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有本心

张老爷 北北笑 2018-05-16


我小时候的梦里,常常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人们尊称为老神仙。有一天,老神仙给了我一袋种子。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种子。梦醒后,我怀里揣着这袋种子惊慌失措。我不知道这些种子会长出什么样的花。后来,我找了山上一块背风的山坳,小心翼翼的把种子都种在了地里。先挖坑,放种子,埋土,用脚狠着劲踩两脚。最后,我还撒了一泡清澈的童子尿。

我记得,那是我最后一泡童子尿。从山下来,风在吹,雨在下,我就永远的失去了童子之身。我有过几个女人,在传说中,我的女人更多。后来的后来,所有的女人都离开了我。我常常酒醉后在夜总会唱后来,一遍又一遍,后来啊后来,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美好的结局看起来总是让人不屑一顾。关键看你如何来定义美好的结局。街头的便利店一夜之间消失无踪,没有人会问为什么。很多时候,我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看窗外的雨,或者是寂寞的烟花,转瞬即逝。

很多年之后,山上那块背风的山坳里,没有长出参天大树,没有长出奇花异草,只是一片绿油油的草,望过去草色迷离。山风吹过时,隐约飘来古老的歌谣,各种各样的草,瓦楞草含羞草车前草灯芯草益母草忘忧草月见草,就在这歌声中不动声色的摇。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北北笑 最新文章:
    2018-07-18
    2018-07-12
    2018-07-07
    2018-07-06
    2018-06-29
    2018-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