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佛城 21世纪科技打造的地狱该拆了

高流 马前卒工作室 2018-06-12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四川省西北山区,甘孜州洛若镇东侧喇荣沟,自封的世界最大佛学院——喇荣寺五明佛学院坐落在山谷里。


敢于自称世界最大,五明佛学院的视觉冲击感确实很令人震撼。引发无数摄影玩家和ps高手轮番前往,帮助它扩大影响。更多的佛学居士蜂拥而至,捐钱捐物,以求和上师共同生活数年(月)。在他们看来,这片从荒野中冒出来的诡异建筑群,本身就说明了宗教的力量,说明了自己为宗教奉献金钱“很值”。所以色达佛城在物质上和声誉都不可侵犯。

"美颜效果”的五明佛学院


实拍效果.....也很震撼 


2016年,网络谣传“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被强拆”,从《纽约时报》到加拿大议员,再到国内部分宗教社区,都为“强行拆除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消息哀鸣,“要求”中国政府“保障色达佛学院学员人身安全”。


很遗憾,色达只是接受了轻微的整改,一直存活到今天。


1
五明佛学院进化史


色达的核心是喇荣寺五明佛学院。 藏语“色达”意为金马,“喇荣”意为“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五明”即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内明,是佛教从古印度继承的五门学问。


上世纪80年代初,红教喇嘛晋美彭措在色达县喇荣沟创建了仅有一座木屋、32名学员的“学经点”。1985年5月19日,色达县政府追认了“喇荣学经点”的合法性。199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题词: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是全知班禅仁波切悦意批准建之,至今已有五年历史,在此过程中发展壮大,特祝吉祥如意。将来继续爱国爱教,培养能为人民服务之有用人才而努力奋斗。”


高官批示为色达教团提供了肆意发展的资格,1997年,由甘孜州宗教局报请四川省宗教局同意,“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拿到了了官方身份。


90年代初的大多数时间,五明佛学院的规模在两千人左右,其中约五百人是来自城市的汉族佛教信徒(爱好者)。1999年,五明佛学院自称有八千多人,经堂7座,食堂、医务室各4处,小卖部5个,车辆27部,电话80台。

 

1999年佛学院副院长增加措活佛打电话


然后……


由于五明佛学院违规开展跨地区大型宗教活动,无序招生部分男女老幼、民族、文化程度,管理混乱,僧房乱建,环境卫生恶劣,引起党中央高度重视。四川省委自1999年开始对五明佛学院进行整顿,一直整顿到21世纪初。2001年底,五明佛学院整顿初见成效,清退了不合格学员,拆除违章建筑,完善了学院和寺管会规章制度,加强了寺管会领导班子建设……


2
速成法门


五明佛学院快速扩张和被整顿的原因完全一致——批发藏密精神套餐。


整顿后的五明佛学院4年即可毕业。如果你没有在高寒山区住4年的时间也没关系,这里提供“网络共修”。所以在色达山坡上留影,在简易房住上几天,成了文艺青年藏区旅行的重要插曲。

 

五明佛学院招生简章


当然,也有不少虔信者真的一住数年,带着“官方”学位离开,听起来也代价不小,不比正规大学差。但……最好还是看看藏传佛教“主流”学制。


作为藏传佛教主流的格鲁派(黄教):其哲蚌,色拉,甘丹作为格鲁派最具权威的三大寺。按照其标准程序,修完显宗五大部基本经书需要经过十六次考试——每年仅有一次考试机会,考试资格还需要花大价钱购买。除了少数活佛,最快十五年可完成显宗学业,但实际往往要花费二十年以上。然后才有资格学习密宗。


与之相比,五明佛学院只需要4年就可以尽览藏传佛教奥秘,别家的喇嘛庙可没这么“正规”的速成套餐哦。


3
现代肿瘤


作为藏传佛教中少数:宁玛派(红教)的现代变种,短平快的速成培训模式为色达吸引了大量人流。古代的宗教领袖为什么没想到这种传教模式呢?


