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一场众目睽睽下的地中海艳遇

茶玫 行走的茶玫 2018-06-09

遇见了

那就一起走吧

去哪儿都成




终于可以写一个艳遇的故事了。是的,女主是我。


以前在外头,都会有人心怀各意地问:艳遇呢?怎么从来不说艳遇?当然也一直有人会揣测:好吧,就算有你也不会讲的啦。


关于艳遇这种需要相当运气的事,基本上,我都会在类似的问句或判断前深深地内伤。好在三年多前突然有人振救了我,从此不再有人再来问艳遇,毕竟,三年来的绝大多数旅行,我们都在一起。——朋友们其实还又说了:他就是你最大的艳遇!


而半年前这场地中海边的艳遇实在太奇葩,主要是奇葩在这是一场旅伴们共同见证和参与(qi hong)的艳遇。对女主来说还真是有点慌张的,主要是因为心虚,毕竟,男主是那样的年轻帅气啊。


还有啊,亲爱的Lily,答应了去日本前要写的,我真的做到了哦。不过写完了才发现完全出乎意料,谁能想到居然也可以把艳遇写成表白。


                                                   by  茶玫



音乐资源加载中...





去年我们去了两次突尼斯。


第一次是5月,春暖花开阳光明媚麦香漫野,两个人几乎没做功课,只预订了头两晚的酒店,到了突尼斯机场才临时租了一辆小车,从北走到中部。那一次因为隔壁的摩洛哥也有撒哈拉沙漠,便只沿着地中海晃了几天。——去突尼斯完全是因为它突然免签,而我们刚好要去摩洛哥,但就是这么顺便的一游,竟是与突尼斯结了缘。半年后的11月,我们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再次出发去突尼斯。


一群花枝招展的小伙伴们无时不刻都混在一起,艳遇这种需要带点私密的可遇不可求的美事,估计没人幻想过。但老话说“百密一疏”,老话还说“防不胜防”,老话又说“意想不到”……老话都如此各种说了,那么落到现实里,当然就必须要有百密一疏防不胜防意想不到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是的,那个在突尼斯地中海边名叫苏斯的城市,那个美丽的康大维港口,一场众目睽睽下的艳遇,是真的发生了。


虽然刚在杰尔巴岛住了两晚,但来到苏斯,大家还是特别想去著名的康大维港去找个酒吧喝一杯。5月我们在苏斯住的公寓,刚好就在港口边,一分钟步行距离。本来是不太想去,就在地图上找到位置发到群里,可后来不知怎么就也去了,打车到跟前,基本上熟门熟路地带着大家走向港口,呵那里停泊着无数美丽的私家游艇。


眼前的景象,恍惚觉得应该不在非洲。


所谓的大家,其实也就是七八个,另外几个愿意呆在酒店,还有一个黄小姐在房间赶稿。这天是轮到蓝小姐跟我们玩。


后来,没在场的小仙女一直问啊,艳遇到底怎么发生的?


其他在场的人其实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发生的。大家只知道喝了酒跳了舞在夜色里刚走下那间美丽的法式餐厅的台阶,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孩跟我们打招呼,然后指着我大声说:我等了她两个小时。


大家开始起哄,一部分人抓着我问咋回事,一部分人抓着他问咋回事。


我也有点懵,心下当然也是有小得意的。看看,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终于有个拿得出手的艳遇了,人家那么年轻,那么帅,还那么执着,居然等了两个小时……


大家都很奇怪我是怎么被艳遇的。其实艳遇女主也很奇怪,老老实实地跟大家交待着:走上餐厅外面的台阶你们就进去了嘛,我说我在外面抽完烟再去找你们,正趴在栏杆上抽烟呢,人家就走上来,问了句中国人?我看他一眼,点一下头,他再问说英语吗?再点了一下头。然后他就走去不知道哪里了,然后我就进餐厅找大家了。


是真的,连头都没有多点一下,应该是一副很拽很傲娇的模样。


后来的事件发展比较有趣,那个26岁的突尼斯男生几乎感动了我们所有人。简言之就是当晚我跟大家回酒店,第二天我们还要来港口游艇出海,他居然真的来了并且没有认出我,然后在我们出海的时候又等了一个多小时……


作为艳遇女主,实在很不太有叙述艳遇的经验。还在游艇上的时候,Lily就在替我想啊,这个故事要不要写出来呢,应该怎么写呢……回来后这么久了,她也一直没忘,一直说你要写啊,好想知道你会怎么写……


