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杨超越就低俗了?

表妹 Sir电影 2018-06-10

对。


今天,表妹出道了。


这个号,只说女生的私房话。



比如今天,就从表哥绝不会说的这个话题开始——


这段时间,每逢周六,热搜一定爆。


为一个节目爆。


比如昨天,#杨超越车祸现场#。



连不看101的表哥都从微信发来这段视频。


| 时长:10秒 |


确实,耳朵流产了。



但一直在追《101》的表妹,在节目里听到这段带着哭腔的清唱时,却笑不出来,甚至, 有点难过。


杨超越大概是全101上热搜次数最多的女孩了。


一天七个热搜,我不信全是买的,尤其是“实名diss杨超越”。



杨超越为什么成热搜常客?


娱乐圈第一定律嘛:最被捧的,也最受踩。说白了,捧踩,都要追着热气。


发现没?《101》点赞榜前三位自成山头。


点赞王,孟美岐专属;季军,“宇宙少女”吴宣仪专属。


亚军 = 流量王


场外呼声最高的杨超越、王菊轮流坐庄。



孟美岐实力无人能杠,牢据山顶位自不必说。


精彩在她身后的排位:吴宣仪、王菊/杨超越,看似八竿子打不着,其实有一个共同点:实力不匹配排位。


尤其看完昨天那期,表妹憋着好多心里话。


感兴趣的,我们借一步聊。


话题,《101》三个被“曲解”最多的小姐姐。话题人物依次是:吴宣仪、王菊、杨超越。


注:部分内容可能引粉丝不适(没办法我只能写我相信的东西)


先说吴宣仪。


吴宣仪和王菊,是“死敌”。


如果记性好,你们可能还记得两周前那次公演——场内各自闪耀;场外王菊血屠


当晚的粉丝打call榜,王菊(76万+)甩开金字塔顶端的吴宣仪(35万+)一个身位,碾压公认实力C位孟美岐(29万+)


“逆风翻盘,向阳而生



很多人咂舌“活久见!”


可是,事情的风向早就变了呀——


公演结尾,王菊说出“你们手里握着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那一刻,女团创始人(101观众)心里,吴宣仪就正式走下王座了。


为什么?


因为王菊“百里挑一”,而吴宣仪,只是“千篇一律”。


一位“菊内人”留言


可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pick王菊等于价值高级,吴宣仪等于审美俗气?



确实,吴宣仪是“流水线包装精美的女团”。


硬件没在怕的,外貌出众;厂牌响亮;出道已久。练习生们都仰视她:“我的理想”


她是这三人中最具“星味”的一个,谁跟她站一起,最后都会变成“吴宣仪和她的伴舞们”。


出场。


脚踏星辰,走路带风,身后皆沦为配,山呼影从。


孟美岐就没有她那种镜头感


入座。


出大事了

宣仪好漂亮哦



她坐哪,哪里就是王座。


这就是星味,没道理可讲。


偏偏还声、形、舞、颜俱佳,说她是“现今女团完美偶像范本”,没人反对吧?


连表妹都被她的wink撩成蚊香


但任何事情,做到极限,即是局限。


吴宣仪的优点和缺点其实是同一个,她太完美了,完美得那么标准,标准得那么像包装。


吴宣仪的误解,正来自于我们对标准的轻视。


好像标准是被赋予的,标准是没个性的,而忘记了,要达到这一标准,中间所必须翻越的高山大海。


一个小冲突很能说明问题:


第二次公演前,吴宣仪队舞蹈进度很差。在导师王一博眼里,队长吴宣仪的熟练度甚至不如队员。


队友们忙帮着解释,“之前的排舞老师改了好几次动作”“昨晚搬寝室”……


吴宣仪自己认栽——对不起,老师。


王一博气头上发难:“要不要换个队长啊。”


吴宣仪很平静地,“好。”



她是真的认栽吗?


怎么可能。


事后面对镜头,她流泪了,但这委屈一闪而过,接着就是一句清清楚楚的:


我今后肯定是要拿实力去跟他讲话的


这眼神就值得一品


或许这才是吴宣仪的真正动人处——


为人处世的高度实干性。


练习不勤的小尾巴被王一博抓住,她有像杨超越一样崩溃大哭吗?没有。


有和队友一样找很多理由吗?也没有。


就一个字,


练习生就应该这样

就是练习、练习,然后吃饭、吃饭,睡觉、睡觉



练到什么程度?


肉眼可见的出挑。


同台演出,相比队友一味的柔,她多一剂干练、挺拔。



为什么吴宣仪总是比别人多那么一点味道?