因为藏传佛教的传教区域是高寒山区,除了拉萨河谷外,根本没有集聚大量信徒和僧侣的条件,所以教会“宁缺毋滥”,优先培养少数高级僧侣,用来重点说服贵族,对大众制造神秘感。其余大多数喇嘛都只是低级杂役而已,根本无缘“学术”。21世纪的中国已经是工业化国家,一小部分信徒带来的现代财富就能在荒野上养活一个城市,政府从人道主义角度提供的一点基础设施就能保持几万人居民点的秩序,所以才会有色达佛城这种怪胎。


前面提到90年代的色达只有2000多人,90年代末不到一万人就被整顿。所以,摄影作品中铺满山坡的“壮观”宿舍区,绝大多数是21世纪的产物。更准确地说是最近10年的产物。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317国道全面整修。随着国家大力投入财力人力物力进行灾后重建,色达县才设立健全的森林武警、消防建制,才有钱为色达这种荒山建设基础设施。有了市政供水与供电,有了便利的道路,五明佛学院才真正进入快速扩张进程,一度达到五万人规模。


 五明佛学院是一个近到只有几年的宗教“奇观”…


 洛若镇区与喇荣寺五明佛学院空间结构关系图


为了解决五明佛学院几万人的供水问题,色达所在的洛若镇要专门报批配套供水工程:


 洛若镇供水工程现场


4
火火火


色达的僧侣居士们狂热地欢迎现代水电管线等生活设施。2013年以前,色达县电力始终依靠县内的3座小规模水电, 2014年底色达县才正式并入主干电网,能够为佛学院提供充足的电力,色达山区的用电量骤然上升。

 

遗憾的是,宿舍区内部的电网并不适应如此强劲的电流,之前乱拉的电线密如蛛网,安全设施近乎为0,一旦总用电量上升,线路起火就是必然结果。


2014年1月9日夜,五明佛学院燃起大火,惊醒了数万棚户旅游文化爱好者:


人民网成都(2014)1月10日电 1月9日19时50分左右,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五明佛学院觉姆(尼姑)经堂后方扎空(僧舍)发生火灾。截止到10日凌晨1时50分,火势成功扑灭。火灾造成150余间扎空(僧舍)损毁,20余名救援人员在扑火过程中轻微擦伤,无人员伤亡。


火灾发生后,色达县立即组织公安、消防、干部职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组织扑火和僧尼自救;随后,附近乡镇干部职工、农牧民群众、民兵分别赶到火灾现场开展扑救,扑火力量近6000人。


五明佛学院“扎空”(僧舍)属木质结构建筑且间距较小,由于天干物燥,火势迅速蔓延,加之气温严寒、道路结冰,救火难度非常大。在救火过程中,色达县投入消防车辆3台、抽水管2根、灭火器若干,450余名专业扑火人员参与扑火。炉霍、壤塘等县公安消防部队也派出消防官兵、消防车到达火灾现场。到23时50分,火势得到有效控制;截止到10日凌晨1时50分,经过6个小时的艰苦奋战,火灾成功扑灭。



 火灾场面也很有宗教“奇观”感……


与某动画中一幕颇为相似 


建立在柴禾堆上的五明佛学院并非直到2014年才失去“佛祖保佑”。事实上在佛学院学习的居士统计过,近年来,学院内已经发生了大大小小9起火灾。“神仙”也得遵循人民政府的法规。


 当地公安协调火灾扑救场景


火灾原因不仅仅是电力线路,从建筑学和规划学的角度看,哪怕用最低等的标准来衡量,色达宿舍区也不可能符合标准。再加上木制建筑唐卡、经幡、幔帐、哈达,一次最小的火灾也可能送几万人去天堂。


 电线错乱如蛛网


绝大部分棚户为木制+彩钢板屋顶


按国家现行规范,木制建筑耐火等级为四级,木制建筑之间的防火间距应满足12米。不按国家法规执行建设,“佛祖”也摁不住火灾隐患:



最后,还得政府掏钱进行消防设施建设,才避免几万人在祈祷中变成烤肉:

人民网成都(2014年)9月30日电(记者 郭洪兴 通讯员 黎祯)记者从甘孜州公安消防支队获悉,四川省人民政府日前正式给甘孜金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下拨了“今冬明春”火灾防控资金1000万,用于五明佛学院内部老旧电器线路改造,消防水池修建、消防器材装备购买等。

据了解,为把专项资金用在刀刃上,甘孜州消防支队先后3次派出工作组赴五明佛学院开展实地调研,会同色达县和佛学院相关人员共同对佛学院四大片区主要火灾隐患、交通水源情况等进行了全面摸底排查。

然后,对佛学院存在的急需解决的消防隐患和整改中存在的困难形成专题报告向甘孜州委政府主要负责人汇报。就色达县因特殊高原气候施工期即将结束无法施工的实际,由甘孜州政府统一协调发改、城建、财政等部门出台专门意见加快相关项目的审批和施工工作,力争在冻土期来临前完工。

