一个穿着红色的棉布工装,另一个则穿着格子衬衫。两个孩子大喊大叫以期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很快,他们的保姆——一名身形丰满的40多岁妇女匆忙过来把他们带走了。

 

这场会面并未持续太久,但每分每秒都令人感觉痛苦。他痛苦,她也一样,还有她的哥哥,他们的两个儿子,以及她哥哥的保镖Isakov。

 

从Vivian第一次睁开眼睛注视这个世界的时候,Isakov的心就属于了她。他愿意付出一切、竭尽所能地给她快乐,不求一丝回报。所以,他可能是此时此刻感觉最痛苦的人。

 

Isakov永远不会原谅他…永远不会!

 

伴随着整理文件的窸窸窣窣声,在场的人们开始起身。Vivian的律师承诺会妥善完成所有有关离婚手续方面的工作,务必确保离婚的顺利完成。

 

Vivian叹了口气,脸色也从容了些。这或许是因为她终于摆脱了缠绕她的阴影了吧。

 

她的阴影——他。Sasha知道往昔已不可追回,但他可以让未来好一点。如果离婚能够令他的前妻寻回快乐,那么他愿意接受这一结果。

 

“Vivian,如果你还有什么话要告诉他,最好现在讲完。我先去看看孩子们。”

 

Isakov说完就离开了。透过玻璃窗,Sasha看到Isakov正玩闹着高举起那个穿红色工装服的男孩,之前紧绷的脸色已经不见,换上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另一个男孩在他旁边跳来跳去,急切地想加入这个游戏。然后,他看到这个高大的男人温柔地牵起这对双胞胎的小手…他现在应该放心了吧,不管怎样,至少他可以确认,这两个孩子将会在周围人的爱中长大。

 

Sasha摩挲着手背,将嘴角抿成了一条线,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道别。他慢慢地取下了左手的婚戒,当手指从这冰冷的金属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如释重负。这种背负重压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Vivian小心翼翼地取下了手上的婚戒交还给他,温柔的笑颜一如往常。

 

虽然Sasha不能把她当做妻子来爱,可是他知道,他依然爱她,如姐妹、如家人一般地爱她,而她值得他这样去爱,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Sasha,谢谢你还我自由。”

 

谢谢你,我亲爱的姐妹,Vivian Nazarbayev。

 

Sasha在心里默默地说,谢谢你,你是Nikolai和Kiril的好妈妈。虽然他不能抚养他们长大了,可是,这份父爱并不会褪色。

 

 

“我今天要飞到维也纳谈生意。可能没法给你打电话了,真是抱歉。”

 

早起刷牙的时候,Pun忍不住地把这条信息读了一遍又一遍。楼下飘来了稀饭和猪肉蛋卷的香味,以及妈妈喊他下楼吃饭的声音。

 

已经有好久都没有和父母一起吃饭了。他甚至都记不得上次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但实际上,Pun非常恋家,他喜欢回家和爸爸一起看电视,更喜欢妈妈每周日晚准备的特别晚餐。

 

我究竟是怎么了…Pun觉得要搞不懂自己了。不仅仅是不像自己了,他甚至觉得连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偷偷溜走了,虽然现实告诉他这只是他的错觉。还不仅仅是这样,他变得暴躁易怒,甚至没有办法专心工作。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他自己。

 

Pun明显感到P’Chid很不喜欢他现在的状态,可是他也不清楚他是怎么了。不过,他很确定,这跟Sasha有关。

 

他开始回复Sasha。说实话,他觉得很孤独…但他不想让Sasha知道。Pun之前约会过几个女孩,他知道被人束缚、被人不断索取的感觉多令人厌恶。

 

“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吧。到火星后告诉我。”

 

还没过去两分钟,有一条简讯进来了。

 

“到时候,我会带你一起的。爱你。”

 

之前的种种想法立刻烟消云散了…Pun嘴角飞扬地笑起来,摒弃了之前乘出租车去上班的想法,他抓起Sasha留给他的豪车钥匙,背着放相机的包离开了家。

 

 

在离中亚很远的地方,这个国家最帅男子中的一个正皱着眉看着手机上传来的简讯,当然,令他紧锁眉头的不只是手机,还有一只拒绝起床的“瞌睡猴”。

 

他的黑莓手机屏上闪现着如下的文字:

 

“我要陪Vivian去维也纳参加演出。我求求你,让你的保镖留在法兰克福,不要让他再像只苍蝇一样粘着我。”

 

虽然看到他最喜欢的保镖被人这么嘲讽让他有点不爽,不过,一想到Isakov那种“咬住不放”的风格,他又觉得事情有点有趣。有趣的地方并不仅仅是Sasha的简讯,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懒猴子”的廉价手机上也有一条信息。

 

“再过几天我们就能碰面了。阿斯塔纳的景色不比我的家乡塔什干差!保重,我的宝贝,Sasha。”


图片来源:@98_inm 


未完待续……


前情回顾: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本小说固定更新时间为:每周一、三、五

翻译:酥卷、老王、荆棘

校对:老海 银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