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住在隔壁的混蛋签证官 第二十章

CartaVisa译文组 天府泰剧 2018-10-08

第二十章

  

山上一个小小的厨房飘出来一阵芳香诱人的香味,不断引诱着消化液的分泌,这是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小房子,离牲口棚仅有十几米远。

 

如果有人没能抑制自己,无意地朝里面看去,他们也许会因为看到两个身形高挑的男人在冰箱和厨房柜台前面忙碌而心生好奇。四周弥漫着一股和熏肉和香料一起的炸土豆香味。Alexey把他的手指伸进一个装有美味的油炸土豆银碗里,不由得皱紧漂亮的眉毛,接着把它交给他的下属,Viktar拿着碗,继续做同样的事,尽管看起来冷酷,但他似乎很对此很好奇。

 

“这味道很是奇怪啊。”

 

“是吗,先生?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是很怪,像是少了一些味道。不过呢,我很久都没有下过厨了,许是我的味觉不那么灵敏了吧,哈哈。”

 

“把盐递给我…啊,不是,那不是盐…”

 

这看起来似乎很好笑,一个要终日思索,为像是私事、官方活动、地上地下的业务等等这样数不尽的问题而担忧的人此刻却站在那儿眉头紧锁,仅仅因为不知道他做的炸土豆和熏肉究竟缺少了什么口味。

 

“现在什么时候了?”

 

“八点三十了,先生。”

 

“泰国这个时候应该是七点三十。”他灰色的眼睛盯着调料架说道,“他估计快要饿死了吧,我们这会讲话的时候,他或许正把他的沮丧发泄在奶牛身上。”

 

Viktar没有回答…但是他理解了为什么他的老板作为一个不挑食者刚刚那么专注于漏加的口味,如果有必要的话,他甚至可以吃那些工作午餐盒(尽管对它们的口味感到不满意)。

 

Viktar把两样东西交给他的老板——左手是一罐糖,右手是一罐蜂蜜。Alexey接了过来,喉咙里哼了一声,但是并没有说话。

 

“我去准备剩下的东西…对了,先生,你在哪儿吃晚饭?”

 

那个正看着蜂蜜罐犹豫的人将视线投向保镖,说道,“我不饿。”

 

“好的,先生。”

 

“Viktar。”

 

保镖停下步伐,“怎么了?”

 

“打电话给Leof,告诉他,如果Ethan明天想去哪,让他去…但一定确保要跟着他。”Alexey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当我这面准备好了,会通知他的。”

 

“好的先生。但是,我怕那家伙相反会想来这附近。”尽管作为他的下属,有时,Viktar还是忍不住调侃老板,“他还不知道你的计划是让Petch来当摄影师。”

 

“他不知道最好…那家伙也需要得到教训了,有些事情是不可能按照他的意图发生的。”

 

Viktar想象着,要是那个他们正谈论的人听到这些话,他绝对会对Leof胡作非为好几天。也幸亏,除了Leof,没人会忍受这个被宠坏的小孩的态度。但是,Viktar还是有点同情Ethan的,那个人一度站在生命顶峰,让其他所有人都望其项背。然而,生活突然被颠覆,就像手心手背换了方向,而这一切主要是自身造成的…作为Viktar的老板,他不过是加快初始阶段的进程的一个因素,还有那个占据有利地位的人,他决定回到哈萨克斯坦;回到他想去的地方,做他想做的事。

 

…一个有着完美大结局的童话根本不存在,至少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是这样的。

 

“呃嗯…加些蜂蜜味道确实好了不少…”听到老板从远处传来的声音,他心想,老板应该不会因为缺少耐心而把它们丢掉。

 

那个因为缺少耐心而抛弃了他的完美生活的人,是Ethan。

 

希望,下一个那样的不会是…那个在牲口棚快饿死的人…

 

 

将近八点时,我抓起那台相机,从牲口棚二楼的干草床上爬下来,因为没注意落地姿势,搞得我下来之后发现身上有不少处擦伤。

 

