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字真言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8-09-22

音乐资源加载中...

想要做成一件什么事,最大的阻碍是你的杂念。


在中国社会里这个问题好像要更加严重一些,因为我们每个人都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别人会怎么看我”很容易成为杂念中最大的一个,单纯升起这个念头,就足以打消大部分行动。我之前曾经天真地以为,“你高兴就好”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想法。后来才明白,这个表达在中国社会里并不代表肯定和支持,并没有丝毫“做你自己”的意思。事实上它带着浓烈的嘲讽和怀疑,真正的含义是:你去蠢死好了,你要敢死,我就敢埋。


没有什么“你高兴就好”,只有“我觉得你可以高兴,你才能真的高兴”。每个人都活在别人眼里,这就好比所有人都被拷在一根长铁杆上。其中任何一个人想要做点什么,比如说去小便,都需要征得同一根铁杆上所有人的同意,否则就无法步向厕所。真实的铁杆可以锯断,但是文化是无形无色的,反而无从锯起。就像拷在这铁杆上二十年,即便去掉了铁杆,一个人还是会在上厕所之前征求其他人的意见。


如果一个人想要做成一件事,人们会说他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为什么那么说?因为打起十二分精神也未必能够做成。那么在这十二分精神里,可以分出多少给杂念用呢?思考成败,用去两分;思考得失,又用去两分;思考别人怎么看自己,再用去四分。十二分精神里花到了八分在杂念上,用四分去做事,这事要能真做成了,要么是运气好得惊人,要么就是这件事情价值低得惊人。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都是用四分精神做事,用剩下的八分恐吓自己。


迄今为止,我在网上写字已经十八年。在这十八年间,我极少考虑自己的文笔如何,自己的文章如何,自己是否通过文字展现了我的中文功底,自己是否通过文字展现了我的思考深度。我也极少考虑其他作家、编辑、写手、文艺青年怎么看待我的文字,会不会一边看一边冷笑连连,洞穿了我不是科班出身,全是横练功夫的事实。简单说,就是我能写到今天,只是因为杂念少。


如果我在写任何一篇文章的时候,需要考虑上述任何一个问题, 那么我可能连一个字都打不出来。因为其中任何一个问题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思考,长考是因为其中任何一个问题都没有确凿无疑的答案,而我手头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想法对或者错,所以只能以空想对空想。于是时间流逝,最终一字未落。


对于我而言,想写一篇文章需要全力投入思考写什么。准确地说,就是想清楚文章的结尾。当我明确地知道文章如何结尾的时候,文章中前段应该怎么写就会自动浮现出来,把它们从脑海里抄下来就好。同时,保持对结尾的记忆和感觉,不要写到一半,写得太高兴就忘掉了,或者不幸地把结尾的情绪写反。那就会让我懊恼到想从脚开始,把自己整个吞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


单是想清楚结尾就已经耗尽了我的所有精力,我实在没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情。我心里升不起杂念,是因为我专注于写字这一件事,甚至忘记了我是谁。


而那些能做到杂念丛生的人,他们毫无疑问地比我精力旺盛,甚至可能比我更具想象力---这不是嘲讽,而是陈述。问题出在他们并不熟悉如何管理精力,如何合理控制想象力。同样的精力和想象力,如果是集中在一个点上,那么就能打穿一个面;如果是集中在一条线上,那么就能割开一个面。但如果对它们不加收束,任其肆意泛滥,那么它们什么都做不了,只是空耗时间而已。能空耗那么多时间,浪费那么多机会,还可以继续,说明精力比我旺盛;耗费那么多时间,浪费那么多机会之后,还可以思考,说明想象力比我丰富---换了是我,我已经想象不出别人还能换什么新方式看低我。


