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扯|整个人生都只是“一期一会”

曾敏儿 行走的茶玫 2018-05-31

音乐资源加载中...

是在今年初为6月日本京都游学做准备的时候,才真正懂得了这几个简单的时常听到的中国汉字的意思。我记得,那是广州1月冬天的一个夜晚,虞美人浅浅缓缓地在微信里说着,那个当下,突然间便有了潮热的泪意。


一期一会,这几个字还真是太常见了。一向不求甚解的我,一直看着字面意思,也就粗浅地理解为见一次会一次。——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最多等下次啊。


我们还经常听到或是说起类似这样的句式:

大把机会,下次再聚。

没关系,还有下次。

真遗憾,那就下次一定哦。

……


其实,说完我们自己也知道,真的不一定有下次。况且就算成心一定要有下次,那么还会和这次一样吗?


和波尔卡小姐一起看过的京都红叶,

跟大家在纳米比亚一起遇见的双彩虹,

都是一期一会。


前年12月纳米比亚,快要回程的那个晚霞烧红西天的傍晚,我们在埃托沙酒店的草地上一边烧烤一边看彩霞一边看月亮升起,只听重庆的张哥说了句:下次我们原班人马再一起旅行一次吧!——我们当然都相信张哥的话完全发自内心,当下我也超级感动,可是,下次是什么时候?就算真的原班人马了,还会和这次一样吗?

 

那天虞美人先是给我普及日本茶道自中国唐宋传入后,经七哲、三千家和千宗室(里千家)、速水宗达等人传修得到进一步发扬,现在三千家基本分为表千家、里千家和武者小路千家三大流派。接着,就是下面这段话,将我在那个冬夜狠震至顿感人生凄凉,几乎落泪。


一期一会,字面上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融会到茶道的仪式里,就是通过一系列的茶道活动,包括水、饭、谈、茶四大步,最后完成时,使亭主和主客、从客皆静心清志,由内到外自然涌现出一种“一期一会、难得一面、世当珍惜”之感,苍凉而略带寂寥。使参与者进而思考人生的离合、相聚的欢娱,令其精神境界接受一次洗礼,达到更高的状态——冥想中的涅槃。这,是一期一会的道理,也是茶中的道理。


“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会。百多年前大将井伊直弼诠解道:“茶会也可为‘一期一会’之缘也。即便主客多次相会也罢。但也许再无相会之时,为此作为主人应尽心招待客人而不可有半点马虎,而作为客人也要理会主人之心意,并应将主人的一片心意铭记于心中,因此主客皆应以诚相待。此乃为‘一期一会’也。”


“一期一会”充分体现了佛教中的“无常”思想,因为人生及其每个瞬间都不能重复。 提醒着我们要珍惜每个瞬间的机缘,并为人生中可能仅有的一次相会付出全部的心力;若因漫不经心而轻忽了眼前所有,那会是比擦身而过更为深刻的遗憾。


那一刻想到了很多,却满脑子都是悲悯与凄凉。


我对虞美人说,这几个字经常见过,却是从未深想过。——当然,在那一刻,我还想到的是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一句名言: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想起两年前2月在北纬78度的斯瓦尔巴德群岛的朗伊尔城。4个旅伴在冰天雪地的户外走了一大圈,看着半山坡上的北极教堂亮着灯,大家都想去。却有人又说,要不明天再来吧?现在好晚了,而且看起来好像也没有路。我却积极怂恿着大家:还是现在就去吧,明天就是明天的了。——于是我们就真的踩着厚厚的积雪爬上山坡,走进教堂我们就惊呆了,彼时刚好有当地人在做每周二的晚祷,赞美诗、烛光、翻开的圣经、大家的轻唱……这一切因为在北极的冬夜而显得更加宁静圣洁,而我们,也深深感谢着自己的一念之间。


这是第二天的北极教堂,大门紧闭。


是的,在路上我总是贪恋着此刻,无比期待着却总是不确信着下一刻。或许我真的就是一个时刻感觉虚无的人,总是想要紧紧抓住些什么,比如此刻就有的出发,此刻就有的晚霞,此刻就有的蓝天,此刻就有的歌声,此刻就有的咖啡或美酒,此刻就有的牵手,此刻就有的心愿,此刻就有的快活……很多很多个这样的此刻,都在心底记住,那应该就可以去抵抗很多很多个深感虚无的日常了吧?


在山坡下仰望那座世界上最北的教堂,最强烈的想法就是:此刻不去看看,那么明天看到的就是明天的,而不是此刻。——好多次走过地中海边,都会为每一次美丽的落日驻足惊叹,也有人说今天要赶路要不明天再找时间好好叹吧?可是不,如果今天就这么忽略了,明天万一就下雨了呢?而且,明天和今天肯定不一样的啊!


虽然这么晚才真正懂得了一点“一期一会”的意思,虽然“一期一会”是日本茶道的专属术语,虽然这几个字深想之后如此凄凉……旅行真的就是一件特别私人的事情呢,除了我们所思所想不一样,我们在路上遇见的人、吹过的风、喝过的果汁、面对过的微笑、听过的海浪、经过的花开、看过的云舒云卷、感受到的温暖或愤怒……有哪一样不是“一期一会”?哪一样不是人生只有唯一的这一次?


后来我还恍悟过来,原来我居然一直都懂得并践行着“一期一会”的深意。几乎把每一次旅行都当作今生的第一次与最后一次,所以总是持续着无比认真的态度,从做功课到看书看电影到每次出行的衣裙,都是那样地认真着,生怕错失或是辜负了这人生的唯一一次:要让自己尽可能的美,尽可能真实地去感受,无论悲喜惆怅,都是唯一。


喷帅还很小的时候,有天他要求买一个玩具,我先是胡乱应付他:以后等你长大了自己赚钱了想买什么都可以。喷帅没恼没急,只是跟我这样讲道理:等我长大了就不会喜欢这些玩具了。


一直都深深记得这个片断,后来到底买没买玩具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小孩居然天生就懂得人生的阶段各有重点,懂得此刻的珍贵。所以后来当他执意要休学在家呆了两年的时候,我总是鼓励他走出去:你这个年纪就是应该出去混啊,就是应该多谈恋爱啊,要知道青春一下子就没了呢。


帕劳的黄金水母,也是说没就没了。

非洲的原始部落,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都穿上了衣服。


是的呢,我这个时刻感觉人生虚无的人总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总觉得这一刻没抓住,下一刻就真的可能没有像眼下这么好的了。就像我们每一次结伴旅行,不可能会有所谓完全一样的下次;并且,永远都只可能是得了这样便没了那样。——回到“一期一会”,虽然佛教说有轮回,基督教说有天堂,我都同意也相信,但是,我们还是只有这唯一的一生,无论轮回还是天堂,我们其实都不会再有此刻,此生。

 

唯有珍惜,用力感受,狠狠记得,尽可能地,随心。


站在这里,许下过一个心愿:要在大雪纷飞的时候再来一次。


文艺连萌  万千文艺生活实践者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行走的茶玫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