建在这座山最高点的老木仓是二十二头健康的奶牛的住所,这些奶牛属于一对据说是Isakov的远房亲戚的慈祥的老夫妇。这个牲口棚是用木头建造的,从机关枪留在这几块木板的这些洞里的子弹,再加上还有斯大林时代宣传海报的褪色痕迹来看,这房子有几十年的历史。在离牲口棚不远的地方,一个存放各种农具的小棚子被一把旧挂锁锁紧了。

 

我当时绕了一圈,看见了一架高高的梯子靠在牲口棚的屋顶上,就决定要爬上去,尽管有点鲁莽,但感觉是很安全的——现在看起来也不尽然。

 

那对老夫妇的小屋子就在不远处。它看起来小巧又古怪,就像Hansel和Gretel的姜饼屋。食物的芬芳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促使着我的消化液分泌。同时,每一扇窗户里透出的灯光,让我从心底里涌上一股无助的悲伤。每个人都在舒适的房间里温暖的壁炉旁一边享受着新鲜可口的晚餐,一边在一起愉快地聊天,而我…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的人…却呆在这。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制造出这样一个可怕的局面。我最好的朋友憎恨着我,没有人让我信任,没有人懂得我内心的感受,我是这样的孤独,却只能自舔伤口。

 

我努力把这些压抑的想法赶出我的脑海,抱着我的膝盖坐在那里,悲伤地盯着小姜饼屋的照片。老实说,虽然我的胃开始剧烈地咆哮,但我没有心情去寻找吃的东西。不知道从哪突然得到的灵感,我拿起我的相机,保存这张照片…我坐在那里开始研究,隐约明白了P’Pun过去对景观摄影的解释。

 

…不由感受到一股可触及的温暖,回想起那一阵阵笑声…

 

再看看那张让我那天早晨深感自豪的照片,我叹了一口气…即使是像Alexey这样的业余爱好者也可以拍出比我好一百倍的照片,而我还是专业的呀…但是为什么我的技巧这么糟糕呢?是我缺乏了什么吗?我想弄明白。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路。屏幕上显示着“未知来电”,但是我还是迅速地接通了,“你好,我是Petch。”

 

信号延迟了两秒之后,对面传来明显带着怒意的声音。“Petch,我是爸爸,你到了吗?为什么没打电话回家呢?”所以我立马毫不吝啬地道歉,但是爸只是“嗯呃”地回了两声,接着说道,“你妈妈非常担心…你怎么样?吃得好,睡得香吗?”

 

会说这种话的,只有爸爸了,不管是妈妈还是P’Pun都不会问我这种问题。眼泪就这样突然打湿了我的眼眶;我没想把事情弄得这样戏剧性啊,好吗?“记得给你妈妈打电话,即使我都告诉她了你只是在旅游,又不是和别人打仗,她还是吃不好睡不好的。”

 

呼…爸爸,太晚了,我已经到了一个如同伊拉克战场一样的地方了。

 

“我能一会跟妈妈说两句吗?”

 

不幸的是,爸爸说妈妈已经上床睡觉了,但是他答应了会替我向妈妈转达。我听到了一声开门声,接着爸爸说道,“哇,Phai,你在做什么?”

 

这是我的战友兼兄弟。Phai轻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嗨,叔叔,我给你带了些点心。”

 

“你叔叔一辈子都在吃你家的点心,如果你能带些鱼翅汤来就好了。”爸爸开玩笑道,但是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毕竟Phai可是他们最喜欢的大侄子。爸对Phai喜欢宠爱的程度不亚于对我的。

 

Phai带着撒娇的语气诉苦道,“噢,不是吧…我特意带来让你们试试的,从揉面团到煲汤和馅,都是我自己做的,连妈妈都说好吃。”

 

爸爸用什么东西啪的一声砸到Phai的头。“她是你的妈妈,所以她当然会称赞你。把它放在那儿,叔叔稍后再吃。哦,我碰巧在和Petch聊天,你想和他说话吗?”

