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明法29丨广莫曰:从《洞神上品经》奉教修真篇讲中华文明的未来

广莫先生 广莫曰 2018-09-08

广莫曰丨净明法

西方文明的基石是观念,而不是任何一种观念。

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当下,西方都同时存在无数种不同的观念,甚至还有许多观念彼此对立。

所以当我们开始评价观念,接受观念,甚至排斥观念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的文明基石中种下了观念的种子。

太上靈寶凈明洞神上品經


出《正統道藏太平部》依《淨明宗教錄》校對


奉教修真篇第六


  學道有基,升仙有梯。必知秘訣,方達玄微。身乃無所愧,心則無所疑。無為寂寞,夜冥靜思,五臟神君,壹壹騰飛。上造天樞,會要之司。過既無有,功亦可知。晝服日精,夜餐月液,魂魄澄鏈,自然有益。飛神三五,上朝天極,自然名達天魁。南北之君,以子之名,以子之身,引見於辰庭。天門不敢逆,天樞百僚迎。以此上蒙巨福,而後下積元功。書符召雨,叱咤雲風。生則遙授真職,死則正入仙宗。不墜惡道,不系幽司。身為上天真宰,管勾下界攸司。上光九祖,亦登無倪。下蔭九孫,皆有仙資。不受凍餒,自然福隨。無以吾言秘,不使人知。教我赤子,各改是以去非。念誦此經,以上升真。或為國王帝主,上消兵戈。或為父母、兄弟、親屬,預種宿緣。或為死者,以度屍形。皆得如意,以從爾心。爾心不退,可以學道。學道之子,謹奉吾教。



这一篇也没什么可讲的,或者说该讲的在净明法前面几部经书都讲过了。无非是强调神仙可学,给修士更强大的自信心。


接着上篇的话题,中华文明走到了如今的局面,我们该怎么做?首先,广莫认为现在的局面是可以逆转的,且最近三十年就是逆转的萌芽。中华文明已立足数千年,就如同汪洋大海,自我修复能力是极强的。一旦社会条件宽松,物质文明丰富,我们的老百姓就立刻陷入了对审美的狂热追求中。改开以后,这种审美追求又以对港台文化和日韩文化的追捧为代表。可能有许多道友本身更偏好欧美文化,听爵士,追英剧,并且还可能有点看不起对港台日韩流行文化趋之若鹜的同胞。事实上无论从人口规模还是群众力量的角度看,他们才是中国人的主流。追捧港台日韩文化,仅仅是因为人种相同,审美相近,这才是纯粹的审美。而追捧英美文化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对西方某种观念的认同感。


这是当下中华文化最具危机的所在。无论上层建筑,还是普通公民,我们或认同某些西方观念,或不认同某些西方观念,想要批判西方观念,希望创造出所谓的东方观念去对抗西方观念。甚至如果有条件还想要反向输出,这就中了西方文明的圈套了。


广莫并不是鼓吹一昧的反对西方文明,而是说对于先进科学技术,我们去学习研究的同时无视那些西方的观念,不把任何观念当做文明的基石和评价自我和别人的标准。科学技术是普世的,是跨越文明,种族的,和任何观念都不搭界。就如同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什么英国数学和中国数学,也不存在资产阶级物理和无产阶级物理。科技与煤炭石油一样,本身不具有任何文明属性。


再打个比方,假如我们到了非洲,看到一群黑人围着祭司唱唱跳跳,觉得他们跳的很开心,甚至还有点想参与进去。这并不说明我们向往并希望信仰非洲原始宗教吧。我们不需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跳,只要知道跳的很热闹就行了。同理,我们并不需要知道梭罗,斯宾诺莎或海德格尔的学说要表达什么观念,知道他们说了什么,能够启发自己,就足够了。



这方面,广莫就不得不提一个令国人又爱又恨的国家,扶桑之国日本。


不可否认,现在的日本是所有国家中最像所谓东亚国家的,是我们熟悉的这种文明保存最完整,影响在其国民中最根深蒂固的国家。日本人在维护着文明审美基石的同时,并不妨碍其在高科技领域的突飞猛进。结果是日本盛产各种形式的艺术家,文学家,比如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和石黑一雄,却没有任何一位上得了台面的西方体系哲学家。因为他们根本不屑于认真思考西方的哲学体系,更不屑于创造新的观念来对抗西方观念。


