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一个人的江湖》正在热映:敢为侠士,不枉少年时!

皮哥 皮皮电影 2018-06-09

再触及到「江湖」这样的字眼时,脑袋里想起全是金庸笔下衣带翩飞、快意恩仇的大侠情怀。

迷恋是有根可寻的,带着武侠情结的江湖豪迈,在现实生活中难有寻迹。

因为难能可贵,才能为之疯狂。

而当一部叫做《一个人的江湖》电影出现时,也再次引发了有关“江湖”话题的讨论。目前,该片也已正式登陆全国各大院线。

它最初吸引我的,是电影海报上印着火红的片名,右下角立着一个背着剑孤立于世的少年。

宏大和绝世,成了一个致命吸引的点。

以及这一句: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依旧仗剑少年。”

在钢筋水泥的世界,这句话的温暖和冷酷程度成正比,它抚慰了被现实磨砺而依旧不屈的灵魂,同时也刺痛了被磨去棱角无奈向世俗妥协的内心。

多少人又能在岁月的“洗礼”中守住自己的一方江湖?朴树算一个。

他和电影中一心想要发扬门派、仗剑走天涯的习武少年张小明一样,有着异于常人的拧。

朴树对于他的音乐事业,也是一直是有一股拧劲在的。

他的特立独行成了他的特色,赋予了他的音乐以灵气。

《那些花儿》、《白桦林》、《生如夏花》……不同于现代流行乐的曲风糅杂和炫技,他的音乐很纯粹。

这是他的音乐态度,也是他的人生态度,汪峰亲口赞誉的“行吟诗人”,便是对他最好的形容。

生活中的诗人,音乐中的才子。 

如果把音乐圈比作江湖,朴树就是一名在江湖中“仗剑独行”的侠士。

他曾在自己2015年博文《十二年》中写过这样的话:

“从一开始,就厌恶这个行业,并以之为耻。电视上的明星们令人作呕,我毫不怀疑我会与他们不同。”

这样的话,不管放在哪个年代,都会让人联想到“狂妄”。

但这份狂妄和直白,就是属于朴树最真实的一部分。对于朴树而言,音乐既是工作也是生活,他没有分开,也不曾愿意分开。

生活中的朴树也是一个“异类”。

在《奇葩大会》上高晓松曾爆料,当自己经济拮据时,找朴树借钱,朴树回两字:账号。

而当朴树自己需要钱时,他也毫不客气地找到高晓松:还钱。

直接,干脆,不娇柔作态。

高晓松表述下的朴树,存在一股侠士般的豪气和孩子般的单纯。

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和相处,不为外界打扰,始终做着自己。

某次朴树和友人们表演完开车返回北京,经过一座大桥时被夕阳的美景吸引,执意下车,最后友人们只得先走,只剩下他自己独赏美景。

诗情画意,不同于世,这也再次验证了汪峰口中“行吟诗人”的雅赞。

行走在世界,报以歌唱。

音乐和浪漫,撑住了朴树的一方江湖,垂垂数十年,即使已年满45岁,却依还是那个音乐少年,音乐成为他行走于世的剑。

按照朴树的知名度和作品传唱度,他其实应该是这个圈子里最富有的,经常开开演唱会,多参加些综艺节目,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但现实中的他却过得很清苦。

朴树的清苦也是众所周知的,在17年登上《跨界歌王》也毫不掩饰自己那一段时间确实需要钱。

即使再高傲,他还是“被迫”向这个圈子妥协,和那个似乎并不熟悉的世界接轨。

他只能走出来,去站在大众眼前,牺牲一些东西,来获取一些东西。

但你若是看过那期综艺,你会忘不了他的坦诚,他的真诚,和那双依旧澄澈的眼睛。

和电影《一个人的江湖》中的张小明一样,他们对自己热爱的东西都有着非比寻常的坚持。

一个走在街上背着剑不卑不亢,一个在音乐世界踽踽独行。

但这份坚持,在外人眼里是很难认同的。

他们也被贴上特立独行的标签。

特、立、独、行,这四个字不管是拆开还是拼合,都有一种难抹的悲壮。

也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决绝。


张小明做到了,朴树做到了。归来即是少年,不仅是一种期盼,更是一种人人难以做到的奢望。

世界太大,这些执着的人坚守一方江湖,才会显得如此触动人心。

文末祝福朴树亦如以往,也推荐这部戳了我心的电影给大家。

愿他的清新,洗涤你的铅华。

愿所有人“出走半生,归来依旧仗剑少年”。

也愿偌大一个世界,可以容下一个人的江湖。

一个人的江湖

主演:梁恩 / 屠育玮 / 张佳熙

猫眼电影演出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