 

“Petchhhh,你好吗?过得好吗?”Phai那令人愉快的态度真的是无人能及了。

 

“嗯,我很好。”

 

“哇…糟糕唉。Petch,你听起来就像一个被丢弃的小狗,开心点嘛,你可是在海外唉。”

 

“好…吧。”尽管我已经努力让我的声音听起来高兴点,但还是缺乏热情。为了不让我高兴的表弟失望,我简短地向他讲了我过去几天的事,以及关于被雇用为狗仔队的故事。Phai一会“喔”,一会“哇”的。老实说,他是觉得什么这么令人激动呢?好像我在表演詹姆斯·邦德的电影啊?

 

“所以总的来说,你今晚真的在牲口棚里睡觉咯?”

 

“嗯…我现在正坐在屋顶上,只要稍微不当心我就会掉下去。”

 

“那太棒了吧…我之前从来没有去过海外。不管怎么样,Petch,别想这么多关于…呃那该死的谁来着…”不得不在八度的天气里和奶牛一起睡在牲口棚里,那是“棒”吗?相反,牛粪的味道真是破纪录的臭。我真的不理解Phai,这是一次可怕而艰巨的奶牛场之行,又不是去爬珠峰,没有任何令人激动的地方。

 

“他叫Alexey。”

 

“对,让那个家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想想看,你去了别人都鲜有机会去的像哈萨克斯坦之类地方的外国,你有许多零花钱,还有人免费带你出去玩,你只需要说泰语就行了,没有什么旅行会这么棒了。”

 

我一边听着,嘴巴开始发痒,极想诉说。我还没有告诉他我在整个行程中受到精神虐待的事实。

 

够了。我不想再听Phai那兴奋的话语了,那与我的感觉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刚才我听你说你自己做了点心…发生了什么事?”

 

“哦…”Phai发出长长的声音。我都可以想像出他的表情,他现在可能露出了大大的微笑,眯起眼睛,挺着胸,带着十足的骄傲。“爸爸正计划在Surawong路开分店,并且要我来经营。我既要当厨师,还要当经理。真的是超级繁忙,但也很有趣。我每件事都亲力亲为。

 

“新商店开得太晚了,你不练习如何制作点心吗?”

 

“这个…别小看我。我做爸爸的厨师长到现在已经好几个月了。妈妈甚至称赞我的哈尔高(一种点心)比他做的更美味。”我听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Phai说到这还没结束。“商店就差不多在你回来的时候开张,现在正在装修中。”

 

“吹牛,就好像跟你一样那么晚醒的人会那么早从床上爬起来,去到三叔厨房里做帮手一样。”我说道,忍不住戏弄了他一番。至于三叔,就是Phai的父亲。在五个兄弟姐妹中,他的爸爸是第三个儿子,而我爸是长子。

 

“是的,对我这样的人来说真是太累人了。真是又累又热,更不用说每天早上七点开门,接着一直工作到下午一点。现在我才意识到我父母每天有多累。起初这是一种折磨,但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嗯…我不觉得自己不喜欢它,所以我愿意试试看。后来,大家都会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是不容易的。”

 

“哈。”这样回答,不是因为我很无聊。相反,当我发现这个极其懒惰和幼稚的白痴,那个通常要在上午十一点起床的人,如此致力于他的工作时,我真的感到惊讶。“你是如何作这个决定的?”

 

“嗯…这几天找工作很困难。另外,你为那些自己发家致富的人累死累活,他们却只是付给你一些绵薄的工资…看看Pao,二舅的孩子。进入那家大公司后,他的血肉被吸干了,看起来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样。可能月薪很好,但不值得他这样耗费精力…相反,在帮助家族企业时,我可以自己处理问题,发展我的技能,再加上通过我自己的能力致富,更不用说减轻父母的负担了。

 

他还真说对了。“这让我都想辞职了。”我随口说。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听Phai说这些让我感觉好多了…就好像看到隧道的尽头闪烁的光能绵延五百万光年。“但是你爸不担心你会破产吗?这是一个新店,你知道的。”

 

Phai窃笑道,“我爸教过我这个…经营企业的人都经历过失败,如果没有,也是一度接近失败的边缘。然而,如果你费力思考,并且一点一点地解决问题,那么放心,你已经为将来要遇到的障碍作好了准备。听起来很机智很酷吧?”