据介绍,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由色达县政府负责新招募15名专职消防队员组建政府专职队,色达消防大队抽调执勤分队7名官兵会同政府专职队、寺庙义消队组成防火巡查力量,并为政府专职队紧急采购20吨供水消防车、大功率水罐消防车、手抬机动泵等器材装备,落实住宿房屋并修建4个达到防冻保暖条件的临时消防车库。根据佛学院冬季水源冰冻情况,拟在10月25日前,新建共计750立方米的3个消防水池,修建3个取水码头,并购置3000平方米的防火幕布和移动消防软体水箱,确保消防水源充足。


2014年,屡发火灾的五明佛学院进入了整改期。政府希望将五明佛学院居住区划分成间距足够大的稀疏联排宿舍。但在国际媒体恶意攻击下,以及旅游文化爱好者的舆论吵闹下,进度并不令人满意。


 整改规划


 2017年5月,经过初步消防整治后的色达五明佛学院,密度仍然很大


5
地狱之门


包虫病是是棘球绦虫的幼虫寄生导致的人兽共患病,潜伏期可以长达30年,在藏区是比癌症还要恐怖的疾病(图片恶心,好奇者自行搜索)。除了手术摘除或大剂量用药,没有其他有效的治疗方式。包虫病高发于高山草甸及气候干旱寒冷的地区,川西北正是重点地区。在这里突然涌进几万人口,洁净水源与污水处理都满足不了需求,包虫病随时都可能大规模爆发。


不过,和另一项“生物景观”相比,包虫病的威胁倒是可以忽略。


土拨鼠属于草食性动物,但也可以在饲养条件下表现为杂食性。色达坛城、天葬台附近与金马草原都有土拨鼠高频率活动,吃游客喂养的食物,也吃血肉。土拨鼠分布密度迅速超过了自然状态几十倍。


 土拨鼠喂养网络图


高海波草原植被生态非常脆弱,过剩的土拨鼠对草甸破坏力很大,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也很难修复土拨鼠带来的土地沙化问题。,但为了吸引外来游客,国内很多地区都为能对草原啮齿类动物进行灭杀,靠佛教吃饭的色达佛学院更不会作这种事。如果不快速推平色达佛城,4000米高原上的佛教荒漠会成为草原永远的伤疤。


但土拨鼠的杀伤力远不止于此


对于定居人类而言,千年以来的传染病冠军必定是鼠疫。中国甲类传染病编号中,“一号病”是鼠疫的默认代称。中世纪黑死病不去说它,1910年,即便有全面焚烧作为对策,哈尔滨还是在几个月内病死6万人。2014年,玉门市出现一例鼠疫,数千武警迅速包围城市,隔离了整个玉门老市区,唯恐有一个病人进入外地。


幸而鼠疫源头往往在人口稀疏的草原。在正常草原生态下,啮齿类动物受环境调节,没有高密度群落,疫病传播率低。只要加强防疫,不会制造严重事件。但佛教居民一方面喂养土拨鼠,另一方面把狼、豹等土拨鼠天敌吓到了更偏远地区。色达因此形成了罕见的密集人口与密集土拨鼠群落共存的局势。


色达县鼠疫疫源调查,蚤类宿主统计


考虑到这些密集人口流动性极强,色达可以说是一个迟早要爆炸的生化炸弹。如果不幸爆开,整个中国都承受不起这个代价。。


鼠疫检测情况


6
怪胎必须消灭……


荒原上出现漫山遍野的高密度棚户区,这的确是一个宗教奇观。但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奇观”,原因不在于喇嘛佛法高深,而是现代社会提供了供电供水与道路,才能养活几万名不事生产的信徒。


更重要的因素是此地以宗教名义践踏了法律。而有现代基础设施的法外之地素来盛产建筑“奇观”。比如香港强拆的“九龙城寨”,因为香港官方没有司法管辖权,从而自发形成了人类历史上人口密度最大的贫民窟——每平方公里190万人。从社会学角度说,九龙城寨和色达佛城是一路货色,前者起码还有点建筑学考察价值,后者就只剩下破坏环境了。



由于藏匿太多罪犯,香港政府在1993年忍无可忍强拆了九龙城寨。以信仰和金钱的名义,色达佛城暂时还能蔑视法律,但只要这里(必然地)惹出点灾难性事件,色达佛城被推土机埋葬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期待这一天早点到来。


谢谢各位阅读本文,马前卒工作室将给大家带来更多精彩原创文章
欢迎加入本公众号读者QQ群:73419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