秘诀似乎在头发。


Yamy说:“我本来很猛地跳(甩头),但宣仪跟我说,你不用那么用力,你可以稍微动一动你的头发,像这样(甩头发)。”



每一根头发丝,都被吴宣仪分派了魅力值。


我的圭圭,这等四两拨千斤,哪里是一般二般的练习强度能摸索出来的?


我们pick吴宣仪,难道不是因为——


拿着好多轻巧通行证,却选择扎实活法的她那个人?


这么说吧。


吴宣仪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弱。


她的外形有多糖果色,内里就有多硬邦邦。


不信你听她说话:娃娃样、娃娃音,但一开口就是一堵厚实的墙。


有上有下

连这点都承受不了的话

就不要再说自己要追求梦想了


吴宣仪第一次退列第三


这,绝对不是所谓千篇一律的包装美。


接着说王菊——


她呼啸而来,裹挟着一整套高度自洽的行为逻辑。


王菊对《101》是意外,《101》对王菊却不是。


她已经等待太久了。


参加《101》前,她在热依娜签约的公司做模特经纪——还是从外勤、助理经纪、经纪人一路熬上来的。带外籍模特去面试、拍摄,碰上模特睡过头、惹客户生气……都是她必须搞定的事。


总之,她见过的世面、长过的情商是温室小花们无法想象的。


王菊在《101》示范各类模特的拍片路数


有媒体采访到她面试模特公司时的HR:


王菊当初进英模的初衷也是想和演艺圈接近一点,期待某一天能有个机会之类的。英模的同事都知道她喜欢跳舞,于是,等所有人面试《101》结束后,王菊主动提出,“导演我可不可以试一下?”


一切就像王菊开场白里说的——


“我过去十年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今天。”


十年一梦,大概只有勾践才懂这梦有多烫手。


当她出现在《101》,圆脸、黑肤、微胖,台风凌厉。



打量她的眼光很多:


“有点被吓到了”“那种要夺得一切的感觉”……


甚至,“不是很少女。


这就对了。


王菊压根不想做少女,人家是“老娘”;


她来也不是试试的,人家就是来“抢”的。


15岁,女团训练的黄金年龄;15岁,王菊因使用激素治病而身材走样。


25岁,她才得到《101》……旁听生的机会。


个中滋味谁懂?


抢?


自然要抢。


抢印象。


第一次单人表演,她抢在第一轮。第一轮,评委老师印象最深的一轮。



抢歌词。


第一次组内训练分歌词,高潮部分队友刚开口。王菊大方地笑:“(这段)我也喜欢”。



抢镜头。


公演时,王菊所在组险胜。所有组员团团抱住,哭成一团。只有王菊,身体属于团队,灵魂属于镜头。



抢,燃烧她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她对自己想要的十分清楚,于是锱铢必较。


面对命运的馈赠,同台的小妹妹们谦虚摆手。


王菊不会。


她只会直着眼睛跟命运伸手。


吴芊盈:我没想过是我 没想过 要说什么

VS

王菊:我还是想留在这个舞台上 我还有梦想没有完全实现



可回过神来,今天的王菊已经背上了太多价值:


她代表中国女团的“重新定义”。代表独立、能干、关爱、优雅的“IACE女孩”,甚至,代表“不出错”的高情商。


鹅厂给的每次发言机会都是一堂“菊姐情商课”,《菊老师教你好好说话》。


黄子韬:为什么选这个?

王菊:选***(节目赞助商品牌)还需要理由吗



王菊的优点和缺点其实也是同一个,她太上进了,上进得那么政治正确,政治正确得有那么一点点无趣。


王菊的误解,正来自于我们对正确的推崇。


好像正确无所不能,正确无往不胜,而忘记了,当正确成为你内心全部的声音时,你也就成为一具被抽干的躯体。


可能话说得有点重。


但表妹看了这么多期,对王菊印象深刻的,不是网上种种逆袭的光环时刻,是这个——


当时因为有人退赛,王菊是被候补进来的。


因为如此,她穿的并非“标准性”制服。


她听着别人的欢声笑语,频频点头,但这点头,礼貌多于赞同。


她当然是苦涩的。


而这苦涩中,又带有袒露灵魂的失神。



这一刻让表妹心生惆怅,也许坚定地追逐梦想势必伟大,但步履不停之余,我们也应该更多地叩问内心,善待自己。


今天看来,如无意外,王菊应该终于收获她想要的成功,但这成功于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成功之后,如何应对随之而来的空虚,表妹以为,这是王菊演艺生涯下一步的难题。


好了,终于轮到最受争议的杨超越。


先说结论吧,杨超越才是最代表《101》梦想精神的一位。


杨超越的出现,几乎是《101》其他100人“死敌”。


论美貌,她不属前列;论实力,她更排不上边;但就是这么一个全是槽点的人,竟能冲到亚军。


——上周六排位赛,杨超越一路被扶上Top2宝座,实力菜鸡的她,仅在孟美岐一人之下。


这,凭什么?