 

 

尽管通话结束了,与Phai的对话内容依然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承认我有一点嫉妒。一个刚毕业的孩子,有一张英俊帅气的脸蛋,带着笨拙的眼神,他已经发现了他想做的事情,以及他为了达到目标需要走的路。相比之下,另一方面我却…

 

我…还需要走多久才能到这种程度呢…?

 

我想打电话告诉P’Pun…告诉我那好心的大哥所有的一切。我怀想那段时光,那时P’Pun会倾听我的问题,笑得脸颊都泛出酒窝。他会不断向我提出解决方案或给我一些好建议。我几乎每一件事都和P’Pun说,除了一件事:当Alexey走进我的生命的瞬间,我如同火车残骸般的生活开始了。但也许,P’Pun可能已经发现了…也许他知道甚至比我更懂为什么一个觉得自己高于天使的人要待在我的周围,和我一样吃着方便面,就仿佛一个高贵的热水瓶却放在民间用具旁一样。

 

“Petch。”

 

听到声音从远处传来,我转身左右看去,差点从牲口棚的屋顶上掉了下来。颤抖的双手急忙抓紧梯子,低头一看,发现Viktar在下面,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我给你带了晚餐。”

 

一听到“晚餐”,我瞬间忘记了恐惧,像只猴子般的爬下了梯子。

 

对我来说,非常浪漫的晚餐地点是…在奔驰车的引擎盖上…没开玩笑…Viktar说天气如此好,没理由要困在那牲口棚里。所以我相信他,忘记了八度应该给人带来的刺痛感。尽管如此,我并没有抱怨,因为不想破坏这样的氛围。

 

我把最后一勺炸土豆条和熏肉舀进嘴里,心里很是高兴。炸土豆,搭配着微甜、肥美的培根散发出的香味闻起来很是美味。

 

“很好吃,这叫什么?是本地菜吗?”

 

Viktar笑着看着已经吃光了的盘子,“Bratkartoffeln,嗯…德国菜,你喜欢?”

 

我点点头表示肯定。

 

我指着另一个已经空了的,刚刚被用来盛放糖醋乌冬面炒蔬菜的盘子说,“这是我来到这儿之后吃过的最好吃的,这个也同样超级美味的!”

 

“哦,那是laghman。”俄罗斯人经常用laghman表示他们身体很健康、强壮。

 

“什么?Laghman???”

 

(TN:太奇怪了,‘laghman’在泰语中明明是类似于爱你的意思。他会不会是故意的?)

 

“对啊,它是一个日本菜的改良版,这儿的人都叫它laghman,你喜欢吗?”

 

我咧着嘴笑着说,“很美味~所有的都很美味。”

 

Viktar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话,然而,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Viktar就是那种不怎么说话的人,他只会在需要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发表观点,并且我对此也很感激他。在他陪伴我的时候我感觉很放松,因为在他面前我能自由地做我自己。但是,讲真,像他这样好的人怎么会辞职去做一个Alexey那样的卑鄙男人的手下?真是有点搞不懂。

 

 

四杯伏特加酒…

 

四周逐渐静下来了…

 

现在,那些抱怨和诅咒他老板的话也听不到了…

 

Viktar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在奔驰引擎上崩溃的男人,在他想一口气喝下一罐啤酒之前在他旁边放下一杯伏特加。

 

“就像我所说的,这个啤酒是你的,但是伏特加是我的。你还是这么愚蠢地滥喝,但对你第一轮就被out的结果没有任何帮助…真是个小孩。”

 

Isakov就在他用力把这个醉鬼拉出车的时候打电话给他,说他在机场将要登机,按照他老板的命令,去法兰克福。

 

当Viktar把这个完全醉了的男人拖拉到一侧肩膀上要带他去牲口棚时,他回想起在几年前就发生过一次同样的情况,算了吧,那已经不重要了。

 

“Viktar…”这个醉鬼在干草床上一边咕哝一边拖着脚步乱走,“再给我一杯?”再给你一杯?这个醉鬼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极限吧…

 