反过来说,日本对中华文明的认同和接纳程度,与西方文明相比是有本质区别的。火烧圆明园的是英法联军,因为英法对我们的审美基石没有认同,他们认为那就是清朝皇帝的一座园子,为了羞辱和惩罚大清国,就那么烧了。而日本曾经侵略了中国大片的国土,既没有火烧故宫,也没有火烧孔府,更没有毁灭中山陵。因为在他们的狼子野心看来,只要他们打赢了战争,这些文明的象征自然就是归他们了。


所以对于日本,韩国,越南甚至整个东南亚地区,不需要我们用武力去征服,只要我们国家强大富饶,精神文明成就碾压诸国,就会如同唐宋一样,自然而然的同化整个西太平洋地区,重现历史的荣光。这一切实现的前提是,我们要有如同唐宋一般的夷夏之辨,那就是以文化论华夷而非国籍和血统。


许多学者认为,现在我们国家的凝聚力主要来自于民族主义。广莫非常反对这种论调。因为民族主义的特征,要么是对其民族或者种族有清晰的认定,比如犹太人的母系血统论,美国对黑人的一滴血原则。要么是对于非本民族持强烈的排斥原则,比如亚美尼亚,阿塞拜疆。这两点特征我国都没有。我们仅仅是因为人口太多,而把移民门槛设的很高而已,而中华民族本身就是一个新造的,宽泛的,模糊的概念。比如说,我国有朝鲜族,蒙古族,俄罗斯族,哈萨克族,京族和景颇族,那么假如我们吞并以这些民族为主体的国家,是不是可以从中华民族的逻辑中寻求正当性?这个话题根本没得聊。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对于混血儿抱有的态度可能是全世界最宽容,最欢迎的,当然除了黑人。而假如一个人是中日混血,中韩混血,中越混血,甚至像卫兰这种中菲韩混血,只要是跟东亚混的,我们基本权当没混。而如果是和西方白人混血,我们就很喜欢了,比如明星子女刘诺一和姜一郎,老百姓都很喜闻乐见,但跟黑人混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说明,我们的标准依然是审美。混的好看怎么都行,混的不好看那就对不起了。


如果要问世界上最纯粹的单一民族国家有哪些,那一定是东亚的四个国家,日本,韩国,蒙古和朝鲜。后面两国暂时没有什么文化可言,先放一边。单说日韩,这样纯粹的单一民族国家,对其他民族的态度,其实也是非常包容的。韩国可以允许那么多中国练习生在韩国培养成偶像,捞金就是例证,而日本的入籍更是名为归化制度。


在日本,只要是在他们文化认同的领域有实力的人,就会备受崇拜,无论这个人是哪国人或者什么血统。比如围棋领域的吴清源,赵治勋,林海峰,张栩,分别统领一个时代,看名字就知道,他们完全不是日本人。相扑在2017年稀势之里晋升横纲之前,19年间所有晋升横纲的相扑力士都是外籍人,这也丝毫不影响日本国民对他们的顶礼膜拜,想给这些三百多斤的大胖子生猴子。现在的日本男子乒乓球单单靠纯华裔选手张本智和一人充排面对,他们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此种形式我们试试呢?


举这些例子,广莫是想要说明,假如我们要恢复天朝上国的荣光,恢复亚太地区的传统势力范围,除了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强大之外,更重要的是文化的绝对繁盛,审美的长足进步。当越来越多的人看《琅琊榜》《花千骨》,练书法学中文的时候,这些人所在的国家就必然出现越来越亲华的政府。这种影响方式本身也符合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和审美。


那么如果放眼世界呢?留待下一篇再讲。



声明:此公众号文章如非特别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联系本人并注明出处,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或群聊,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对广莫曰最简单的支持方式就是分享文章到朋友圈,感谢。

作者微信:xiyu605, 广莫先生。QQ群:435212005。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广莫曰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