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大焖锅:NBER 应该对机器人征税吗?

刘力成 论文大焖锅 2018-05-09

论文大焖锅:NBER 应该对机器人征税吗?

论文大焖锅 2018-05-09

作者 刘力成

这是论文大焖锅的一篇推送:



美国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早年在通用电气的工作经历激发了他写作《自动钢琴》(Player’s Piano)这部小说的想法。它描述了一个学龄儿童在很小的时候被一场考试决定命运的世界,通过考试者成为设计生产中使用机器人的工程师,而失败的人未来则没有工作,靠政府转移支出生活。随着自动化的步伐加快,公共政策应该怎样回应自动化对劳动力需求的影响?由Joao Guerreiro等合写的NBER工作论文“Should Robots be Taxed?”分析了将生产自动化纳入考虑的税收模型,比较了美国现有税收系统,基于机制设计的无信息约束的计划者问题的最优解,考虑信息约束下税收系统不同结构组成的次优解三种不同情况下的均衡。



a a a a .....amazing...


作者构造了一个简单的考虑生产自动化的税收模型用以分析最优的税收政策。在模型中假设有惯例和非惯例两种工作者,惯例工作者的工作可以被机器人取代。作者分析发现在均衡中生产自动化程度的提高降低了惯例工作者的收入份额而非惯例工作者的收入份额保持不变,即自动化导致了税前收入的不平等。如果自动化是部分的而非全部替代了惯例工作者,那么对使用机器人征税是最优的,通过征税提高了惯例工作者的工资水平,弥补了收入不平等;如果惯例工作者全被自动化取代,对使用机器人征税并非最优,因为惯例工作者并没有参与工作,因而征税并不会降低收入不平等。


首先分析美国现有的税收体系(考虑现有所得税体系但不考虑对使用机器人征税),作者使用Heathcote(2014)提出的税后收入函数形式对美国的所得税体系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现有的税收体系会由于生产自动化的成本降低(没有对使用机器人征税)导致大量的收入与社会福利不平等。


在机制设计问题里,作者首先考虑了最优配置。最优配置考虑在经济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社会计划者如何最大化社会福利函数,社会计划者在不同经济代理人之间转移收入的能力不受限制,并且每个代理人是事先相同的(identical ex-ante),他们不知道自己会成为惯例工作者或非惯例工作者(即他们的工作是否会被自动化取代)。这种情况会导致一个边际所得税为零的竞争性均衡,拥有最高边际产出的工作者也工作的最多。非惯例工作者与惯例工作者的最终消费相同,但付出了更多的劳动时间。


如果政府只观察到收入状况但不能观察到工作者的类型时,最优配置是不适用的,因为非惯例工作者会假装惯例工作者以获得更大效用。作者进而考虑在信息约束下的最优税收政策,亦即莫里斯问题(Mirrlees problem)。莫里斯最优税收可以很大程度上改进社会福利,但应用起来较为复杂,作者采用了一种简单的形式:假定一个简单外生形式的所得税征税计划,并对使用机器人征收线性税赋。作者使用Heathcote(2014)的函数形式求解最大化社会福利情况下的所得税函数与使用机器人的税率,发现可以通过提高边际税率降低收入不平等,但在效率与分配上会导致较差的结果。而如果允许一次性折扣(lump-sum rebates)的存在使得每种类型的工作者都获得一个最低工资水平,效率与分配问题会被大大改善。


在上述三种税收体系中,当自动化的成本足够低时会出现惯例工作者的工作完全被机器人取代的情况,就像《自动钢琴》这本书中描述的世界那样:惯例工作者依靠政府转移支出生活,虽然失去了工作,仍然比现行税收体系下获得更高的效用。更多内容,请点击左下“阅读原文”。




广受欢迎的微信公共帐号“论文大焖锅”每日推送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及自然科学期刊最新内容。本帐号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陈硕教授及其团队负责。欢迎媒体及学界与我们展开内容合作,联系邮箱paperexpress@sina.cn。查看以前推送:点“论文大焖锅”并选择“查看历史消息”。搜寻帐号:PaperExpress或扫描二维码如下: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