没多久在小仙女的朋友圈看到以下这篇,先是大笑,觉得这个杜撰版真是好有才。继而,是真的,那场因为众目睽睽而有些喧闹杂乱的艳遇,过了这么些天,才终于在心底漫过了一阵特别暖和轻柔的温情。



倾城轶事

-

苏斯是一座城。苏斯是一座港口城市。苏斯是突尼斯最美的城市。阿卜杜勒在苏斯长到27岁,最熟悉的就是去游艇码头的路。他的叔叔有一艘游艇,就是他在打理,空闲时也常在港口打打渔。然而这天清晨,这条熟悉的路却有种恍恍惚惚的不真切感,仿佛在他面前忽近忽远,百转千回,以至于从天亮就出门到了八点都还在巷子里打转。


天气很好,有着雨季不多见的炽烈阳光,天边还有几缕流云像姑娘的面纱。她戴上面纱会是什么样的呢?忽然传来一阵说笑声和脚步声,打破了他恍惚的宁静。说的正是她的语言!他有些踌躇,但在他决定以前,脚步已经走出了巷子。


足足有十个中国女子!一见到他,说笑声一下子炸开,有人叫着,有人拍手,都穿着花裙子,都戴着墨镜,阿卜杜勒不敢多看,他向来不是十分主动热情的人,更何况,看不到昨晚那双星空般黑亮的眼睛。


昨晚和朋友们在港口的咖啡厅聊天,第一千次被取笑还单身,他起身走到街边去抽烟,却看见了从隔壁酒吧走出来的她。她点烟的姿势很潇洒,脸上的表情很高傲,穿着白色外套和红色纱裙,于是他鬼使神差的走过去问:“Chinese?”她点点头。这时他看到了她的眼睛,圆圆的俏皮的,却黑亮如同星空。他知道他27年来就在等这个人。于是他在酒吧外等了两个小时。


等到她和朋友们出来,他说:我一直在等你。


她的朋友们七嘴八舌说明天早上八点要在码头出海,但其实并不太相信他真的会去。


而他迷糊了一整晚,到现在,默默跟着她们到了码头,无措地站在岸边,看着她们叽叽喳喳上了游艇,心里迷茫又激动,紧张又哀伤。


游艇渐渐驶离岸边,向着阳光下闪耀的西西里海峡远去。她的一个朋友似乎有些不忍心,隔着船舱玻璃里向他挥挥手。于是他心里一下子获得很大的安慰,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他开始在岸边钓鱼。她们的导游雷达是个好人,话不多,但一直陪着他,偶尔聊上一句半句。


脚边的两个桶很快装满了鱼。该走了吗?不。等她回来会怎么样?不知道。


游艇返航了。她们看见他依然在,比早上还要热闹。她终于向他迎上来,用星空般的眼眸看着他,展露阳光般的笑容。朋友们帮他们拍了许多许多照片,她留下了邮箱,然后踏上新的旅途。


会给她发邮件吗?不知道。她就像天边的云彩,终于是要飘走的。为什么要等待?为了再看一眼那双星空般的黑眼睛。


是的,当我们清晨离开酒店驶向港口的时候,小伙伴们嘻笑着说起昨晚,还喊着要我发红包,如果他真的来了。我也笑嘻嘻地喊:发,必须发!


再看一眼身边那个人,在终于搞明白也就一个晚上没在一起居然就闹出了一场艳遇之后,好像笑得也很自然。按照他后来自己对大家的说法,是自信。


真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姓名、年龄、工作以及他的叔叔有一艘游艇,都是小伙伴们打听出来的。大家一路说着发红包,一路猜着他到底会不会真的出现,然后,突然就一片欢呼和尖叫。是的,在突尼斯地中海边清晨8时的阳光下,他有点害羞地出现了。


其实我是有点无措,毕竟身边有个人的情绪需要照顾,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又其实,我应该是基本确定他一定会来的,毕竟,传说里的老外们的一根筋其实都是真的。


我在人群之外。很快就有人悄悄跟我说天哪他没认出昨晚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我哈哈笑起来,故意不看他,随大家一起登上了游艇。


就在最后一刹那,听到有人说,他终于认出来了,他说是蓝色那个。


我一直只是用眼风在瞄着他,说实话,真的很不习惯被这么起哄,还又觉得这小孩真是令人心疼呢。夜色里看不出东方女人的年龄也就罢了,又白喇喇被一群人这么七嘴八舌地围绕着,任凭胸中有多少美好都可能也只能像地中海面的泡沫一样轻飘飘。


