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把车交付给自己人,这仨问题必须问不能忍

林燃 Myautotime 2018-06-09

在聊蔚来交付这事儿之前,我想先聊点别的。

6月1号,我在朋友圈炮轰了前途汽车的创始人陆群。

陆群的一个观点,让我觉得违背了常识。

“事实上,我看到的造车新势力都是珍惜这种大环境,秉着100%真心去造车的。”陆群眼中的“小伙伴”,没有一个是滥竽充数、为骗资本圈钱而入局的。

汽车产经网把陆群的观点提炼成上述文字,陆群这个观点有点类似于商业版的孟子“性善说”。

言下之意,但凡是互联网造车都可以“队长别开枪,我是自己人”,要宽容,要换位,要尊重。

只是我觉得,陆群这话说的很没水平,他把朴素且原始的道德观置换到商业道德。

1

本身这是两个不同的范畴,你只能尽最大可能让消费者“忠诚”于你,而不能强迫消费者“孝顺”于你,同理,孝子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是“孝顺”,而不是造互联汽车。

定位不同,任务便不同,价值观也就相应地不同,你对自己的要求就不同,别人对你的要求也就不同。

世界是运动的,商业也是运动的,供求的波动,带来业绩的波动。

有的扛过去了,活了;有的抗不过去,就死了;还有的不甘心,要在死活之间铤而走险,成为那些破坏规则,缺少商业道德,我们也不乐意看到的“伤人”。

项羽不也说过:“非战之罪,天亡我也! ”

真心想得天下的他,最后不也是被当成战利品,成全了刘邦手下的一群人的功勋与封地?

2

商场是赤裸裸的战场,要是抱着释迦摩尼的信仰,就该吃斋吃斋,该念佛念佛,不能心存侥幸,不能把互联网造车当成道德示范基地,更不能当成那虚无缥缈的“钢锯岭”。

从单纯的造车逻辑上来说,互联网造车新势力要有三大能力:融资、造车、卖车,这三块相辅相成。

融资,可以吹概念,造车,可以借力供应链,唯独“卖车”这块是完全市场说的算。

市场就是供求,只有在市场上,我们才能清楚谁是“爆品”,谁是“伪需求”。

市场不讲道理,不讲情面,只论成败!

3

我对于蔚来交付这件事,或者说我对蔚来有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蔚来能否玩转“乐视模式”?

之前我对贾跃亭造车有三个判断,一是卡位电动车品牌金字塔,二是IPO彻底解决资金问题,三是生态和场景比产品更重要。

显然,蔚来除了品牌定位之外,其余两点都是在走“乐视模式”。

彼时,贾跃亭有千亿市值的乐视傍身,且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易车现如今的市值只有18亿美金,大约在130亿人民币左右。

而且现如今的蔚来已经开启疯狂“烧钱”进度,我们来看两个数据。

一是融资金额。

公开信息显示,蔚来成立于2014年,截至今年,其已进行过6轮融资,获得了约30亿美元的投资,这个数目是特斯拉过去十年内获得的融资数量。

某媒体透露:蔚来汽车预计今年将亏损51亿元,2019年亏损缩减至10亿,直到2020年,蔚来汽车将正式开始盈利,2021年盈利额高达161亿元。

二是企业估值。

蔚来的估值,用郭德纲的相声来说就是“速度快的,裤衩都得追一会”,公开信息显示,蔚来目标估值360亿美金。

不知道估值500多亿美金的马斯克会怎么看待蔚来。

关于蔚来的估值还有一段公案,有一轮融资,李彦宏的爱人马东敏准备投资蔚来,后来改投威马。

有人说这是蔚来在抵抗百度的技术输出,也有人说连财大气粗的百度,都对这个估值咋舌,毕竟,谁都想花最少的钱,获得最大的股权。

而一分钱没赚,还不停亏钱的蔚来,去美国IPO,无非原因有两点,第一是美股电动车特斯拉一家独大,第二A股时间漫长,而美股相对开放。

对此,《雪球》上甚至有投资者评价:“美国韭菜也得割。”

割不割韭菜我不知道,蔚来缺钱,并且是非常缺钱,这个谁都能看明白。

4

第二个问题是,蔚来会陷入“中部品牌陷阱”吗?

我认为造车新势力存在一个“中部品牌陷阱”,比如腾势就饱受传统车的替代效应影响。

是迈腾好,还是腾势好?

这是所有腾势潜在消费者都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而45万的蔚来面临的问题似乎比腾势还要严重,因为它的价格区间已经是奔驰E的水准。

如果说迈腾和腾势还需要犹豫一下的话,那么蔚来和奔驰E,在非限牌城市谁还会犹豫分毫?

电动汽车市场是残酷的,目前我认为已经取得市场意义成功的品牌不外乎一个特斯拉,一个知豆或者北汽新能源。

这种品牌的两极分化,就是因为它们跳出了“替代效应”,摆脱了“中部品牌陷阱”。

当然,不光是蔚来,小鹏、爱驰、拜腾等等都要面临“中部品牌陷阱”的挑战。

5

第三个问题,蔚来有多少合伙人?

这是个谜一样的存在,但是我还真见过蔚来的私人合伙人,当时跟他聊天,他讲了他身边有不少朋友私人投资了蔚来。

显然,这些人很多也会是蔚来第一批用户。

这里头涉及到一个利益博弈。

经济学里头有个很重要的概念叫“预期”,预期利好,便大举跟进,预期不佳,便及时止损,这是一个理性人正常的反馈。

当然,也有另一个思维就是预期利好,我按兵不动,预期不佳,我大举杀入,这叫逆周期投资。

而涉及到投资人与蔚来之间的“博弈”就更有意思了。

假设A投资了蔚来,A还要做小白鼠掏钱买它造的车,并且还得帮它把概念吹下去。

只有把李斌捧成马斯克第二,蔚来捧成特斯拉第二,蔚来才有更大的机会走出“亏损预期”。

这是发心的热爱和认同吗?

不见得全是,因为双方已经构成利益共同体!

A已经投了很多钱进去,想要止损或者翻盘,就得继续把概念吹下去,不能让它死在明天的路上。

这就是商业版的斯德哥尔摩症。

所以,蔚来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的消化能力就变得非常关键。

因此,第三个问题我才会问“蔚来到底有多少合伙人”。

没有人希望成为2017年的贾跃亭,从珠峰跌入马里亚纳海沟,他免疫了所有的背叛与攻击,扛住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甚至背负上“老赖”的名声。

好在FF从冰与火中杀将出来,正在消弭误会与噪音,贴地飞行的贾跃亭也告别喧嚣与躁动。

一个企业不经历风雨,一个企业家只享受名声与荣耀,那还要创业做什么,那还要鹿晗干什么?

蔚来也是如此。

吹牛皮不叫本事,能把这些牛皮兜住了,实现了才叫本事!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