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国王也知道“幸福指数”很蠢,但蠢总比被印度吞并好

穆好古 马前卒工作室 2018-06-10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如果不是中国的邻国,中国人很容易忽略喜马拉雅山南麓这个小国,由于旅游宣传,很多人也知道这个68万人的小国是个藏传佛教国家。但更多的人听说不丹这个名字,是因为在所谓的联合国“国民幸福指数”排行榜上,不丹号称第一。


自从梁朝伟与刘嘉玲在不丹举办婚礼后,该国的“旅游业”也发现了“幸福”和“纯洁”的旗号很好用,推出了一大批人均万元以上的“高端游”。

 

国内不丹游报价一万五起


1
真幸福么?


不丹王国所谓的幸福政策效果到底如何?抛开“心灵”“信仰”“宗教”等无法衡量的数字,让我们看看“硬指标”


不丹从1961年开始搞 “五年计划”,从1961年到2001年的8个五年计划中,根据不丹“全民幸福总值”的要求,每年财政最低20%,最高30%投入科教文卫事业。


如此之高的财政开支比例持续了40年,不丹识字率从略低于10%上升到28%,人均寿命从45岁上升到55岁,与同期印度数据类似。但这四十年印度人口增长了一倍,而不丹人口还略有下降——所以你大概理解不丹人的“幸福”了。


“国民幸福指数”的确是不丹国王在1972年提出来的,但不丹从来没有拿过冠军,2017年最新排名97名。而更客观的人类发展指数,不丹排在136。所以,所谓“最幸福国家”的说法,就算骗游客也骗不到回头客。不丹年旅游收入只有不到3000万美元,是尼泊尔的五十分之一,还不如印度每年2亿美元的援助多。


不丹与尼日利亚与蒙古等“正常第三世界”处于同样的“幸福下”


从人类发展指数看...更惨


实际排名在100左右,这个国家为什么会连续两代国王持之以恒的在国际上宣扬一种纯粹是打自己脸的政治理念哪?——一定有其难言之隐,不得已而为之,笔者在这里就给大家做个简单分析:

2
畸形国家关系


既然印度援助是旅游收入的六倍,不丹一切问题都绕不开印度与的“特殊”关系,用我们熟悉的话说,就是“藩属”关系。


首先,如同当年大清对朝鲜的控制,不丹没有独立的外交权。虽然在1970年加入了联合国,但不丹与联合国任何常任理事国都没有外交关系,除了极少数国家外,不丹的外交联系都由印度大使代管。


其次,印度基本控制了不丹军队:不丹现在有一只约五六千人的“皇家陆军”,完全由印度培训,陆军参谋长也基本由印度出生的不丹族担任。就算印度不管,这支完全是旧藏军编制(十个代本)的陆军战斗力也就是印度警察水平。而印度,靠以“保护不丹国境”,在不丹北部派驻了一个山地步兵旅——去年洞朗危机后,印度又增派一个旅。


驻不丹的印军山地部队


最后,经济上也绕不开印度。不丹的政府支出主要依靠印度补助,所有进出口贸易需要优先选择印度企业,只有印度企业无意参与时,才能与第三方进行,而且不丹对印度全面免税。


不丹民族与宗教与印度都有巨大差异,当然不会对这种关系非常满意,但考虑到不可企及的国力差异,1975年之前,不丹与印度的关系还凑合。


3
岌岌可危的不丹


锡金被迫承认合并


1975年印度吞并锡金对不丹造成巨大震动,不丹王室根据自己的理解,将1970年后造成锡印关系恶化的民主运动视为锡金被吞并的关键,所以他们得出三个结论:


a. 任何民族解放或者民族觉醒运动都必然导致不丹民众质疑《印不永久和平条约》,从而给印度提供了直接入侵的理由。


b. 锡金国王想跳过印度,单独发展与中国美国的外交关系,所以被灭,自己不能碰壁。


c. 锡金首先起来抗议《印锡条约》的民族党(该党主体是尼泊尔南部人)是印度派入锡金的内奸,所以不丹南部的尼泊尔族都不可信。


第三个的结论导致不丹在1989年后强硬的推行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不丹化”政策,包括三个方面:


