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觉民与他的百年情书

TA们杂志 2016-11-13


厦门林家故居  图片来源网络




1911年4月27日,下午五点半。广州城内突然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炮声,街头出现了一批青年,一场惊天动地的起义就此爆发,史称黄花岗起义。这一天,一百二十多名,臂缠白巾,脚穿黑胶鞋的热血青年在同盟会领袖黄兴的率领下,手执枪械炸弹,吹响海螺,直扑位于广州城内的两广总督署。


经过一夜激战,旨在挽救民族危亡的斗争,最终宣告失败,共有72名革命志士壮烈牺牲,史称黄花岗72烈士。后来,孙中山在评价黄花岗起义时,曾痛心说道:吾党菁华,付之一炬。林觉民也就是在这场起义中重伤被捕入狱,不久英勇就义,年仅24岁。也就在起义前三天,这位投身革命的青年,抱着一种必死的决心,用血为自己的家人写下了两封绝笔家信。一封是《禀父书》,而另一封就是被后世传颂百年的《与妻书》。


林觉民,字意洞,福建闽侯人。自号“抖飞”,又号“天外生”,翱翔于天地的雄心毕现。因为叔父林可珊没有子嗣,大哥林孝觊就将林觉民过继给他。林可珊是晚清福建地区著名的廪生,他诗词写的很好。林可珊从小对觉民疼爱有加,但思想极其活跃的儿子总让他操心。


林觉民14岁考入福建全闽大学堂,一直是这所新式学校里最活跃、耀目的学生。全闽大学堂是戊戌维新的产物,思想激进者大有

人在。林觉民也因此开始接受民主革命思想,推崇自由平等学说。性格开朗,举止诙谐,谈吐幽默的他,涉口成趣,一座倾倒。


1905年,林觉民回乡与陈意映结婚。他与陈意映的婚姻是家庭包办的。父亲林可珊在为儿子张罗亲事时,是以人品、修养为优先考虑的,家财和外貌其次。他为儿子看中的陈意映,虽有些对眼,但模样端庄。亲家公陈元凯在广州官府供职,颇为开明,因此陈意映知书识礼。


结婚一个月时,林觉民为了革命,曾留书一封出走,得知父亲遍寻厦门的旅店找他,于心不忍,三天后悄然归家。那次,新婚妻子陈意映对他说,“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结婚之后,二人感情渐好。林觉民在日本留学期间,曾在文中念及妻子,称她是“天真浪漫真女子也”。


他比鲁迅小六岁,是一个风流倜傥的才子,也是一个现代知识分子,可以从容的出入国际性舞台。林觉民认为当前教育腐化,力赞邹容《革命军》中所提的“革命与教育并行”,与几个进步同学在福建城北找了房子,自办私学。并在家中办女学,动员妻子陈意映、堂妹林孟瑜等亲友10余人入学。他亲授国文课程,抨击封建礼教,并介绍欧美先进国家的社会制度和男女平等情况。在他的劝导下,家中一众女眷纷纷放脚,还有人进入福州女子师范求学,成为该校第一届毕业生。


为了激发人们的革命思想,林觉民和同学在办学期间一起成立读报所,收纳了邹容的《革命军》、陈天华的《猛回头》等小册子。通过讲演、举行爱国活动的方式,在各个街巷,常常宣传革命道理。在全闽大学堂任教习的父亲林可珊对此忧心忡忡,希望学校严格管教。总教习叶肖韩劝解说:“是儿不凡,曷少宽假,以养其浩然之气。”


1907年,林觉民自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应庆大学学习哲学,专攻日文,兼修英文、德文。在这期间,他积极参与革命活动,并加入了同盟会,成为第14分会(福建分会)的骨干成员。


1911年1月底,中国同盟会在香港成立了统筹部,策划广州起义。赵声、黄兴分别任统筹部的正、副部长,这已是同盟会领导的第10次武装起义,此前的起义全都失败了。每当国内起义失败额消息传来,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们常常抱头痛哭,一股消极颓废的情绪开始蔓延。得知这一消息,林觉民回国后,遂赴香港,参与起义策划。从香港回来后,他回到福建家中,召集革命志士,待了十多天。


