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枪就不需要朋友?交易所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吴杨盈荟 区块链探长 2018-05-20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区块链探长”关注公众号

想了解区块链,只关注这个就够了


 区块链探长(ID:qqtanzhang)


文 | 吴杨盈荟   编辑 | 宋玮

本文首发于财经杂志(ID:i-caijing)


这是以币安、火币为代表的区块链世界,对旧世界权力颠覆的第一步。


币安和传统 VC 的战火已经开始蔓延到整个数字货币世界。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最近在 Twitter 上宣布,将要求未来在币安上币的项目方披露是否有红杉资本直接或间接的投资——此举被视为币安对红杉诉讼战的公开反击。


冲突快速发展成币安和火币两家全球 TOP 交易所的对峙。就在币安发出宣言的12小时之后,火币网创始人李林也在朋友圈公开发布了一条消息。李林称,火币同样将要求项目方披露是否接受过红杉的投资。不同的是,火币对于红杉投资的项目“在交易所上币时会得到加分”,加速上币审核。在交易所中,火币网属于“红杉系”成员,曾在2014年获得红杉资本数百万美元的投资。


大型传统资资本早已经习惯了对创业者的强势地位,他们很难不因币安的正面回击而感到愤怒。在 VC 眼里,大概还将币安看作是一家不听话、不配合的创业公司。


然而以币安为代表的新世界,已经开启了对旧世界权力颠覆的第一步。



交易所的权力有多大?


要弄清楚交易所的权力,先要明白交易所在数字货币世界中承担的实质角色。


交易所的本质是向数字货币项目方和投资者出售“市场平台 (marketplace)”。数字货币项目方是“市场平台”的上游消费者——通过在此平台上发行自己的代币来筹资。投资者则是 “市场平台”的下游消费者——通过此平台购买数字货币项目方的代币,并在交易所组织的市场上卖出或再次买入代币。 


尽管区块链号称去中心化,但交易所实质在数字货币市场中扮演了“中心”的角色。平台两边都是大量分散的项目方和投资人,他们之间的连接必须通过交易所才能实现。


同时,交易所是一个寡头市场,具有马太效应。在数字货币世界中有“二八效应”的说法,即80%的交易者都集中在前20%的交易所里。


越大的交易所市场深度越好,代币的流动性更高(买卖成交更容易),同时价格波动更小。因此头部交易所会吸引更多的用户前来交易,从而造成强者愈强的局面。



中心化和寡头化让头部交易所拥有相当大的权力。一个项目方的代币能否上交易所发行主要取决于交易所自身设定的规则。这让交易所有着“收税”和制定游戏规则的特权。


我在刊发于《财经》杂志的报道《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革命前夜”》中写过,多名数字货币人士透露交易所向单个项目团队收取的上币费用往往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有业内人士曾经帮一些项目询问过交易所的上币费用:“币安的上币费400万美金,火币200万美金,还要求符合他们制定的一些上币标准。有些特别差的项目给钱也不让上,优质的项目可以减免。”


交易所还可以利用权力一边做“裁判”,一边做“运动员”。币安、火币、OK三大交易所都发行了自己的代币BNB、HT和OKB,发行总量分别为2亿、5亿和10亿。值得玩味的现象是,这三家交易所的代币都只在自己的交易所上币流通——显然他们并不希望自己被置于其他“裁判员”的权力范围之内。


在数字货币的产业链中,交易所目前是最为强势的力量。我曾经参加一个数字货币线下沙龙,沙龙里圈内一个非常知名的投资人公开说:“我们都不敢得罪交易所。怕交易所说你投资的币不让上就麻烦了。”


中国证券市场的选择是使用公权力对交易所进行约束——证券交易所属于证监会管辖。而在公权力并未介入的数字货币领域,交易所的权力是不是就无法制约呢?


当然不是。只要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能用脚投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即能对交易所进行约束。


“用脚投票”为什么没起作用?


市场制约数字货币交易所权力的过程,实际上是交易所、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三方间的博弈。


交易所通过构建和出售“市场平台”,向投资者收取交易费用,并通过一些潜在方式向项目方收取“上币费用”。因此项目方和投资者的数量、币种质量、交易规模、交易费用标准都会影响其市场竞争力以及收益。


数字货币项目方通过决定选择哪个交易所、发行代币规模来筹集资金,同时支付“上币成本”,然后运用筹集资金投入项目后续发展以获得回报。投资者决定在哪个交易所交易,支付交易费用成本,购买或卖出在该交易所登录的币种获得收益。


在这场博弈中,三方任意一方的行为都会对另外两方产生影响。这也就构成了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用脚投票”的权力基础。


