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灵异故事集

刘X流 一晌贪欢 2018-05-16


心理学以为,人会根据现在的认知重新整合、编造记忆,众所周知,现在的我是个信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普通青年,拥护马列唯物主义无神论,然而这些也未能将某些稀奇古怪的记忆篡改掉。


现在回想起那些事件,有些也许是道听途说、添油加醋导致,有些则可能是强加因果,因果的逻辑没搞好就容易自己吓自己。但就好像小时候比你大的小哥哥给你传授的知识在你长大后意识到很是浅薄却依然不会影响小哥哥如今依然在你心中的神圣印象一般,这些记忆依然多少是我心中未解的、不会解开的谜团。


我以我卑微的人格保证会尽量忠实地从记忆中抄录这些看起来灵异的事件,为了避免过分道听途说,则只选择身边的事讲述,最后为了再表示我对马列无神论的拥护,我会用科学原因强行解释一下


1-函谷堆事件


函谷堆位于我村东南方向与外村交接地带,是一个高出周围数米的土堆,如今占地约有二三十平方米,据父亲所言,函谷堆本来绵延的要大得多,但慢慢被田地吞并了。


我村示意图


函谷堆充当了很多传说的起源,比如问父母我从哪里来,他们乐于声称是从函谷堆捡过来的,这当然是无稽之谈。远远望去,函谷堆上有一小庙,黄色经幡飘扬。父母说函谷堆上有一无底黑洞,有人在春节等节日往里面投掷各种贡品,不管多少第二天就会空空如也。


大致2010年前后,函谷堆传出一起自杀事件。村里有一对有两个女儿的夫妇,本来家中和睦,妻子那日本也有说有笑。在初一四五点夫妇二人去函谷堆上香,返回家后妻子竟喝农药自杀,因此众人都说是撞了邪。丈夫难以相信,将妻子在家中停尸数日。后来带着两个女儿去了山东。


后来我同几个少年有机会在丈夫在山东的家中借住了一晚,他独身带着两个女儿,自然操劳非常,想来第一次看到海也是他带着我们去的,他好像也再没回过老家。

也许能解释的科学原因:

夫妻二人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或者其他原因,妻子一时想不开。


2_外甥的病


儿时父母常常劝导我们不要在正午时分到空旷的田地里去,现在想来原因可能是那时候人多半在家中,容易出危险。但那时候给出的理由却是正午外面也不太干净。


有时在上午放学穿过玉米地的小路回家时,看明晃晃的日头,也确实有说不出的恐怖。正午还经常有旋风出没——那是一种常见的气旋,像小型龙卷风,但因为在平坦的地带,带着秸秆、垃圾或者保持不变、或越来越大,像一个人在田地间奔跑,若不是碰到障碍物,绵延数里也不见消减。


有一次就碰到这旋风,我不以为意跳上去要踢灭它,被父亲看到严厉呵斥。那时候我外甥已经歪嘴有一段时间——他的歪嘴,说是被旋风刮歪的。那实在难以理解,一个小孩子好好的就是滑稽模样地嘴歪掉了,去了医院没用,寻了信誓旦旦说喝了必好的偏方也无济于事,我们刚开始还并不当回事,他也只是笑着和我们玩闹。


这样一直不见好,又衍出了一系列杂病,去了省城的大医院治了几轮,依然未能挽留住他的生命。因为这我便也有些怕行走的旋风,不敢靠近了。后来又是一日中午,和弟弟在马路上看麦籽,见到一人高的旋风笔直地沿着马路朝我们走来,我们跑,它也追,幸亏路过一个车正撞了它,它才就此湮灭。


也许能解释的科学原因:

旋风就是一种单纯的自然现象,外甥的病就是单纯的病。


3_我的犯邪史


我儿时也是易感体质——经常犯邪。多时每晚噩梦连连,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