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王国史:足球为什么对巴西如此重要?

最远云 最远云 2018-06-11

音乐资源加载中...


巴西成为足球王国,不过是近百年的事,足球传入巴西的时间甚至比中国还要晚


毕安

边德志

1873年,现代足球由两名德国传教士传入广东五华县长布镇元坑村,拉开了中国与现代足球百年际遇的序幕。


多诺霍

20年后,一位染料专家托马斯·多诺霍从苏格兰来到巴西,在里约热内卢的班古一家纺织工厂工作。


1894年4月,这位来自英国伦弗鲁郡巴斯比的苏格兰移民组织了有记载的巴西足球史上的第一场比赛


查尔斯·米勒

六个月后,公认的“巴西足球之父”查尔斯·威廉·米勒也组织了他的一场足球比赛。


不过无论是多诺霍还是米勒,他们都并非是最先在巴西这片土地上踢足球的人,大约从19世纪70年代起巴西国内就已经有人开始踢足球了。


只不过人们踢球仅仅是为了娱乐,并不注重足球规则的运用。

查尔斯·米勒之所以被奉为“巴西足球之父”,主要在于他对足球这项运动的推广和规范化。


米勒1874年生于巴西,父亲是苏格兰人,母亲是英裔巴西人。10岁时,米勒赴英国南安普顿学习,在那里培养出对多项体育运动的兴趣,其中包括足球、橄榄球、网球等项目。


当他1894年返回巴西时,行李箱里携带着两个足球、一本讲述足球规则的小册子、一双球靴、穿过的队服,以及一只打气筒。

米勒带来的不仅有足球的规则,还有技术。


在足球起步期,英格兰南北的足球风格迥异。南部因为天气相对温暖,短草地更低,因此南部的足球运动,盘带和过人都比较多。


北部因为更加阴湿,像曼彻斯特等地区,降雨次数和降雨量都很大,风速也极快,场地总会泥泞不堪,因此北部的足球风格传球要更多。


米勒学习的南安普敦正是位于英格兰南部,因此巴西人认为,他们的足球之父查尔斯-米勒,正因为是在英格兰南部接触这项运动的,才将注重个人技巧、脚下控制、人球合一等技术风格传播到了巴西。


查尔斯-米勒给巴西足球留下了太多丰厚的财富。他一直保持着和英国足球的沟通,此后南安普敦和科林蒂安访问巴西,都和查尔斯-米勒的联系以及安排相关。


这两支球队的到来,让巴西人真正认识到了现代足球团队竞技的风格。巴西葡萄牙语里一些足球术语,例如Chaleira这个词,指的是脚后跟灵巧勾球,就是以“查尔斯”(Charles)命名的。


尽管人们总是说足球无关政治与种族,但在巴西,足球却从未离开过它们。


足球虽然在巴西生了根,但当时只在精英阶层中流行,因此它的社会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直到足球降临巴西前的几年-1888年,巴西才废除了奴隶制,是西方世界中最后一个。


奴隶们虽然自由了,但巴西主流社会依然很难真正接纳他们。精英们对于奴隶解放的现状感到难以接受,他们依然试图把非洲裔排挤在主流社会之外。


奴隶制被废除之后,巴西精英阶层推行了全国范围内的“白化”政策。它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鼓励白人移民与本地人通婚,让巴西人变得更“白”。


配合“白化”政策,巴西政府还试图确保巴西黑人的历史和文化被排除在学校和公共场所之外。非洲裔的人因为肤色找不到工作也是常事。


就连足球之父米勒也认为足球是“是按照欧洲标准……将欧洲中心主义与社会排他性注入巴西的有效工具”。


不过,足球自有它的魔力,当它摆脱规则与场地的限制,来到街头,它就形成了一种抗争的力量。

二十世纪初,足球在巴西已不再只是精英阶层的运动,大众也开始参与进来。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也包含了曾经的奴隶们。


很快,掌权者也意识到了足球的力量。巴西前总统赫特利奥‧巴尔加斯发现了足球与政治之间的奥秘。

赫特利奥‧巴尔加斯

那句著名的“足球就在巴西人的血液里”就是出自他口。


在巴尔加斯掌权期间,他在各地大兴土木建球场,并在各种官方宣传里将足球说成是巴西国家的象征,各种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


这期间,大型足球俱乐部不单单是球迷聚会的场所,还能为他们提供教育、医疗、福利等各种社会服务。

于是一座城市的市民以不同俱乐部的会员身份各安其位,而这些俱乐部的领导人都在统治阶级的掌握之中。换句话说,足球成为了当时巴西城市社会活动的核心。


尽管足球有被利用之嫌,但足球对于推动巴西的民族融合的确起到了神奇的作用。


从1910年起,越来越多的非洲裔球员出现在巴西足球的舞台上,如亚瑟·弗雷德里希、约奎姆·普拉多等。而这些球员也没有让人失望。

弗雷德里希

弗雷德里希在很多方面被认为是贝利的原版,也被认作是巴西第一个黑人体育超级明星。


弗雷德里希的职业生涯中攻入了超过1200个球。而尽管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其职业生涯也一直处在争议中。当时,巴西社会还没有做好接纳一个黑人球员的准备。

