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燃烧的松脂把我们黏在一起 | 十首夏天的诗

楚尘文化 2018-06-09

夏天到了。你是否还在犹豫?


快跳进被青草、蟋蟀、星夜缀满的诗句中吧,拥抱凉风也拥抱热烈黏腻。




片断

[俄]阿赫玛托娃
乌兰汗 译


……我觉得,是这片灯火
伴随我飞到天明,
我弄不清,是什么颜色——
这些奇异的眼睛。

周围在歌唱,在颤栗,
我认不出,你是友,还是敌,
现在是隆冬,还是夏季。





像轻微的声响

[西班牙]塞尔努达

汪天艾 译


像轻微的声响:

叶子蹭过玻璃,

水流滑过卵石,

雨滴亲吻少年的额头;


像迅捷的爱抚:

赤脚站在路上,

指尖描摹最初的爱,

温凉的被单罩着独自的身体;


像短暂的欲望:

光芒里耀眼的绸缎,

隐约可见的瘦削少年,

眼泪因为我不仅是人;


像这生命不是我的

却属于我,

像这没有名字的热望

穿透我却又是我;


像所有那些或远或近的,

擦蹭我,亲吻我,伤害我,

你的存在同我一起从里到外,

是我自己的生命却不属于我,

像一片叶子和另一片叶子

都是带它们来的风的样子。





内冯的青春

[法]勒内·夏尔

何家炜 译


公园篱墙内,蟋蟀 
沉寂无声只为更好 
地栖息。 

被牧场围绕的 
内冯公园里, 
一条没有斜坡的溪流, 
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 
描述着他们的哀伤, 
这样活着更美好。 

内冯公园里 
一位反叛者已经 
与溪流汇合,与这孩子, 
最终与这幻景汇合。 
内冯公园里 
必将逝去的是夏季 
没有一只蟋蟀的鸣声 
它,不时地,沉寂。 

注:内冯Névons,法国南方阿维农地区的一个小城。 





青草的脚步沙沙响

[丹麦] 英格尔·克里斯坦森

北岛 译


青草的脚步沙沙响

从我们中间溜过,

当我们的小路交叉

冷杉的手指互相触摸,

猛烈燃烧的松脂

把我们黏在一起,

夏日干渴的啄木鸟

吃力地啄凿

一颗颗果皮的心。





假如智惠子

[日]高村光太郎

安素 译

 

假如智惠子在这里

被岩手山间的原始气息包围

置身于六月草木丰盛之中

紫萁褪下棉帽子

黄鹡鸰来到井边

山中小屋今年的夏天从此开始

假如在这鲜活季节的早晨

智惠子在三个铺席的房间里睁开眼睛,

伸开双手,清新氧气洗净全身,

她会用二十岁的声音笑着,

划亮一根十根火柴,

点燃杉树枯叶

往地炉锅里煮一锅美味茶粥。

摘下田里新鲜豌豆

在蓝宝石色清晨,准备一顿美妙早餐。

假如智惠子在这里,

奥州南部山中的一间小屋

马上回变成真空地带

无数强力的电子也被远远弹开,无隙可入。





星之葬

余光中

浅蓝色的夜溢进窗来 夏斟得太满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著梦
梦见唐宫 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

梦见另一个夏夜 一颗星的葬礼
梦见一闪光的伸延与消灭
以及你的惊呼 我的回顾 和片刻的愀然无语





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夏天

夏宇


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夏天
他说他走一走就可以走到海边
不知道为什么
在夏天我总是
搞不清楚方向
事情太难
反应太慢
夕阳太过灿烂
每一分钟都太过饱满


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每一天
他的声音
象是一种宽阔的海平面
有时安静
有时摇晃
有时明白
有时抽象

永远
是一种灵魂的强壮


有时安静
有时摇晃
有时明白
有时抽象


有时忧郁
有时安详
有时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