如果币安因为和 VC 的恩怨,对 VC 投资的项目方要求披露信息,甚至上币有所阻碍,那么市场会给予他们应该承担的后果——交易所无法阻止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用脚投票”,选择更为开放公正的其他头部交易所。


对于火币同样如此。如果火币因为同一家 VC 投资就对项目方开放上币绿色通道,放进了一些低质项目,将直接损害投资者/用户的利益。要知道,在数字货币世界里有不少第三方机构定期统计交易所上币项目的破发率,用户们可不是笨蛋。


不管是压制还是支持,意气用事都将导致这两家头部交易所丧失在市场中好不容易积累的领先优势。然而在这一次的战斗中,两家交易所迅速行动,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用脚投票”的效果却并不明显。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用脚投票”的市场约束力,只有在对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利益有重大影响时才会发生。而这取决于 VC 投资的项目是否能满足和用户强利益相关的条件。



优比特资讯曾经在2018年初整理过“国内一线基金投资区块链项目一览”。从图中可以看出,几家大型传统资本仅投资了数个区块链项目。无论是投资项目的知名度还是数量并不具有突出优势。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大型传统资本在新世界的开疆拓土滞后了。在区块链世界中,大型传统资本并没有手握举足轻重的项目。也因此这场战斗中,项目方和投资者/用户“用脚投票”的市场约束力效果不佳。


新旧世界的权力更迭


旧世界的秩序下,对于在创业世界里搏杀的人来说,“嗜血”的资本方是他们深恶痛绝又无可奈何的强势权力。


因为资本方手里掌控着企业的命脉——钱。


我曾经和多个创业者探讨过怎样才算创业失败。选错赛道?技术被淘汰?商业模式被验证错误?丢失用户和市场?


答案是,全错。


创业游戏的核心在于现金流。只要你手里还有钱,理论上你就可以无限地创业下去,直至手中的现金流用尽,你被迫退出游戏。


在传统的资本世界里,投资者的钱无法直接跟创业公司连接。创业需要在一级市场里经过天使—A轮—B轮等多轮融资,才能最终成功 IPO 进入二级市场向投资者募资。


这给了资本方在博弈中占尽优势的权力。资本方的玩法通常有三点:第一,通过收购股份掌握公司的实际控制权。第二,通过对赌条款将风险转嫁给创业公司。第三,通过优先清算权保证自己退出时的利益。


大部分创业者为了获得企业“续命”的资金,不得不和资本方签订多项“不平等条约”。在创业圈经常出现创业公司卖了几千万,创始人一分钱没拿到被踢出局的情况。甚至有资本方还会要求跟公司签订投资年化收益的保障条款,并要求创始人负个人连带责任,公司还不起个人也要还。


而在区块链世界里,一级市场被悉数跳过。通过ICO(初次代币发行),区块链项目方能够直接进入二级市场向投资者募资。也因此,“钱”不再掌控在一级市场资本手里,而是掌握在项目方自己手里。


币安在2017年6月中旬开启ICO,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筹到了相当于1500万美元(约合1亿元人民币)的数字货币。同时作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币安2018年4月公布的上季度利润更高达1.5亿美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曾表示,币安发展的很好,不需要外部资金。只有在风投可以帮助币安与监管机构合作获取运营执照的情况下,他才有兴趣谈后续合作。


显然,谁掌握了“钱”的命脉,谁就拥有了权力。在区块链世界里,当“钱”跨过资本方直接进入项目方的手中,新世界的权力将不再属于VC。当权力发生更迭,新旧世界的冲突无法避免——这正是币安红杉事件风波的本质原因。


参考文献:


徐龙炳,吴华,陈小琳. 证券交易所竞争上市公司资源研究综述[J]. 证券市场导报,2007年9月


袁剑.中国证券市场批判[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 

往期精彩文章

“新韭菜”不够咋办?山寨币瞄向学生党和老人家
黑客频袭交易所,她创办的 DAEX 想要让资产更安全

三界之外赵长鹏

当 HTML5 遇上区块链技术,游戏行业将迎来怎样的变革?

区块链会重塑娱乐领域吗?

比特币“矿工”南漂记:东南亚也不是乐土


区块链探长(ID:qqtanzhang)是腾讯科技旗下关注区块链的专业报道平台,我们致力于用生动活泼的文字,提供最专业的区块链报道。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有区块链项目及相关消息也可以与我们联系。

邮箱:Sherwinwang@tencent.com

    区块链探长 最新文章:
    区块链探长 热门文章:

    区块链焦虑与错失恐惧症  阅读/点赞 :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