黑暗中,Viktar坐在床的边缘,环视着整个牲口棚,准备待会再回去看正睡熟的Petch。他唉声叹气地摇了摇头。他觉得…送他到牲口棚不是一个让他自我反省的有效方法,但是无论如何,不久后他老板会想出其他方法完整地去纠正他的态度的。

 

Viktar调弱了灯光,把灯放在了窗框上,他关上牲口棚的门,留下了干草黯淡的剪影,奶牛…和一个醉鬼。

 

然而…二十分钟后,熟睡的醉鬼坐起来昏昏欲睡地揉眼睛,打了个深深的哈欠。他没有继续躺下睡觉,而是奔出牲口棚没入黑夜中,和一个朋友…嗯???是的,你没有看错,一个朋友。

 

 

“他已经睡了吗,Viktar?”

 

他的老板在他正在出神想些其他事情时说话,Alexey侧目看了他一眼,按摩了一下太阳穴,等着他的答案。

 

“你听到我讲话了没?”

 

“我听到了,先生,他喝醉了和往常一样崩溃了,我告诉他那瓶伏特加是我的,但是他没听。”

 

昏暗的房间里,烟蒂燃烧着最后一点光。他能看到那微弱的闪光映进了老板灰色的眼睛里。

 

“我知道,像喝酒喝到醉这种事,他从来没有什么限制。他还说了什么?我敢打赌他一定抱怨了很多。”

 

“先生,我听得耳朵都麻了。”这应该不能被当作是对老板的抱怨吧?

 

老板笑着说,“我猜也是,他抱怨了什么?”

 

“先生,那都是废话,什么用都没有,他老是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兜圈子,结果他睡着了都没说出什么重点,更别说,呃…”只告诉了老板一半的事,真犹豫要不要都说出来。

 

“Petch小心翼翼地啜饮第三杯伏特加的时候,突然不说话了…在意外改变话题前安静了一会。‘刚刚,我在和亲戚打电话…’”

 

“Petch苦涩地把事情从头讲到尾。‘我不清楚自己的感觉…会是你说的嫉妒的感觉吗?’”

 

Viktar觉得,嫉妒这个词很nice…因为讲真它有点…或许是更加糟糕,所以他决定告诉他老板。

 

Alexey抽着烟听着,虽然看上去他没怎么在意,但是却准确无比地听清楚了每一个字。

 

“接受失败…但是不知道怎么样继续前进,Petch表现得像他并不在意…自欺欺人地想着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变好…变得足够的好…可怜的人啊。”

 

当然,虽然说的是事实,很有道理,但是如果Petch听到Alexey的话一定会非常生气,充满怒气。

 

“我会过去看一下…Viktar,拿上我的大衣和车钥匙,至于你,你可以选择呆在这儿,我可以自己过去。”

 

Viktar迅速回应说,“我和你一起去。”

 

“你也开始担心他了?相信我,像Petch这样坚强的人会好的,最多,他会有点麻烦。”Alexey扣上外衣的带子说道。

 

“前几天你就没怎么睡,在这里休息一会吧,我很快回来,也给我一条毯子…”

 

“我很肯定他已经睡着了。”

 

Alexey戏谑地看着Viktar,“别太担心…只是外面很冷,所以我给Petch再带一条毯子而已。”

 

Viktar很少显露他的情绪,但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尽管很确定这片区域很安全,没有人会来伤害Alexey,但是Viktar每次都感觉很奇怪Alexey叫他留下来…

 

Viktar意识到自己去不了,放弃再劝Alexey,无奈地交出钥匙。

 

在远处,Alexey的脚步声越来越轻,Viktar透过第二层的窗户凝视着,看着车渐渐离去驶向牲口棚,他发现…街灯已经灭了。

 

车库门的吱嘎声回声响亮,引得栅栏里正睡的奶牛们动了动耳朵,睁开它们呆滞的眼睛好奇地观察着这个陌生人。一个身着厚大衣的高高的人影安静小心地穿过门缝,几乎没有任何脚步声,另一只手上,带着一张薄毯子。

 

干草堆上凹陷着一个人的身形,人却不见了。

 

嗯???现在很晚了,温度也低得只有8度。

 

“Petch…你在哪?”