凭什么,这三个字几乎贯穿了杨超越的每一次晋级。


比如昨天最新一期,杨超越几乎每一次表现,都是黑洞。


唱歌。


队友卡点靠数拍子,她靠记歌词。



跳舞。


队友跳舞抬头挺胸,肢体舒展。


杨超越呢?


跳起舞来不得要领,像从事一项体力运动,像在打拳。




但她有什么办法呢?没学过乐理知识,没受过形体训练。她本来就是“村花”出身。


初中毕业、三流女团不正规训练生、不知名网络女主播。连走上女团这条路,也是为了争得每月2000元的生活费。


所以啊,零起点和正规军怎么杠?


可是这样的零起点,偏偏被架到了高点。


你们让她本人怎么想——


孟美岐是靠底气和实力站那里的

我自己很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可我现在就是变成了所有人注意的焦点

我必须要逼自己成长


站在台上的时候,粉丝越是高呼她的名字,她越是哭着道歉:


对不起。



你们看到的是杨超越的运气,但表妹看到的,是她的吃力


她太不自量力了。


这种不自量力,我甚至想到《喜剧之王》的周星星(尹天仇)。


第一次看《喜剧之王》,表妹看的是一出励志剧(尤其对比主演周星驰当时成就,更像是对过去艰苦的唏嘘)。


但随着年纪长大,再看多几次,表妹越来越发现,这就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


一直梦想当演员的尹天仇,真的有当演员的资质么?


其实没有。


他既没有天分,也不懂世情。


片中有一幕,他跑龙套,戏份就是一个路人甲被杀了,但他硬生生地为这个人物设计许多心理活动,摆拍来摆拍去,就是不去死。


这当然是敬业。


但这种敬业,某种程度,就是对其他人的不敬业。


如莫文蔚对他的训斥,“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


换言之,尹天仇的悲剧在于,他对自己认知的错位。



这样一种不自量力当然是可笑,但可笑之后,我们又有共鸣。


谁不曾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地追求梦想呢?


杨超越,不就是另一个梦想与现实割裂的承受者。


吴宣仪的硬件对她来说太奢侈;王菊的软件于她也遥不可及,但她就是想赢。


即使她对梦想(演艺圈)的认识是肤浅的,即使她如今的努力和成就并不匹配,但她的梦想和努力,也该得到尊重。


“这是她的缺点,不是黑点”(大意)。


表妹无比同意这句评价。


如果说吴宣仪迟早会出道的人,王菊是那种一定会通过《101》这样的选秀节目出道的人,那杨超越的成名,更像意外。


这种意外既是幸运,也是不幸。


就好像一般人不忿她,但圈内人,其实心疼她。


“粉丝喜欢她嘛,她压力太大了。”“她心不如愿吧。”“她很想努力,可是她真的能力有限。”



换言之,如果吴宣仪、王菊的前路已然被写定,那杨超越的未来,仍是一片迷雾。


她是捧得越高摔得越狠?还是从此扶摇直上?


她一只脚肯定跨入演艺圈了,但跨入之后,是福是祸?


目前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杨超越必须更快,更撕裂地成长。


一名菊内人曾这么总结:


“吴宣仪是老师宠爱同学都喜欢的甜甜班花,杨超越是平时平常无奇但关键考试走大运的人,而王菊,是噙着眼泪在课桌底下偷偷攥起拳头的每一个努力、勤奋又依旧平凡普通的我们。”


这话第一次听很对,但仔细想想,并不准确。


这太非黑即白了。


班花要做到一直让老师同学宠爱,不可能是一直靠甜甜的。


偶尔考试走大运是可能发生,但演艺圈(人生)可不只是一次考试。


而,每一个课桌底下偷偷攥起拳头的努力、勤奋的人,一定不会永远普通。


说白了。


每一个梦想的实现,都是天赋、实力、运气的三位一体。


实现是小概率事,实现不了才是常态。


正因为如此。


吴宣仪、王菊,杨超越都不是谁的敌人。


对每一个成功心存善意。


对每一次失败心存敬意。


他们,也是我们。


最后的最后,再再安利表妹个人号。


和表哥同一屋檐并肩作战两年,进能码字,退能采访,终于,等到表哥这一句,你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好人家……哦不,好时辰出道了。


于是我有了自己的地盘,快扫它——


和表哥专注于电影不一样,表妹这里会更好玩,任性。


最热的剧、最甜的瓜、最好看的人(害羞),一样也不会少。


业余追剧,职业吃瓜。


扫一扫,表妹等你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已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