4月17日,林觉民带领招募的第一批志士20余人从福建奔赴广州。23日,他从广州再赴香港,接回从日本回来的林尹民和郑烈。这天晚上,他们住宿在广州滨江楼。待林尹民、郑烈入睡后,林觉民拿出手帕独自在灯下给父亲和妻子写绝命书,涕泪满襟、直至天亮。在信中他写道“为国牺牲百思而不辞”的决心,而此时的他,一个理想主义者必须以己之舍身家性命,感召国人的想法涌上心头,就此,林觉民开始与妻诀别。


林觉民与陈意映


4月27日,陈更新等率福建志士进入广州。下午5时30分,随黄兴勇猛的攻入总督衙门,纵火焚烧督署。冲出督署后,转攻督练所,途中与清巡防营大队人马相遇,展开激烈巷战,受伤力尽被俘。清两广总督张鸣岐、水师提督李准亲自在提督衙门内审讯,林觉民毫无惧色,在大堂内侃侃而谈,纵论世界大势和各国时事,宣传革命道理。又在堂上发表演说,谈到时局险恶的地方捶胸顿足,愤激之情,不可扼抑。他奉劝清吏洗心革面、献身为国、革除暴政、建立共和。被关押几天,觉民滴水米粒不进,泰然自若的迈进刑场,从容就义,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林觉民牺牲后,消息传到家中,陈意映悲痛欲绝,曾萌生自杀念头,欲跟随林觉民而死。后经林觉民双亲跪下求她念在孩子尚且年幼,需要母亲照料,她才放弃自杀。不久,林家也收到了林觉民生前额绝笔书信。一个多月后,陈意映早产,两年后,抑郁而终,年仅22岁。


虽然林觉民的以死救国的决心,“生命与爱情,皆可为共和抛”的信念,在当今人的眼中并不赞同。但他们那一代的革命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的精神,一直是激励生于今天中国的我们不断前进的动力。


100多年过去了,人们并没有遗忘林觉民与妻子的那段荡气回肠的爱情,和那封情真意切流传百年的情书。童安格曾经为林觉民写了一首歌《诀别》,泪珠和笔墨齐下,而齐豫则为陈意映写了一首歌《觉》,站在女人的角度,问林觉民“谁给你选择的权利这样离去”。两首歌都非常感人,令人热泪盈眶。少年不望万户侯,林觉民并不稀罕什么荣华富贵。那么,他为什么离开亲人而牺牲自己呢?那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辈出的年代。


两岸三地的电影人,也不断的把他们搬上了荧幕,演绎了一个个凄美的爱情故事。1980年,台湾拍摄的电影《碧血黄花》林青霞在剧中扮演陈意映。2011年,在电影《英雄喋血》里,与妻书成为黄花岗死难烈士英勇赴死的绝唱。电影《百年情书》的结尾,与妻书则成为最让人回味的乐章。还有2012年刚刚上映不久,佟大为主演的《与妻书》,通过现代人的视角,穿越百年,演绎两个不同时期的爱情传奇。


虽然,这些导演们对着同一个故事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诠释,但是这些新旧、色调不同的光影,无不传达了爱的坚贞与伟大。这封用生命写就的情书,并未随着信中人的离魂而消散,建国后,《与妻书》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使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这段凄美的情话。人们纷纷拿起笔以写信的方式,赠予自己的亲人妻儿,或许,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也是一种深切的缅怀吧。


最后,引用网友天堂蚂蚁的《悼林觉民》一诗,作为结尾:


凄凄肝胆与妻诀,耿耿孝心禀父书。

疏梅筛月忆携手,嘱承父志有遗孤。

青天有情幸后辈,英雄终得展眉舒。

中原烽火寻常事,读史至此泪方出。



本文首刊于《TA们》电子刊第四辑



关于编辑

沈小邱,别名老木。《TA们》杂志主编。一个讲故事的人。

本文在编写过程中有参考历史资料以及各种文献。


    TA们杂志

成长 · 心灵 · 人文

   让创作更有趣

长按关注

TA们,致力于优质文字叙述的发现与实现


感谢您抽出  · 来阅读此文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TA们杂志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