 

起初,Alexey以为Petch在玩小孩子捉迷藏的游戏,但是在找过所有地方后,根本找不到他,Alexey开始觉得很奇怪。

 

虽然今晚没有雪,但是因为降了浓雾,能见度相当低。

 

Alexey翻了翻汽车后备箱找手电筒,想着真是要感谢Viktar一直坚持检查存货防止没有必需品。手电灯和车头灯向外照的光使得黑暗的四周变得灰暗起来。

 

他去哪儿了…那个醉鬼…

 

手电筒明亮的光照在地板上,Alexey更加细致严格地检查,才发现一个人凌乱的脚印…嗯…这些印在地板上的圆形脚印是什么?Petch到底干什么了…?

 

豪华奔驰缓慢地向前行驶,以便确保是准确地跟着脚印行驶。Alexey拿起电话,听着无人接听的提示音。他注视着前面的泥路,黑夜似乎越来越近了,几乎笼罩住了视线内所有的事物。

 

Petch…你消失去了哪里?

 

 

奔驰慢慢地刹了车,但是没停,因为Alexey已经发现了他正在找的人。正是因为小路分成了三支,脚印也消失了。

 

把手机贴近耳朵,他听到了混乱的拨号信号。

 

“…哈喽,Alexxxx。”

 

一个极度愉快的声音通过另一个手机传来,几乎让Alexey失控。但是Petch很快笑个不停,他开始给Alexey唱着心碎分手的歌。

 

喂喂喂…现在不是表演的时候啊。

 

“Petch,你在哪?”

 

“不知道啊~”伴随着笑声说着,“但是这很暖和Alexxxx…过来和我一起睡,这比牲口棚好多了。”

 

Alexey本来一开始想要责骂Petch直到他清醒的,但是,一旦回想起他已经喝了四瓶伏特加,并且奇迹般地仍然好好的,即使他在吟诵咒语,Petch也不太可能能理解所有东西啊,“好的,我怎么去你那?告诉我方向,我会过来和你一起睡的。”

 

Alexey想找到这个麻烦制造者的时候,他一定会全神贯注地看着Petch直到他清醒为止的!

 

“一个三岔路口?我怎么会不记得呢。”Petch转过来对旁边的人说。

 

“Hey,Jerry,我们曾经路过一个三岔路口吗?”

 

“…”

 

“哦,是这样吗?”

 

Alexey竖起耳朵仔细地听。“所以我走哪条路?”

 

“Jerry说当时太暗了,不记得了。”

 

Alexey仔细地看着交叉口,他注意到一个伸长的奇怪的标志在地上印着。

 

“嗯,介意我和Jerry说话吗?”

 

“Jerry。”Petch喝醉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响起,叫着神秘的陌生人。

 

“Jerry已经睡了,Alex,你只要快点就行,okay???”

 

Alexey恼怒地挠了挠脖子。喂!一直直走吧,是个死胡同,是个土豆地。更重要的是,那个醉鬼Petch怎么做到走路没有脚印的?这里到处只有一只牛的脚印啊。

 

或者他…?

 

那太荒谬了!

 

一见到这个泰国人不太大也不太小的身影,Alexey不知道该宽慰还是生气。他正骑在奶牛的背上愉快地、喝醉发酒疯地唱着心碎的歌。

 

车灯使得这个醉鬼意识到了什么,转过来看着,微笑着挥挥手打招呼,跟小孩一样。

 

“Alexxx…”

 

碰!!!

 

Alexey震惊害怕地丢下方向盘,急忙跑过去把这个重重地从牛背上摔下来的人抱在怀里,“Petch…Petch。”

 

滚下去的男人张开嘴吃了点灰,举起两根手指做出我很好的手势。

 

“P-Petch,你还好吗?你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圆圆的眼睛半低垂着,揉着脑袋感觉震荡的地方,蠢蠢地笑着。“一点点~”然后接近Alexey指着那边说,“嘿,你能不能把我带到Jerry那里?他说他会带我一起去旅行。”

 

“但是,Jerry是一头牛啊,Petch。”

 

“Jerry可以说话,他甚至可以说泰语,相信我。”Petch固执地坚持着,他自己起来离开脏脏的路面,跌跌撞撞地回到牛旁边,爬到母牛上,这个“红褐色丹麦人”给它自己取了个名字叫Jerry。

 

“Alex,跟着我,跟着我,我们一起去拍些照片,快点快点,Jerry它饿了。”

 

“你大晚上的要拍什么东西?”尽管有些生气地抱怨,但是Alexey还是默默地走过这条脏脏的几近漆黑的小路。

 

“Jerry说在这附近有一个漂亮的地方。是这样吧,Jerry?”