很多球员,像弗雷德里希和普拉多,都会通过拉直头发、漂白皮肤来使自己更像白人,希望以此而被人接纳。


1923年,来自里约热内卢的瓦斯科达伽马队拿到了州联赛冠军-这是一支由各种族混合的球队。然而,人们期待中的变革并未因此到来。


1924年,联赛的规则发生了改变,像达伽马这样多种族混合的球队被禁止参赛。好在,接下来,多种族球队的参赛资格得到了恢复。尽管非常、非常缓慢,但巴西的确在改变。


莱昂尼达斯

1938年世界杯,两位非裔巴西球员多明戈斯·达吉亚和莱昂尼达斯·达席尔瓦入选巴西国家队,这被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是巴西种族关系的转折点


莱昂尼达斯被称为“倒勾之父”

巴西在1938年世界杯获得第三,被欧洲人称为“黑钻石”的莱昂尼达斯当选最佳球员,民众对于巴西足球的未来感到兴奋。


既然莱昂尼达斯能够成为世界杯上的大明星,那么其他的非洲裔巴西球员又能达到怎样的高度呢?


接纳非洲裔球员,使之成为巴西足球未来的重要贡献者,这个观念逐步被接受。


弗雷雷

在报道1938年世界杯时,身为体育记者和人类学家的吉尔伯托·弗雷雷朝积极的方向推动了种族问题的话语空间。


弗雷雷当时为《巴西早报》撰稿,他从不吝啬于赞扬巴西足协组成了一支包含非洲裔球员的国家队。


在弗雷雷笔下,巴西队让欧洲诸强如此难以防守的原因,正是因为非洲裔球员的存在。这些球员给球队注入了激情、技术、诡计和创造性。


创造力往往是对现实的抗争,一些研究人员也认为,巴西足球的早年发展中,种族和社会等级问题反倒有助于巴西足球形成自身的风格。


早期的巴西足球赛场上,白人球员犯规不会重罚,但黑人球员却不可以推搡、冲撞白人对手,否则将会面临非常严厉的惩罚。


在这样的情况下,反而让黑人球员锻炼出在空间有限的球场内灵活地辗转腾挪的能力,避免与对手的身体接触。


尽管非裔球员的天赋在逐渐受到肯定,但在1938年世界杯时,很多巴西人依然相信非裔球员在拖巴西社会和巴西足球的后腿


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止是巴西,当时欧洲的种族关系也很紧张。这对巴西也造成了一定影响,他们担心因为深肤色的人种,巴西人会被欧洲认为是不文明的国家。

这种担忧在1950年巴西主办世界杯时达到了极致。最初,巴西的前景被一片看好。在揭幕战4-0横扫墨西哥后,巴西一路以不败战绩挺进了决赛。


只要打平即可夺冠的巴西最终以1-2输给了实力逊于自己的乌拉圭队,巴西人眼看着乌拉圭人家门口捧起了雷米特杯。


巴西球迷感到伤心失望,这种情绪很快演变为了愤怒。


为了给那场令人羞耻的失败找到解释和怪罪的借口,人们开始了对真相孜孜不倦的探索。非洲裔的球员不可避免地成了怪罪的目标。

巴尔博萨

两名非洲裔球员,守门员巴尔博萨和后卫费雷拉成了众矢之的,被贴上了罪人的标签。


此后的1954年世界杯,巴西在半决赛中被传奇球星普斯卡什率领的匈牙利击败,非裔球员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报纸专栏一再强调,巴西应该全部由白人组成,巴西队也是如此。

幸运的是,一切都在1958年发生了改变。那一年,巴西第一次获得了世界杯冠军,而世界也第一次真正领略到了美丽足球的魅力


依靠着贝利、加林查在内等非裔球员的出色发挥,费奥拿所率领的巴西队扫清了所有想与他们争锋的球队。


接下来的十年进入了巴西足球的黄金时代,而这一切都是由贝利这个非洲裔的球星带来的。

足球的确融入了巴西人的血液,因为它承载着太多过往,它是不屈的人们与命运抗争的象征,更是寄托希望的太阳。


有你想看的精彩

个人空间的无意识规则-它能保护女性远离侵害吗?

金发碧眼的日本武士不稀奇,还有黑皮肤的日本武士

色彩的力量



一个无用而有趣的公众号
扫码关注我们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