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高考:第一志愿浙大,二志愿交大,三志愿清华

万科养老 万科周刊 2018-06-09
万周按

现在高考是个全家揪心的大工程,五六十年前的高考长啥样?万周邀请了一些特别的考生——万科旗下养老业务的长者们,讲述他们的高考故事。考生和家长看完不要太“心塞……

王本中:“那时候并不是很想考上大学”


我是1955年参加的高考,其实我们那个时候并不是很想考上大学,更愿意去中专学校学门手艺,好早点参加工作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但是同学们还是有一股向上的劲头,相约考上大学后约在北京天安门相见。


▲王本中阿姨今年81岁,2016年入住良渚随园嘉树,退休前从事非标设备设计工作


考试的时候没有什么精神压力,考完之后填志愿,家里人也不关心,也没有谁来指导我们,也不知道要考什么学校什么专业,但是那会流行一句话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我填志愿就先填了离家最近的浙江大学,然后第二志愿是上海交通大学,第三志愿是清华大学。大家知道后都笑我浙大如果没录取,其它学校也不会录取我。幸运的是最后被浙江大学机械学院录取了,毕业后先是留校做教研工作,后去到二机部做非标设备设计,最后退休于杭州设计院。


吴叔:不分文理不考外语


1954年,那年十七岁我参加了高考。我当初是在广西读的中师,中师是专门培养小学教师的,毕业之后学校会分配。那时参与高考是需要学校保送的,而且还有名额限制。那时我们班里一共三十个人左右,只能保送四分之一的人参与高考,在被保送参与高考之后就自行复习,以前不像现在的学生有这么长的时间准备高考,我记得当时就两个星期的时间复习,学校统一送我们到桂林在学校考点附近暂住。考试科目比较多,不分文理但当时不考外语,高考自己的心态比较好也不紧张,现在回想起来也没有太多印象。考完之后还得等放榜,我们那时是考前填写志愿,由于我是读师范学校的,所以大学也只能报师范学校。我首选就选择了华南师范大学,加上我比较喜欢物理就选择了物理专业。那时我们高考之后会等《长江日报》放榜,在上面看有没有自己的名字,如果落榜了就回学校等待分配做一名小学老师,最后我被录取到了华南师范大学,专业上就被调剂到了生物专业。


(吴叔今年81岁,退休前是中学老师,2018年3月入住广州榕悦。吴叔说他不愿意出镜,不希望成名,想“安安静静的做美男子”。)

杨元桂:“那会对高考没这么重视”


我是1956年在苏州参加的高考,那时也是成绩比较优秀的,学校直接通知我考留苏预备生,就是去北京学习一年语言就去苏联学习,当时我们苏州市一中共有6人考留苏预备生,考上三位,我就是其中一位,但是在北京学习了一年语言后,中国与苏联关系交恶,最后又上清华去读大学了。


▲杨叔叔今年84岁,2016年1月入住随园嘉树,退休前从事核工业设计工作


我们那会对高考没有现在这么重视,没有现在什么交警开路、宾馆订空、出租车提前预约,爸爸妈妈在校门口焦急等待等等。我们那会就是自己上考场,第一场考的语文,作文题目应该是《我的母亲》,也不用考外语,安安静静就考完了,然后就等着报纸上的录取通知。


苏新:“考场没有时间提示”


我是1963年参加高考的。高考过去已经五十多年了,那年头国家刚从三年困难时期走出来,考生录取比例很低,大约是50:1,考试的“形势”非常严峻。考上大学当然是很荣耀的事。


▲苏叔叔今年74岁,在良渚随园嘉树,退休前在高校任职


记得那时考场就设在市教育局指定的学校,考生一进入考试的学校,立刻就安静了下来。肃静整洁的教室,威严的监考老师。铃声一响,考试开始,一人一张课桌。每个教室两个监考老师,一个站在讲台,是固定的,不断用眼扫视我们。另外一个老师站在后面,是流动的,从多个角度监视我们。文科考生考语数外政治历史。考场上没有时间提示,需要自己把握好时间。为了掌握时间,家庭条件好的学生,都戴着手表。作文题目与时代相呼应,题目是《当我们唱起国际歌的时候》。我本就喜欢唱歌写诗,记得歌词,所以写起来也就得心应手许多,简单构思了提纲,就流畅的写了起来,写完还修改了几遍。现在看看这个作文题也是很有意思。