可是,在这样一个后来将“相亲相爱一家人”这首歌作为队歌的旅行小团伙来说,换作我是围观的那一个,这场众目睽睽的艳遇,也是必须要去起哄敲边鼓的呀。



地中海真美啊,就应该有美好的事情发生。


地中海真美,白色私家游艇在蓝色海面上急驰或缓驶,我们喝酒,吹风,晒日,一边还抽空猜着他还会不会等我们回去。我仍然只是嘻嘻笑着,一边听上海来的Jane和子豪跟他开玩笑说原来茶玫这么喜欢突尼斯是因为在这里行情这么好啊,一边想起半年前的摩洛哥,我们的摩洛哥朋友小默爱上了我们团的一个姑娘,他很忧伤地对我说,Rose,我很不高兴,因为她有老公。而后来大家问那个漂亮姑娘会不会觉得有困扰,她很坦然,说,如果没有结婚,也许会愿意尝试。


你看,这就是像我们这样的老派东方女子的艳遇态度。何况啊,像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的艳遇,除了满足一点虚荣心,又能怎么样呢?


他真的在岸边一直等到我们返航。事实上我是有些小小慌乱,毕竟他一直等着的,应该是昨晚那个夜色里穿着红裙涂着红唇很拽还有点神秘的一个人趴在栏杆上抽烟的东方女子,而不应该是眼前这个面孔明显沧桑穿着明丽的蓝白裙子一直没好意思跟他对视的中年少女。——他以为她是一个人,事实上她却是一群人,其中还有一个是爱人。


来自小伙伴的偷拍和创作。


是的,我一直没有fb,除了微信微博,我好像一直没有任何其他社交软件。我就是这么一个老派的、保守的、自嗨的、单是陌生与新鲜的异域风情就能完全满足的旅人。我的心底也是有一杆秤的,要成为我的真正的朋友,并不是那么容易。其实我并不需要认识很多人。


接着他问我要电话,我说只有突尼斯临时的电话卡也不记得号码,于是留了邮箱给他。在小伙伴们的笑声和偷拍里,这一场地中海边的艳遇,终于划下了句号。我们挥手告别,心里都知道,此生不会再见。


告别的我们,指的是他,以及一帮来自遥远中国的美女们。


Lily和小仙女后来问得最多,她们比较好奇的是: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如果大哥不在,你会怎样?而我,是真的很茫然,因为这是之前完全不曾预料也不曾期待过的事情,但是,说实话,我很感动。


毕竟,仅仅是一次次的等待,就几乎在我们的现实中快要绝迹了。


小仙女一直在跺脚,恨大家那晚没有叫上她,另外再总结出要艳遇一定要出去抽烟的行为指南。后来我们在蓝白小镇一间美丽的餐厅晚餐,我跟她使一个眼神,她便和我一起走出了餐厅。在地中海边的餐厅花园的花影下,我们抽完了一整支烟,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然后我们大笑,说,艳遇哪里是这么容易的呢?


离开突尼斯之后,我们又去了埃及。再回到广州,就陷进了另外一场杂乱慌张的日常。如果不是Lily再次提起,如果不是答应她在去日本之前一定要写完这个故事,或许,我是真的在淡忘,毕竟,又是一个半年过去了。


朋友们还很好奇,很想知道那个将我从艳遇的各种询问猜测中振救出来的人会有什么反应。真是奇怪呢,此刻我才想起来,我们竟然从未聊起这个事情,哪怕后来在埃及尼罗河的游轮上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三天,我们也只是反复地为埃及的古文明深深赞叹,另外我居然还特别认真地听了两堂网络课。


此刻才反应过来,我们难道都是对艳遇这么不热衷不介意的人吗?那个年轻好看帅气的艳遇男主确实很让人温暖感动,但是我竟然真的一转头就只为眼前的金字塔尼罗河迷醉了。而他的不问,是因为自信还是信任?也可能因为完全不在乎?


也或许是他愿意让我的心底留一点小小的温暖感动,像某个小说里描述的那样特别善解人意。不过更或许只是我想多了,毕竟,我们到底还是同路人,都是那种对艳遇不太上心的人。换一个肉麻的说法,也可以是:我们已经是彼此最大的艳遇。




文艺连萌  万千文艺生活实践者

文章已于修改
    行走的茶玫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