关于训练如何控制自己的精力,世间有许多方法。总体而言,就是逐步培养习惯和信心的过程。从完成一件小事开始,一点点培养自己的信心。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每天刷牙洗脸,种花养草,集邮剪报、洗碗拖地这样形形色色的小事。它们都带有一点点困难,都需要克服一点点惰性,都需要耗费一点点时间,最后赢得一小点点成就感。如果能在全过程里,保持对自己正在做什么的清醒觉知,那么,就能获得完成一件事的完整感受,同时完成一次保持专注的训练。这样反复训练,消耗精力就会变成一件可以控制的事情,而且自己能明确预期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当一个人明确地知道结果为何,他就能一次又一次抵达。在这种反复抵达的过程中,他提升了利用精力的效率,也能更长久地停留在专注的状态中。最后,所谓“进入做事状态”就会成为一种习惯。


合理控制想象力要复杂一些。杂念如果没有配合丰富的想象力,其实是无法在脑海里上演太久的。因为你需要大量思考一些假设的状况:事情做成了会怎样?做败了又会怎样?我可以从中得到什么?潜在的风险又是什么?这些事情不可能只是空想,人的想象力会给这些想法配上具体的场景,里面甚至有具体的人,脸上带着非常明确的表情,配上你给他们精心设计的台词......这样一来,一个人同时担任主角、编剧、导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内心戏太多”,想象力太过丰富,一个人已经以自己为主角,拍出了一整部电视连续剧。


我执,这就是我执,对于自我的贪恋。无论是思考成败,思考得失,思考别人怎么看,这些想法的落脚点其实都是一个:我会怎样。成了我会怎样,败了我会怎样,得了我怎么花,失了我怎么补,别人这么看我我该怎么办?因为对自我极度贪恋,所以心念就会始终围绕自己转,无法集中在体外的某一个点,某一件事上。而碰巧这个人想象力又很丰富,他就会利用这种想象力构思种种想象中的状况,种种根本没有发生的可能。因为这些状况和可能都直接关乎自身,哪怕只是想象出来的,所以它们就变成了饲养自我的养料。自我对一切和自己相关的事情拥有强烈的兴趣,你能编造出一百件,它就能吃下去一百件;你能编造出一万件,它也能轻松全部吞食。在吞食过程中,自我会产生极大的满足,因为它感觉这个物质世界的一切都和自己有关,都围绕自己展开。自我安住其中,欣然于一切环绕的感受,就像是在开演唱会。


对于自我的贪恋很难去除。这里提供一种方法,当你开始陷入幻想,当你开始陷入狂想,当你开始担忧,当你开始自我怀疑,当你陷入自我否定,当你开始想象他人看待你的眼光,请反复念诵我给你的这个四字真言:


这事要成了,我该多快乐?---去你妈的!

这事要败了,我该多难受?---去你妈的!

我要得着了,我该怎么花掉?---去你妈的!

我要失去了,我该怎么弥补?---去你妈的!

他们会鄙视我吗?---去你妈的!

他们会看穿我吗?---去你妈的!

他们会无视我吗?---去你妈的!

他们究竟会怎么看我?---去你妈的!


请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个四字真言。这些纷纷扰扰的念头无形无质,其中没有一件真的发生。但是,你喊出的四字真言却会震动空气,在墙壁之间反射,是真实存在的。如果你喊得足够用力,你甚至能听到钢铁一般的回声,在你大喊和听见之间,你的念头会有一瞬间被彻底打断。那些之前看起来需要你一一思考清楚的重大问题,在那一刻突然烟消云散。请记住那一瞬间的感受,那就是你要的东西。


然后,你就可以把你的十二分精力全部用去做事了。


题图摄影:silviarita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往期回顾:

我的首页谁做主

请尊称他“庭上”

周二搞事情:饭爷×和菜头(卖完了,别点了)

为什么玄幻剧会扑街

致“老读者

云腿月饼二三事

黑猫兄

当你看着地球

你会买新版iPhone吗?

中秋礼包使用指南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好吧,我不用考虑其它作家怎么看我的问题,主要原因是他们骂不过我。



云南油浸鸡枞持续热卖中:

点我访问和菜头特选商铺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