高月美:“大队上一起学习我的作文”


我出生于1948年,参加高考的时候都25岁了,我是在下放到农村的时候参加的工农兵大学录取考试。1969年-1973年我下放到农村,在农村我做过赤脚医生、乡村会计,后来被推荐去考工农兵大学,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高月美阿姨今年66岁,2017年入住杭州随园嘉树,退休前在浙江省卫校从事教学工作


我念到了高中,所以基础还是有的,我很清楚的记得作文考的是《我的工作》,然后我就写我的会计工作,最后大队上大家还一起学习我的作文。后来我考上了上海第一医学院卫生系,现在合并到复旦大学了,就是现在的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读了三年半时间,1976年回到了杭州省卫校工作,因为一直忙于学习忙于工作,我结婚较晚就没有要孩子了,一直是丁克。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我就想说不要为了高考而高考,要立足于对国家的热爱、报效社会,怀着感恩的心去学习,去参加考试、去上大学,去做好以后的每一件事,每一项工作。


吴晓祖:写《王若飞在狱中》读后感


我的高中是在大跃进,三面红旗下度过的。高考时考了语数外、政治、物理、化学。考试是由班主任带队,走路到高考学校。街道上同平时没有太大的区别,当时的社会对高考生并不会投入过多的关注。那会考试大家都不会说很有压力,只是作为农村的孩子,知道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遇。受当时社会政治影响,贫农身份且学习成绩好的孩子们可以参加高考,有一些特别身份的是没有机会参加高考的。


▲吴叔叔今年75岁,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毕业,退休前是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2016年入住随园嘉树


我对高考考试的作文题记忆犹新,是根据大家都读过的一本书《王若飞在狱中》写一篇读后感。我从初中就有写读书笔记的习惯,因此写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当时并无特别的感触。但却被一位语文老师在下年毕业班全体师生面前当作范本剖析点评,当时在场的我并不知道是自己写的作文,可想语文考分不会低。其他几门成绩也一直都不错。只有物理,有一题考的时候比较纠结未能按顺序做出,考完后心情有点忐忑。


王爷爷王奶奶:“我跟老伴同岁,我们高考时间相隔7年


王爷爷:“我是1958年在西安参加的高考,那一年26岁。”


王奶奶:“我是1951年在四川参加的高考,那一年才19岁。”



王爷爷:“我是烈士子女,之前在干部子弟学校上小学,中间由于战争动荡换过学校,停过课,15岁进入部队,17岁从部队转业进入重庆学校的卫生所工作,1954年转入泸州化工厂做药剂师,1958年参加高考,考入兰州医学院。在参加高考前,我快工作10年了,结婚1年了。”


王奶奶:“我们家家境不好,我之前本来就读于成都师范学校,毕业后可以直接参加工作做老师,但是我口才不好,确实不想当老师,在师范学校还没毕业就放弃了,后来插班到县城的高中,旁听高三的课,我不要毕业证,只想拿个高考资格,重新再选择一次。”


王爷爷:“我记得参加语文考试的时候,我第一个交卷。唉,怎么大家都不交卷啊?我很纳闷,考完试问他们才知道原来他们写作文都先打草稿,然后再誊写到试卷上,我没有打草稿,构思了一下就直接写了!我的脑子很灵活的。”


王奶奶:“虽然当时家里的经济比较困难,但我还是想参加高考继续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到现在为止,我都很自豪当初的选择。”


王爷爷:“我参加高考的时候已经结婚1年了,后来考入兰州医学院,带薪学习了5年,既能支持家庭,又能深造学习。”


王奶奶:“我19岁参加高考后考入昆明医学院,学了了3年,1954年毕业后分配到泸州化工厂做医生,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我就是在那里遇见了老伴。”


王爷爷:“我跟老伴同岁,我们的高考时间相隔7年。今天,我们在深圳市福田区福利中心,一起87岁。”


▲王爷爷王奶奶于2009年入住深圳市福田区福利中心

文章已于修改
    万科周刊 最新文章:

    2018-06-08  分享图片

    2018-06-01  分享图片

    2018-05-18  分享图片

    2018-05-17  《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