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第二季深耕打捞时代故事,文化类综艺节目还能释放多少能量?

吴悦 网络电影观察 2018-05-23

 

文| 吴悦  编辑| Grace

 

回顾2017年开春的电视荧屏,文化类综艺节目独占鳌头。《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春节期间如火如荼播出拿下收视榜首,随后亮相的《见字如面》与《朗读者》不断刷新豆瓣9+高分(目前《朗读者1》的评分下滑到8.6,十分担心正在播出的第二季重蹈第一季的覆辙),收视率与口碑上双线飙红,甚至《朗读者1》的豆瓣评分人数一度高达15949人。

 

有了《朗读者》第一季珠玉在前,《朗读者》第二季在万众期待的“重压”下回归,目前豆瓣评分9.3的背后却只有1400多人驻足打分,相比于第一季,第二季在品质提升的同时话题度却在下降,如此看来,“综N代”的魔咒在《朗读者》身上似乎显得更为明显,疲软的文化类综艺节目还能释放出多少能量呢?



圈层文化、垂直综艺的影响使得内容形式“老炮儿”的文化类节目发展受阻,由于年轻观众更喜欢有新鲜感的“视觉刺激”与“流量偶像”,面对着“机器人大战街舞”与“男团女团成长史”,谁又会守在屏幕前看诗词歌赋看到天亮呢?

 

互联网平台与传统电视台综艺节目之间的PK像极了一场马拉松赛,谁都不知道老将王牌和新秀黑马哪个会夺得最终胜利。但互联网平台在内容选择上相对自由,文化类综艺节目的定位受限也注定不能使观看综艺节目的主流人群保持恒温。

 

面对节目资源的枯竭,文化类综艺节目表现得尤为突出。汉语字词、传统诗词、成语、谚语、历史典故、名人故事基本上承包了文化类节目的内容来源;答题竞赛、读书读信、再配以嘉宾进行开题或者点评则成为了不成文的套路。内容形式单一,宣推方式玩不出花样,最重要的是人才的流失导致“创新”成为了每季节目回归时的口号,但也仅仅是口号。

 

有多少观众期待文化类综艺节目第二季?

有多少观众能每期都追着看节目?

有多少观众仅仅是为了心中的那个“胡歌”才去看的节目?

 

央视首发“清流综艺”,唤醒沉睡中的主流价值观。


文化的博大精深与现实的命运多舛总能激发起观众的感同身受,以优秀文化为根基的文化类综艺节目之所以能够博得大众的认同感与自豪感,关键在于这样的节目是把文化需求进行难得一次的释放。

 

央视在文化类综艺节目上能开先河,与其高水准的节目制作相辅相成。《中国诗词大会》曲水流觞中对战诗词歌赋,“万箭齐发”只为选得最后的“大会诗圣”;《朗读者》让访谈和演讲融为一体,昔日的一纸文书如今却是活生生的故事,观众也因节目重新定义了“读书”和“阅读”。



而与“娱乐至上”的明星真人秀节目截然不同,文化类综艺主打人文情怀,内容充满文艺气质,这也使得《朗读者》等一批文化类节目一经播出,便成为“一股清流”的现象级综艺。

 

央视的文化类综艺节目,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切入点,结合时下主流意识形态去制作节目。但无可厚非,央视能在文化类综艺节目上做好一个开拓者,其背后平台资源优势的助推不无联系,而自身作为国家形象的窗口这一点,也是央视必选站在人民的角度以及关乎世界所需之题去创作。

 

在制作文化类节目的主旨方面,央视很“纯粹”,在内容素材的选择上,以传播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流传于世的普遍性高的文化为主,加之普世价值观与现实所反映的人情世故。

 


《中国成语大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诗词大会》正是唤醒了大众从牙牙学语到高中大学的文化记忆,当熟悉的课本知识被搬上电视,曾经枯燥无味的学习原来还可以如此玩的精彩,迎合了主流人群如此的观看心态,文化类综艺节目首推之后的爆火是在情理之中的。而《国家宝藏》又是由央视孕育的文化类综艺典型之作,前有《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受众需求,后有“让国宝文物活起来”的节目理念。

 

地方卫视文化类综艺节目“百家争鸣”,是创新还是“换汤不换药”?


文化类综艺节目在央视的成功激发了各家地方卫视的创作灵感,一时间,文化类综艺爆棚。虽然节目初衷好,站位高,唤醒了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对于文化的求知欲。

 

但从现实情形看,这类节目仍处于弱势地位,第二季收视率普遍不高,除了浙江卫视《中华好故事》和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做到了第5季之外,其他地方卫视的文化类综艺节目普遍没有撑到第二季。



河南卫视《成语英雄》以画画猜成语为核心,《汉字英雄》创新娱乐化媒介融合,携手爱奇艺玩转“汉字十三宫”。陕西卫视的《唐诗风云会》在众里寻他、唐诗流韵、挑灯觅句三个环节中带领观众穿越历史。

 

安徽卫视《中华百家姓》以“讲述最正宗的中国故事,传承最纯粹的文化基因”为宗旨,山东卫视《我是先生》把“真人秀”与文化类节目相融合,杂糅了演讲、访谈、表演等多种节目元素。北京卫视《传承者》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展示非遗项目为节目的主要形式,致力于实现“让经典再次流行,让传承走向世界”。

 


天津卫视《国色天香》力推“歌改戏”的原创之举,让许多从未有戏曲学习和表演经历的明星在短时间内速成学习后登上舞台,将现代歌曲的声乐节奏与戏曲的古韵之美杂糅在一起,此举虽得到著名京剧艺术家于魁智的赞誉,认为该节目“让传统文化再放光芒”,但也没有避免因过度娱乐化而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些节目属于非常典型的红及一时却无疾而终,大多数节目只做到了第二季,这也是文化类综艺节目疲态的表现。节目形式上不吸引年轻观众是重要原因之一,而内容的挖掘枯竭也是不可忽视的。

 

文化类节目的内容与形式枯竭不仅仅波及省级卫视,就连央视的《中国成语大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也是如此。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百家讲坛》吗?”节目至今做了7年已久,谁还会专门去看呢?

 

《朗读者》第二季“有血有肉”真性情,保持恒温的背后急需“供给侧改革”。


在《朗读者》的概念里,“朗读”和“者”都很重要。

 

与第一季相比,《朗读者》第二季在嘉宾类型和话题广度等方面都进行了升级,走上舞台的朗读者,包括了科学家、演员、导演、作家、地质冰川学家等多个职业类别。节目内容持续深耕时代故事话题,在沿袭了第一季的温情话题的同时,将“初心”、“想念”与“生命”为代表的主题词再一次暖心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