 

“Jerry还说你应该对这挺熟悉的。”你好像有点疯了。

 

“顺着这条路走吧,行吗?”

 

“好,好。”不想再说这个疯子了,也不想骂这个醉鬼了,Petch他疯了醉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放纵他自己吧。

 

“别走太快。”

 

“好的。”

 

“Alex。”

 

“怎么了?”

 

“今晚的天空很漂亮。”

 

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天空,Alexey不由得也向天空看去。只见星光皎洁,漫天璀璨。

 

“我想要时间停在这一刻…”那双眼睛里有些东西熄灭了。“但不管我怎么努力…事情从不像我希望的那样发展。”

 

Alexey只能看到他的脸的左边,看到他光滑的白色肤色。

 

哭了?

 

“因此,你必须要为我拍照!这是一个你不能拒绝的命令。”

 

呵!

 

现在他可是真的要哭了!

 

“Heuk…”

 

嘿,你在哭什么,你是喝醉了的猴子么?

 

“Alex…”当那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衬衫领子时,他的眼泪涌了出来。

 

“你…你…你在开玩笑吧?”

 

他在说什么“开玩笑”?

 

“因为…它太漂亮了…真的…太美了。”

 

他的脸上滴着一大串泪珠,一行一行地滑落。

 

Alexey温柔而迅速地把这些泪水从潮湿的脸颊上抹去。然而,似乎他抹得越多,Petch就越难过。

 

“Petch,Petch,亲爱的,你怎么哭啦,亲爱的。”他把他抱在怀里,贴着他的胸膛。

 

“听我说…亲爱的…”

 

“太难了…我做不到…不管我多么努力,我都无法做到。我很痛苦…我很痛苦,输给了像你这样的人!”

 

在这一分钟里,他无法确定Petch是否有一半的清醒。但他确信,他有足够的意识,大声说出他的真实感受,即使是通过流泪的方式。

 

“Petch…”

 

那只正轻轻擦去眼泪的手被推开了。

 

“没有必要为像我这样的失败者感到难过。”

 

Alexey叹了口气,换了种柔和的声调。“你越低估自己,你就会越失败。”

 

“你能不能把它擦一擦?你太关心别人了,而在我面前,你表现得就像我很可恶一样。

 

Petch用他的手擦去了最后一滴眼泪,而没有像个孩子似的把眼泪蹭在他的衬衫上。

 

“你想太多了,我什么时候对别人特殊照顾过?”Alexey简洁回答道。

 

“就拿Jessica来说,你太宠爱她了。”我愤愤不平地抗议。

 

“我是一个绅士,仅此而已。”

 

但是你对其他人那么无情,你他喵的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Jessica可是个人妖!”

 

“对我来说…Jessica是我最亲密的朋友的妻子,我不在乎她过去的性别。对我来说,她是一个有家庭并且有尊严的女人。我希望我尊重我朋友的妻子,就像我尊重我的朋友一样。”

 

他那双灰色的眼睛热切地盯着我,仿佛有某种力量使我无法移动。

 

“我对待Jessica的方式并不是别人用来攻击她的借口,你明白吗?”

 

“但是…”似乎,Alexey并没有在责备我。他只是在耐心地为我解释一些事情。

 

尽管如此,我的双颊麻木了,因为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我从不知道,你是Baum的朋友。我也不知道你们俩是亲密的。”

 

“还有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情,Jessica也必须为它们负责吗?”

 

“不。”

 

“那么,为什么Jessica应该受到你的情感虐待呢?”