1. 在不丹生活不到30年的尼泊尔人不是不丹国民,取缔一切尼泊尔语学校,尼泊尔男性娶不丹女性,不丹女性会失去不丹国籍,而不丹男性娶尼泊尔女性,尼泊尔女性不仅能获得不丹国籍,家庭还能获得1万卢比补助(200美元巨款)。


2. 所有不会 “宗卡”语的人无法获得教育与就业资格,政府部门和学校等正式场所均须穿不丹族的传统服装(这种服装根本就不适合不丹南部潮湿的气候)


3. 以环保为名建设绿化走廊:大幅提高南部农业区的绿化水平,尤其是要在印不边境上建立起一道宽度在1-3公里宽的“林墙”。客观上,这意味着将尼泊尔族人开垦的农田“退耕还林”,导致十万尼泊尔人失去土地使用权,


从“不丹化”开始到2010年的二十年里,八十万人口的国家产生了十几万难民,其中十万人逃离不丹,滞留在印度与尼泊尔边境地区的难民营里,还有两三万“非法移民”在不丹南部和印越界游击队结合,组成了不丹共产党(马列毛),不丹共产党(毛派),不丹猛虎组织,不丹革命联合阵线等极具南亚色彩的游击队。


逃离不丹的尼泊尔人的规模与去向


在此之前,不丹南部经常成为印度东北诸邦游击队躲避印度政府军追剿的藏身之处,不丹政府也对此一直持放任态度——牵制一部分印度的精力也好。只是尼泊尔人也加入了游击队,导致不丹国王担心游击队基地失控。但无论如何,清除尼泊尔人的政策还算有效,不丹政府中的尼泊尔人比例从最高的38%降低到现在的不足5%。


4. 不是办法的办法


前面提到不丹对印度威胁思考了三个结论,前两个结论可以合并为一句话——触动现状,印度人就要端掉不丹王室。所以不丹王室的办法简单明了:保持国家的封闭与愚昧。


两代不丹国王


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不丹新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就开始用各种手段加强对国家的控制,从本来就没有什么代表性的议会手里收回权力。这实际上打压了自己的国内执政基础,到了2013年不得不搞大选后,国王要依靠印度才能继续维持政府多数,更不敢激发一点社会进步了。


不丹2013年大选


内外交困,不丹王室需要印度来支持自己的反动统治,又怕印度“用力过猛”直接灭掉自己,所以必须在落后的社会基础上打造一点国际影响力,让国家不至于无声无息,让印度来吞并的时候略微投鼠忌器。


恰好这时西方环保与所谓“非物质化”的去工业化浪潮开始,英国留学回来的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国王敏锐地发现:这套现在被称为“白左”的理论恰好兼顾了保持社会反动和提高国际知名度的指标,还能以环保旗号驱逐尼泊尔族,最后还能吸引数量可控的外国游客来烧钱,获得高性价比的收入。所以“国民幸福总值”成为不丹最主打的口号,国王因此名正言顺地镇压一切社会变革,压制人民对知识和现代化的需求,推广个人崇拜,在21世纪维护一个中世纪政权。


现在看来,不丹的小伎俩还算成功,虽然70万人口有好几千游击队造反,但至少中国有很多相信不丹是“传说中最幸福的国家”。

铺天盖地的“ 幸福国家”宣传


当然,21世纪的潮流不是一个人能扭转的。不丹虽小,也有几十万人口。外国游客带来外汇,也带来了外部世界的消息。何况几千游击队也在不断灌输现代政治理念。不意外的话,不丹国王的下场不是被绑到新德里当宠物,就是被反对派冲进王宫吊死。为了推迟这一天的到来,不丹国王只能加倍卖力推销自己的“幸福指数”。


谢谢各位阅读本文,马前卒工作室将给大家带来更多精彩原创文章
欢迎加入本公众号读者QQ群:734194321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