 

“说那个对我做同样事情的人。”

 

“这是另外一个不同的故事,暂且先不提…你认为她被你这样对待是公平的吗?”

 

Alexey的声音仍然很平静,听不出有丝毫波澜。他耐心地等待着回答。

 

此刻,每一分钟都过得无比漫长,无比煎熬…因为我无法提供一个答案…

 

“Petch,你是她的朋友对吗?”

 

是的。

 

“她是你的朋友,对吗?”

 

是的。

 

“那么你们俩有什么不同呢?”

 

“她是一个人妖,而我不是。”话一出口,我就想扇自己两个大巴掌,这是多么愚蠢的回答!

 

“假如,Jessica是个男人,她剪短了头发,穿了裤子,有了女朋友,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你会怎么对待她?”

 

“可能就像一个普通的朋友。”

 

Alexey叹了口气,他的眼睛流露出失望。但他仍然保持着一种安慰的微笑。

 

“Petch,你的人生字典里是如何衡量朋友这个词的呢?我所知道的你,是一个在婚礼上会为了Jessica出头的人。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叫‘Petch’的人。但是你今天的答案让人很难过。Petch,Jessica不再是你的朋友了吗?”

 

对我来说…这些话仿佛一记重勾拳,将我重重击倒在地。

 

Alexey的眼里同时混合着希望与失望两种复杂情绪。

 

我愣在原地,很久,很久。

 

我不知道什么答案是正确的。

 

我该说些什么呢?心乱如麻。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声音仿佛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一般不自然。

 

“那么,让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对她来说,你是她最珍惜的朋友吗?”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

 

我很清楚地知道…

 

不是因为她是一个人妖,所以没有人愿意和我成为朋友。

 

而是因为我本身,所以才没有人愿意和我成为朋友。

 

事实上,Jessica很爱我。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倒带,我突然觉得非常感动。这些年,她总是尽最大的努力,陪伴着我。

 

当我第一次大学入学考试不及格时,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入学资格,陪着我。

 

当我找工作的时候,她陪我一起四处奔波。

 

当我和别人斗殴时,她甚至去恳求她的父亲花钱来保释我;尽管我自己的爸爸想让我在警察局喂一晚上蚊子。

 

当她要接受乳房植入手术时,她让我和她在医院过夜。

 

我却没有…

 

大约四年前,她想要结婚,我不同意。她就一直恳求着我,直到我点头同意,她才开开心心地去准备婚礼。

 

但我不是一个好伴郎。我本该拿起相机,为Jessica拍一组美美的婚礼照片。然而事实是,我对酒店的一个服务生大打出手,因为这混蛋嘲笑Jessica是变性人。老实说,我试着咬紧牙关不管他,想让它过去。但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了。于是,向那个混蛋服务生挥出拳头,同时,也把婚礼弄得混乱不堪。

 

然而,尽管有麻烦,你知道吗,当Jessica在我受伤的时候,她说:Petch。我为她拍的结婚照,这张照片,她在她的一生中从来没有看起来那么漂亮,谢谢我来帮助她的婚礼。

 

那时候,我感到非常感动,几乎哭了起来。无论我是多么的好或可怕,Jessica一直从未改变地爱着我。

 

是这个事件使我意识到…我喜欢拍摄肖像照片…Jessica的赞美给了我勇气…成为我的动力,推动我不懈训练,直到我终于成为了一个合格的时尚摄影师。

 

但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这个故事。因为这有些尴尬,我的灵感和毅力来源是一个变性朋友。

 

一个全心全意地爱着我,并且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一直没有改变的朋友。

 

就目前来说,我已经开始理解一些事情了。

 

变性人,女人,还是男人,这些重要吗?

 

为什么我不能拍好照片…

 

因为这个模特是我不赞成的性别?

 

还是因为我的心太狭隘了?

 

明天…我将把镜头擦干净…再给它一次机会,也再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重新开始吧,重新,再来一次。



未完待续……


前情回顾: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本小说固定更新时间为:每周一、三、五

翻译:老王、酥卷、老栗旬

校对:老海 银针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天府泰剧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